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爹不疼娘不愛的魚槍獵捕權:漁業署不訂「魚尺」,卻訂「種族之尺」
在法律上對人民的權利加以限制,必須符合比例原則,亦即目的正當、手段需有助於目的達成、在相同有效的方法中應選擇對人民侵害權益較小的方式行之。回到本草案,漁業署明顯違反了前述法律基本原則。
怎麼不先管理底拖和流刺網?從魚槍禁令看海洋鎖國思維
筆者相信,有效的管理和持續監控的休閒漁獵活動,是可以成為新的海洋保育方式,來降低大尺度的工業傷害或破壞性漁業的發生。
禁用魚槍保護生態資源?海洋公民社會將全盤皆輸
「魚槍採捕水產動物禁漁區管制措施」明訂除了原住民族在原住民族地區基於傳統文化與祭儀等自用,或學術研究目的之外,在12海浬內禁止使用魚槍(含魚叉)採捕水產動物——雖立意良善,但方向錯誤。
公民參與只是說說?流浪狗公民審議「雷聲大雨點小」
公民會議的結論僅作為政府日後制定政策時的參考,「流浪犬管理政策公民審議會議」的執行方式,令人無法寄望花費的公帑曾在民眾腦海裡激起絲毫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