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9 | Alvin

從不反對到反對,回顧反送中運動一年以來的集會自由

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去年起示威者保守估計發起數十場大大小小的示威,然而到去年7月25日,警方首次向集會主辦單位發出「反對通知書」,為設立機制以來的首次,也被視為對港人集會自由的打壓。

2020/04/04 | 本土研究社

數據證實政府濫捕濫告香港人再創高峰

721元朗恐襲涉事白衣人、煽惑暴力721「教人打仔」的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831集體濫用暴力的黑警卻繼續逃之夭夭。

2020/01/22 | 法夢

警察亂用「破壞社會安寧」「阻差辦公」罪名阻礙記者工作

根據《公安條例》,即使假設「叫囂」屬「喧嘩」並可能「煽動其他人情緒」,但只有當相關行為客觀上同時具導致第三者即時使用非法暴力的真正風險,「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才能成立。

2019/11/04 | 譚蕙芸

當我們失去了維園

維多利亞公園那曾經容納過過萬計集會人士的草坪、足球場,升起陣陣白煙,警方在這裡發射了一發又一發的催淚彈。這一片曾經標誌着幾代香港人抗爭歷史的集會勝地,終於淪陷。

2019/09/17 | 法夢

餐刀當武器,警察又唔讀書

學生記者蘇敬華被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然而他只是藏有餐刀,從影片可以見他跟警員合作,未見有任何傷人意圖,若無合理懷疑警察不應拘捕。

2019/08/08 | 言士

只讉責警察暴力、不讉責示威者是否偏頗?

從我們看到的種種證據、眼前發生的很多事情看到,我們正面對由無法有效投訴的警察所引發的公共安全問題,我們的生命受到具體威脅。在這種威脅下,對全副武裝的警察掟雜物、破壞警署,這種武力比例上算不上什麼。

2019/08/07 | 法夢

觀星筆當「鐳射槍」又有得拘捕?休班警根本無合理懷疑

並非任何事實上曾經或將來可能被用作攻擊的物品,都屬「攻擊性武器」;觀星筆並非設計用作傷人的兇器,所以只有管有或控制該物品的人意圖將其用作傷害他人,才會符合有關法律的定義。

2019/07/29 | 法夢

以「元朗黑夜」解釋反對《公安條例》兩大理由

香港政府經常以《公安條例》檢控示威者,但其條文含有不合理限制集會、示威自由,例如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以及懲罰人民集結卻忽略真正罪行。

2019/07/26 | 精選轉載

警方發咗反對通知書,去元朗遊行集會有乜法律風險?

根據《公安條例》,公眾遊行只可以喺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當作已出不反通知書下,先至合法。但喺7月25日,警方發出咗反對通知書,如果7月27日嘅遊行繼續,咁遊行就會係《公安條例》第17A(2)(a)條下嘅未經批准集結。

2019/06/20 | 法夢

「反送中」刑法疑問解惑︰在香港示威有什麼法律風險?何謂暴動罪?

如果你正參與一個3人以上的集會,而其中有人與其他人一同向前吶喊、投擲物件以傷害其他人或縱火等,而你在場鼓勵、或一齊做,都好容易跌進不受法律保障的險境。但假如果該群人的行為是對他人暴力的反應又或突然事件的反應,他們做出不同行為的意圖則有沒有集體性質,是否違法則存有灰色地帶。

2019/06/11 | 觀念座標

一國兩制不保:迫害民主的《逃犯條例》修訂,是香港移交以來最糟的事

把嫌犯從一個法治與司法獨立的地方,引渡到法院聽從政治指揮、審判毫不公正的中國,是極度危險的事情。香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說得對,港府此舉是1997年香港移交以來「最糟的事」。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2018/06/11 | 周雪君

梁天琦囚6年考慮上訴 國際法庭大律師:重判年輕人圖震懾不管用

梁天琦暴動罪被判囚6年,很多人都認為是重判,包括民建聯的李慧琼。曾代表聯合國在海牙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審訊的大律師Sir Geoffrey Nice QC表示,重判年輕人以求產生政治威懾力,這招很少管用。

2018/02/13 | 法夢

【判決放大鏡】香港法庭如何理解暴力示威?

在終審庭及上訴庭的判決都見到,就算沒有人受傷,暴力行為的威脅也是非常關鍵的考慮因素。這種解讀認為,非法集結罪名是預防性的,而非僅考慮到被告實際行為,但此解讀會損害和平示威權。

2018/01/2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馬來西亞人權組織的經驗,對香港有何啟示?——專訪「人民之聲」葉瑞生

我們需要探討同時使用其他渠道來捍衛應有權利的可能,如法律途徑、國際壓力、民眾教育和社區組織等,並作長時間抗爭的心理準備,所有問題不是一次集會可以解決的。

2018/01/22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香港的《公安條例》符合國際標準嗎?

《公安條例》在社會上引起爭議,過往亦曾作出多次修訂,在主權移交前的修訂最為關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