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5 | 李秉芳
管中閔遭監察院7比4彈劾:因曾在「壹週刊寫社論」
監察院指出,管中閔是在擔任台大教授期間,就與「壹週刊」公司完成口頭約定,開始固定匿名供稿作為社論,獲取每月5萬元、每年約65萬元的固定稿費報酬。
2018/12/06 | 羊正鈺
賴清德的「2030雙語國家」怎麼做?公務體系英語化、學校部分科目英語授課
教育團提除了擔心偏鄉跟都會的落差會更明顯,讓弱勢的更弱勢,還有文化貶抑的問題,政府希望像香港或新加坡採中英雙語並行,但兩者都曾被英國殖民。
2018/11/30 | FORTUNE
退休40年、高齡105歲、愛喝馬丁尼,她要教你超棒的理財術
「這不是因為我覺得我很聰明,」高齡105歲仍樂享退休生活的哈靈頓說,但她相信自己適應環境的能力幫助她在老年時仍能保持敏銳,「我可以做出改變,避免自己感到不開心。」
2018/10/09 | 李修慧
公部門「約聘僱」賣命25年月薪只有34K,銓敘部:「不宜適用勞基法」以免增加支出
有個地方政府養工單位約聘僱人員,負責道路維修,每逢颱風等天災,都要待命,為政府單位賣命25年,但退休時月薪只有34k。
2018/09/30 | 精選書摘
《飯局與聚會之必要》:打理好自己的人脈大樹,你一定要結交的七種人
剛開始,或許你還不知道要從哪裡下手,沒關係,試著用你的心去接納身邊的每一個人吧,或許某天他們就會成為你電話另一端的救星了。
2018/08/15 | 公務門小三
當「公部門」變成一種設計風格,我們除了自嘲還能做什麼?
當公標案的得標廠商的強項不在「設計」而是「迎合公務員」,用納稅人的錢買文宣的政府,真能買得到所謂「符合時代潮流與美學標準」的形象廣告嗎。
2018/07/09 | 精選轉載
【插畫】上班族十大夢幻工作有多瞎?
別人要的不見得會是適合你的,用想像而非真實體驗的學習並不夢幻,而更像是永遠不會成真的幻想。
2018/06/30 | 讀者投書
公務機關裡的那些「地縛靈」
公務機關裡常能見到各種「靈動」,可能是隱形術、可能是幻音、可能是一箱箱的團購品,許多認真上進的公務員,都百思不得其解。
2018/06/23 | 李修慧
公務員「國民旅遊卡」將放寬,未來買家具、看醫生都可能補助
國旅卡可使用範圍擴增到五金行、家具店、家電業、有線電視、醫院、牙科、獸醫、國術館、洗衣業、搬家業、清潔公司、汽機車零售業、電子購物及郵購業。
2018/05/14 | 讀者投書
廢掉失能的考試院,公部門的惡疾才有可能根治
筆者見過許多新進的公務人員,大多在畢業五年內即通過考試進入公部門,他們一身才氣,希望能大展身手為民眾、國家服務。但進入國家機器後,卻無處不受其制度影響,而制度設計缺陷削弱公務人員的才能和創造力,使他們成為機器中的小螺絲,而又再強化制度的缺陷,造成惡性循環。
現職公務人員組工會,勞動部、銓敘部還要再研議幾年?
歷代官員說,既然已經有「公務人員協會」了,所以不用開放公務人員組「工會」。但我們要說:「公務人員協會」先天上不是基層員工組織起來的「工會」,功能也和工會不同,不能取代工會,更不該成為禁止現職基層同仁組工會的理由!
2018/04/30 | 賴佩霞律師
依照新修正的《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公務員離婚時退休金怎麼分?
《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修法後,未來公務人員離婚,若符合條件可按比例要求分配退休金,誰可以領誰不能領?比例怎麼算可以領多少?又能不能不付呢?
「漸進式退休」該作為年金改革的選項嗎?
銓敘部所提出的「漸進式退休人力再運用制度」受到廣泛討論,檢視國內的人口結構和實施類似政策的其他國家作為借鏡,台灣真的應該推動這種「高年級實習生」的計劃嗎?
2018/04/09 | 精選轉載
公務員離婚退休金要分配偶,難道立這個法真的是亂搞?
要求分配另一半婚後的財產,是1985年到現在都有的規定,也並非只衝著公務人員而來,任何一方若覺得要求分配的金額不公平,自2002年至今,法院都有權可以調整或免除分配的額度。
2018/04/09 | 李修慧
台鐵員工「加班越多領越少」,資方:「說好」要輪班的無法照勞基法
目前勞檢過的縣市總共有嘉義市、新北市、宜蘭縣這三個縣市,其中只有宜蘭縣沒有「事先通知」,另外兩個則是先通知鐵路局車站,表示「擇日再勞檢」。
2018/04/09 | 丁肇九
拒馬外的邊緣人(下):公務員冷嘲熱諷,最好的朋友反而是駐衛警
在監察院前抗議將近20年的何家兄妹,看著來來去去的抗議群眾、公務員的冷嘲熱諷和駐衛警亦敵亦友的關懷,到頭來,還是最期待周遭民眾的關心,讓這個能夠為社會角落的弱勢族群「新台幣下架」的社群動能,聽他們的訴求,幫他們想辦法。
2018/03/27 | 謝子涵
台灣主辦國際活動後該留下什麼?看看東京奧運企劃書吧
東京奧運的企畫書不只是紙上的空談,而是執行「運動」、「文化」、「環境」實踐永續發展,以及軟硬體設施的整體規劃,全部都指向同一個目標:向世界展示「日本」這個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