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6 | 書生百用
公共討論如何能達成最大共識?
公共討論從來不只是論證,擊倒對方的論證不是唯一的目的與手段。抨擊對方弱軟無力的論點,可以贏取偏好論辯批判者的掌聲,但也會忽略了對方論點背後潛在的深層理由和心理因素,以致雙方更加對立。
2018/11/05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2018/09/07 | 精選書摘
《如何說,如何聽》:沒有和社會對話的風氣,今天就沒有美國這個國家
如果沒有這種風氣,今天可能沒有美國這個國家。十九世紀末,對話風氣開始衰頹,這股態勢在今日降至最低。隨著受教育人口由少數增長為多數、再由多數擴及所有孩童,公共教育的品質逐漸下降,而對話的勢微就與此現象互為表裡。
2018/03/26 | 林勉一
上了這麼多年Facebook,我們得到甚麼,又失去了甚麼?
上了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這麼多年,我們得的多還是失的多?這個我不肯定。肯定的是,經過這麼多年,我們是時候學精明一點,至少學習不把自己無限放大。
2018/02/19 | Kayue
一人一個獨裁按鈕
現實沒有小叮噹,但Facebook提供的封鎖功能,也許就像漫畫中的「獨裁按鈕」一樣。
2017/09/27 | 陳方隅
「XX歸XX、政治歸政治」——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小警總
「政治」就是日常生活,是每個人時時刻刻都要面對的各種事情。「XX歸XX、政治歸政治」其實代表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對先前所有政治安排都繼續無條件接受,更多時候代表的意義是:我不想討論/懶得討論跟我的想法不一樣的那些想法。
2017/08/30 | 精選書摘
《法國人教你如何投票》譯者序:嘲諷作為自由的象徵,以及對抗禮貌的虛偽
法國的故事告訴我們,法國人要捍衛的是自由、平等、博愛的共和精神,法國人要追求的是能夠揭穿政客或所有領域統治者的虛偽面具,直指背後真相與事實的權利與權力。因此他們選擇了真實的嘲諷。
2017/06/16 | 林立青
「教訓」周芷萱:為什麼我們的公共討論、網路留言集體欺負女生?
我好奇的是,如果要攻擊論點,那大可針對論點討論,或者根本不討論,但為什麼會出現一大堆「只針對年輕女生」的「教養」來討論比較?是因為我們的社會認為男生發言比較不需要教養,還是因為我們對於年輕女生的教養有獨特的要求?
2017/05/30 | 讀者投書
同婚釋憲之後,該如何形成尚未完成的共識基礎?
2017年5月24日下午,台灣同志平權運動努力的目標之一,終於在大法官的釋憲文中實現。然而該如何處理釋憲之後,尚未完成的共識基礎?其根本就在於是否已經能夠以公共討論和行動的過程,理解宗教團體和同志族群之間論述的差異。
我們都很在意隱私,但「隱私權」是基本權利嗎?
「隱私權」是甚麼?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道德哲學大師湯姆森提供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隱私權根本就不是一種基本道德權利。
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我們國家對於不合格的公民並沒有罰則,也不會剝奪其權利,但護家盟應該感到羞恥,並且注意到:他們小孩的教育並不是最大的問題,他們的教育才是。
2015/12/19 | 阿捷
別把對方看得那麼愚蠢! 思考的必要態度:同情理解原則
同情理解原則︰嘗試寬容理解別人的言論,將別人的論點詮釋成最難以反駁的版本。
2015/12/02 | 阿捷
寧願人們對政治不聞不問,也不要多生一個狂熱者
政治偏執狂,每每只見到自己的世界,以為自己是正義化身,持相反意見的人不是港豬,就是邪惡的敵人(譬如投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