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8 | 法操FOLLAW
軍人年改和公務員年改有哪些不同?有公務員資歷的大法官該迴避釋憲嗎?
在釋字第782號解釋中,大法官對公務員和軍人年改的審查標準有沒有不同?軍人年改和公務員年改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現任大法官中有六位有公務員資歷,自己的退撫制度自己審會有疑慮嗎?
隱藏在公務員「商調」背後,是被體制鎖死的政府人力應用
管制越多,彈性越少,實務就越容易衍生法無明文的例外,於是主管機關又製造更多法律、命令、釋例來要求步調一致。漸漸的,人事行政得了慢性病,沒有法令就不能決策、沒有慣例就不能做事、沒有靈活用人的餘地、沒有掌握職涯的空間。
《公務員服務法》讓全台公務員變成34萬隻樹獺?
說到底,服務法管的太寬了,寬到難以劃出一個範圍,最後只好留給掌權者最大的裁量空間,就看他心情決定要不要開鍘。
2019/08/15 | 李修慧
有法規但沒落實:三大問題讓消防員「因公受傷」卻無法預防
法規要求「防護小組」必須規劃、督導、檢視公務員職業安權防護。但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秘書長說,全台各地沒有一個縣市的消防局有真正落實「防護小組」的工作。
2019/08/05 | 區家麟
仇恨螺旋升級,現在是林鄭月娥最後的贖罪機會
林鄭政府繼續無人駕駛,以為發聲明發射催淚彈就能夠令民意逆轉,已經證實一敗塗地,正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2019/08/05 | 譚蕙芸
口罩上那雙驚恐的眼睛
一場和理非集會,對一般人來說,是地上的一小步,但對公務員來說,卻是心理關口的一大步。
2019/08/02 | 蕭雲
AO、EO冒險聯署︰我哋嘅老闆真係市民
有參與聯署的政務主任表示︰「如果所有公務員都謹守崗位,都理性專業獨立地處理問題,就唔需要去到聯署聲明。制定政策須要理性,同埋好多check and balance。當夾硬落去要付出更大代價,好應該反省後果。」
2019/08/02 | 陳宇明
不要曲解公務員的政治中立
公務員的政治權利不應因職業限制要剝削,有參與集會的自由。然而香港部分公務系統因未能恪守政治中立,聲望早已嚴重受損。
2019/08/02 | 區家麟
「公務員政治中立」的語言偽術
在香港,政府不代表人民,而公務員出糧,是來自「公帑」,是你同我交的稅,即是市民的錢。為何公務員的薪金來自人民,卻要對不代表人民的行政長官忠誠?為何是服務林鄭月娥,而不是服務廣大市民?此乃香港制度荒謬之處,《公務員守則》荒謬之處。
2019/07/29 | Abby Huang
「香港是否仍令我們驕傲?」不再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港運動員連署挺反送中
不只運動員,態度傾向中立的香港公務員、新聞處主任、甚至連保安局近日都上網聯署,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正視民意、回應「反送中」5大訴求。
官僚之國的崩解:日本內閣如何從文官手中奪回政策主導權?
在日本內部,由於官僚的龐大權力,許多學者認為日本真實的體制並非表面上的「議會內閣制」,而是「官僚內閣制」,也就是形式上是由民選國會議員控制政策與政治議程,實際上則是官僚集團自主的意志掌握政策的發展。
2019/07/24 | 精選轉載
為何市長一換人就「走鐘」?你不知道的市府招標秘辛
有些人覺得如果公務員班底不換,為什麼換市長會大幅的改變市政,事實上,這和公標案的系統有很大的關係,而這可不一定是公務員的問題。
2019/07/07 | 讀者投書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文藝少女不死,只是成了公務員阿姨
「怎會想來實習?」一位前輩問起,我照實答了,編輯部的前輩們竟不約而同笑了,無奈大於喜悅。有人說,「喜歡看書不如多買點書,幹嘛來當編輯。」另一位大姐附和,「跟我說想當編輯的,我一定先勸退。」
「依法行事」的警察,真的有「不瞄準的權利」嗎?
公務人員也能有思想或自我意識,因此法律也才規定公務員有權利去抗議、暫停、終止,以及自我克制,這些都表示公務人員並不是機器、機械,不僅有拒絕瞄準的自由,更有拒絕執法的權利,甚至義務。
2019/06/24 | 區家麟
林鄭月娥這種人,總有一個喺左近
像林鄭這種人,能在特區時代升上高位,是香港特區的風土病。特區時代的森林規律,物競天擇,服從者生存;想活得好,最緊要聽命,最避忌行差踏錯踩過界。
2019/05/13 | 讀者投書
從20年前就說到現在的「數位政府」,上哪兒去了?
藍綠對立加上覺得數位政府「還沒到那個時候」的中央官員雙邊夾擊,數位政府的相關立法和推動長期遲緩,但目前台灣的政治環境中,仍有幾個對數位政府或是智慧國家比較有概念的政黨。
2019/05/07 | 蕪菁雜誌
統一後軍公教日子照過?整批裁撤、福利削減與思想控制接踵而來
最近有些關於軍公教的傳言是:中共統一台灣後,搞不好會比現在更優待軍公教。但自身難保的中國,真的有辦法負擔台灣軍公教的未來嗎?
2019/05/02 | 精選轉載
【插畫】鬼島教育,成績優先
讀國中的時候,美術課被導師借去考英文,我舉手問老師為什麼,老師回答:「考試比較重要,你要畫畫可以回家畫。」這堂美術課再也沒有「還」過,後來連體育課、社團活動課都被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