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

公安機關,或稱公安部門,簡稱公安,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管理的負責公共安全事務的行政執法部門,是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的管理機構。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09 | TNL 編輯

「709事件」5週年:維權律師王全樟「自辯詞」遭下架,律師憂很快出現「港版709」

香港的人權律師感到他們現在的處境,與中國的維權律師愈來愈接近,將來可能出現「港版709事件」。何俊仁坦言,在中共的震懾之下,香港已出現普遍的自我審查。

2020/04/18 | TNL香港編輯

被罵「洋垃圾」,《紐時》記者親身經歷打臉華春瑩

報導說,中國官方媒體警告,有外國病例進入中國,但沒有澄清其中許多都是歸國的中國人,這造成了令人震驚的仇外情緒,中國的新民族主義是由政府精心培育的、夾雜著對外界的懷疑與憤怒,而這種恐懼正是新民族主義的新層面。

2020/01/18 | 台灣人權促進會

【圖輯】台灣人赴中安全指南:必備「資訊安全意識」以及「遭遇風險備案」

本文內容包括:如果必須要去中國,有哪些事情必須注意,在資安、安全聯絡、住宿時有哪些注意事項,以及萬一不不幸被羈押,要如何求助。

2019/12/22 | 李修慧

中國特色的法治「電視認罪」?香港男子赴澳門被捕,錄影強調警方「態度挺好」

2018年,人權組織曾發布「中國電視認罪」報告,指出多數受訪者都在判決前就被迫錄製認罪影片。而這些認罪影片不只有「腳本」,還有專人指導他們如何「表達」,甚至有人被要求演出「流淚哽咽」的樣子。

2019/12/20 | 李秉芳

中國「限狗令」傳大型犬遭安樂死惹議,警方:行之有年,不是「滅狗」

中國各城市從幾年前就陸續公布「限狗令」,北京通安警方則強調,僅有部分重點區域,且也並非要飼主將狗安樂死,而是將狗送到非管制區域去。

2019/12/17 | 李修慧

中國公安在港珠澳大橋「加設」截查站逮捕港人,習近平訪澳前再引爆「送中」風波

中國公安在香港、珠海、澳門交界的「港珠澳大橋」橋中人工島「僭建」截查站,且逮捕了一名由香港出發前往澳門的香港人,後指被逮捕者是通緝犯,引爆港珠澳大橋「變相送中」的質疑。

2019/11/21 | 李秉芳

前英駐港職員鄭文傑公開遭中國關押歷程:酷刑逼認「嫖娼」和「背叛祖國」罪

鄭文傑揭露,當他被關押訊問時,這些秘密警察清楚對他表示,有一批又一批香港示威者遭到逮捕,移送到中國內地拘留。

2019/10/25 | 李秉芳

曾參與香港反送中、推動中國#Metoo運動,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公安拘留

在中國剛剛起步的#MeToo運動中,黃雪琴是最具盛名的人物之一。她曾幫助數十名女性在網上舉報性侵犯和性虐待案件,與審查人員鬥爭,導致許多大學教授被解僱。

2019/08/13 | Alvin

兩「內鬼」機場引騷亂 警察到場拔槍指向衝擊者

機場連續第5日集會,至晚上一名穿黑衣的男子被指是中國公安,被群眾包圍。

2019/01/10 | 志鋒

中國公安也姓黨:「刀把子的刀把子」,共產黨永遠嫌刀不夠利

中共對公安的「刀把子」的定位,也從不含糊,並不隱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公開表示,宣稱政法機關是「刀把子」,並要牢牢掌握在手中。公安實際位列政法序列之首,可謂「刀把子的刀把子。」

2019/01/10 | 志鋒

中國公安也姓黨:「刀把子的刀把子」,共產黨永遠嫌刀不夠利

中共對公安的「刀把子」的定位,也從不含糊,並不隱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公開表示,宣稱政法機關是「刀把子」,並要牢牢掌握在手中。公安實際位列政法序列之首,可謂「刀把子的刀把子。」

2018/12/31 | 李秉芳

中國2019年新規定:公安執法「免負法律責任」

政法大學的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批評,中共警察執法本身就不存在權威性,因為中國不是法治社會,警察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

2018/12/31 | 李秉芳

中國2019年新規定:公安執法「免負法律責任」

政法大學的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批評,中共警察執法本身就不存在權威性,因為中國不是法治社會,警察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

2018/11/27 | 李修慧

曾用照片揭露中國污染、基層問題 攝影師盧廣新疆旅行「被失蹤」

今年10月18日,他才在上海舉辦講座,他表示,將把過去近20年來拍照過程發生的故事和觀察整理成書,由於內容敏感,將無法在中國出版。

2018/11/27 | 李修慧

曾用照片揭露中國污染、底層問題,攝影師盧廣在新疆旅行「被失聯」

今年10月18日,他才在上海舉辦講座,他表示,將把過去近20年來拍照過程發生的故事和觀察整理成書,由於內容敏感,將無法在中國出版。

2018/10/26 | 《思想坦克》

建立各種「跨國界」高鐵,中共目的是什麼?

中國政府推動一系列高鐵和鐵路工程,既是因為要釋放國內多餘的經濟產能和資源,亦同時賺取外國的基建建設收入。不過,這種大規模的跨境工程,又怎會沒政治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