• 確認
  • .
2019/09/12 | 譚蕙芸
商場合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啟示
7月14日,大批防暴警察更於新城市廣場的中庭,與示威者衝突,新城市成為血染的「戰場」,讓居民震驚。但不到兩個月,同一個中庭,卻聚集了近千人,一起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2019/09/05 | 讀者投書
《人行道》讀後感:讓世界感受到小人物熱氣騰騰的街道生活
這是第一次,我在一本書中,看到教授、學生與書攤販在一起,他們沒有使教室變得擁擠,他們甚至使幾十坪的狹小教室變成了廣域世界。
2019/08/11 | 眼底城事
推動特色公園和兒童友善城市,養出強壯的「放山雞兒童」
一個社會想要培養富有競爭力、創新力的青壯世代,需要怎樣的環境?是過度保護、希望孩子安靜坐在家看電視,等到有一天孩子開竅,就突然擁有勇氣、創意與強韌心理素質?亦或大人以身作則,拿出承擔的勇氣,提供孩子在日常遊戲空間,有適度挑戰的機會?
2019/07/15 | 林兆榮
714沙田記錄︰警察肆意進商場、包圍合法集會
經過6月12日的中信事件,還有今晚的新城市廣場事件、百步梯四面楚歌,所謂的「不反對通知書」,所謂日常生活的自由,已經蕩然無存,「不反對通知書」已是歷史文件。反正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結果沒有分別,在任何公眾地方都在非法集結。
2019/06/28 | 眼底城事
打破千篇⼀律的公共空間:台北「可遊戲空間」疊圖分析
為什麼要進⾏台北市的可遊戲空間分析呢?為什麼我們需要談論可遊戲的空間呢?不只是因為兒童需要遊戲而已,還要從城市發展與規劃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
2019/04/11 | 精選書摘
《城市與設計》:公共空間的私有化與縉紳化
由於縉紳化改善了營造環境,刺激了新的零售活動,並導致在毋須大量倚賴公共資金的情況下,擴張地方的稅基,因此,對意識形態自由主義者而言,縉紳化成為都市變遷的重要象徵和願景。
2018/12/09 | 新作坊
翻轉車流不息的都市空間,美國居民用「快閃佔領」孵化不同想像
這些團隊注意到社會對於都市的想像越來越貧瘠、規矩越來越多,於是以各種方式,嘗試打破對於空間活動的既定想像。透過實際的活動或者硬體設計,讓其他人分享他們對空間的不同意見,品嘗一口跳脫框框的感受
2018/11/28 | 精選書摘
《性的世界地圖》:公共空間總是受到異性戀宰制,性少數族群如何突圍?
大都市之所以成為性少數族群的避風港,主要是因為他們在城市中努力開拓各種可能性。雖然大都市就像一個鼓勵表達與鞏固各種同志認同的「實驗室」,卻不表示同志族群從此能無憂無慮,他們仍然必須不斷向「其他人」爭取使用空間的機會。
台灣農會、寺廟與地方自治:自由與民主的風吹得進農村嗎?
回顧戰後台灣的地方選舉史,在社群媒體尚未出現、假新聞尚未滿天飛以前,誰可以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如何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與今日這種「新時代」的選舉操作方式不同,在地方上的農會與水利會,過去則在選舉中扮演要角。
2018/10/08 | 法夢
時代廣場禁制令:私人物業中的表達自由
時代廣場若要避免露天廣場成為旺角行人專用區的翻版,或許合理的做法應是訂下清晰的音量指引、劃出可供街頭表演者使用的空間等,讓街頭表演者和其他公眾的權利得到平衡。
2018/09/24 | 平雨晨
「男性開腿」與座位中間的把手呈現了何種性別政治?
本文並非單純檢討曾將手肘放在座位中間把手的男性,而是期盼從公共空間裡細微的性別互動,看見跳脫「生理結構」舒適度思考的性別結構問題:社會如何運作性別,性別秩序又如何細微的日常中影響著我們,我們習以為常的公共空間其實正上演何種性別權力關係。
2018/09/24 | 平雨晨
「男性開腿」與座位中間的把手呈現了何種性別政治?
本文並非單純檢討曾將手肘放在座位中間把手的男性,而是期盼從公共空間裡細微的性別互動,看見跳脫「生理結構」舒適度思考的性別結構問題:社會如何運作性別,性別秩序又如何細微的日常中影響著我們,我們習以為常的公共空間其實正上演何種性別權力關係。
2018/09/11 | 精選書摘
「公共住宅」等同「貧民住宅」?新銳設計師要讓讓住進來的人感到驕傲
以前國人對公共住宅的印象猶如貧民窟,是社會亂源,甚至許多人羞於說自己住在公共住宅。但是,曾柏庭想改變這個刻板印象,「我希望讓住進來的人有榮譽感,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就是住在公共住宅!』」要做到這種程度,思考的角度就必須跳躍式改變。
2018/08/09 | 李秉芳
那些草民的心裡話:當草原自治區只剩下「自由」,還有什麼價值?
我對烏托邦沒什麼興趣,好像我們要弄個地方完全跟現實脫節,然後反政府、反社會,事實上草原是跟城市緊密關聯的,我們要做的是製造討論空間。
2018/06/30 | 讀者投書
華山草原自治區爭議:「公共空間中的私人領域」應該界定?
什麼時候公共空間的管理者,有權利可以適度剝奪私人領域所擁有的隱私權?還有當我們在拓展公共空間可能性的同時,是否等於可以完全打破體制規範,無限上綱?
西洋菜街的黃昏
以前經過西洋菜街,我會有點為香港有這樣一個地方感到自豪,近兩年再經過時,我內心竟忍不住浮起了「惡俗」二字。然而,每次我這樣想,我又難免會批評自己。
失去巷弄生活的「文明北京」:徒具生活機能,卻不具生活品質
在北京可以滿足生活中的一切需求,卻遺失了生活。生活在座這城市被抹除了,空間只是一個快速完成生活需求的地點,不再和個人的生命發生連結,除了家以外,沒有任何空間足以讓人留戀。那些原本是開放讓居民交流的巷弄空間,在理性導向的城市建設中被剷除。
2018/04/18 | 李秉芳
小孩哭鬧怎麼辦?為何他們一定要符合「大人世界」的規則
小孩在公共空間哭鬧引發衝突該怎麼辦?一位媽媽帶2歲女兒跟團出國引發論戰,除了選邊站外還可以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