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13 | 林彥邦
傳媒無須額外監管,記者沒有特權
一個行業、專業要被額外監管,本質上不過兩個原因︰一,該行業享有比一般人多的「特權」;二,該行業涉及專業知識,缺乏相關知識者執行職務會引致嚴重後果。然而記者並不符合這兩項條件。
2020/05/07 | 蕭家怡
澳門電子消費卡「監察」潮:監察商戶重要,監察公權力亦必要
希望這次因為消費卡而對澳門商人的全民監察,能擴展至社會的不同層面。
2020/03/31 | 區家麟
瘟疫時代,提防政府借勢推行全天候監控
一次疫病,老大哥因健康之名,把監控恆常化、普及化、正當化,危機當前,觀念改變亦快,不少庶民甚至視為德政。監控新科技借勢變成一個龐大的社會實驗,甚至以抗疫良方之名推廣至全世界。
2020/03/16 | 讀者投書
這天新竹碾死一個機車騎士,真正的兇手是充滿人情味的「微罪不罰」
第十屆立委已經開始替國家打造新的制度,應該要從法制建立起來的交通文化,我們已經晚了15年,希望各位立委諸公可以修法。
2020/01/23 | 蜂鳥出版
當你不能再相信警察會保護市民——讀《被殺了三次的女孩》
《被殺了三次的女孩》作者追查豬野詩織被前男友小松和人謀殺一案,發現當地警方失職、毫無承擔、罔顧市民安全、只為保全面子等各種問題。
2019/12/27 | 區家麟
「黑記!你以為你真係有第四權呀?」——為何蒙面警察仇視記者?
蒙面武裝分子痛恨傳媒,正正因為傳媒不斷指出這幫人蒙面、沒有記認,公眾無從監督、投訴無門、無法制衡。
2019/11/04 | 法操FOLLAW
釋字784:不只是退學,學生只要權利受侵害就可以救濟?
什麼是特別權力關係?過去大法官是如何看待學校與學生的關係?釋字784之後,學生只要受有侵害就可以請求嗎?
2019/09/27 | 林彥邦
休班警有權投票,但《警察通例》明文禁止「政治表態」
江永祥在記者會上將《警察通例》明文禁止的「政治表態」和明文容許的「投票」相提並論,是不折不扣的偷換概念,睜眼講大話。
2019/08/27 | 林彥邦
如果仍有人問「為何傳媒『只』拍攝警方?」就這樣回答
公權力必須受到最嚴格的監察,而監察公權力正正是傳媒的天職。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方在鏡頭下「懷疑」違反規定的行動多如牛毛,而至今因而被內部調查懲處的人數竟然是0,就更加證實監察的必要。
什麼是政治?一句話解釋,就是「公權力」
政治如果用一句話講完,就是公權力,有些人覺得出來選才算參與政治,但其實監督政府本身,就是一種參與政治的方法--監督政府如何使用公權力。
2019/08/14 | 岑敖暉
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就算你是工讀生,也有加班費、特休與資遣費
其實在《勞基法》中並沒有「工讀生」名詞,法令只有將勞工的薪水計算方式區分成「時薪」(或日薪)及「月薪」,其他的法定權益跟一般俗稱的正職員工比較起來,是沒有不同的喔。
2017/07/07 | 讀者投書
誰能定人生死?我並非反對死刑本身,而是死刑的審判
這裡必須明確說明,我質疑的不是審判程序的公正與否,而是究竟誰有這個權力主持死刑的審判;或者是說,誰才夠格判人生死?既然公眾意志是不可行的,受過專業司法訓練的法官們有這個資格嗎?   
2017/07/07 | 讀者投書
誰能定人生死?我反對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死刑的審判
這裡必須明確說明,我質疑的不是審判程序的公正與否,而是究竟誰有這個權力主持死刑的審判;或者是說,誰才夠格判人生死?既然公眾意志是不可行的,受過專業司法訓練的法官們有這個資格嗎?   
2017/04/28 | Shel Lin
CRISIS特別搜查隊:所謂的邪惡,往往不是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
所謂的邪惡,並不是由一個邪惡的人,帶領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事實是,邪惡從不會以大壞蛋的形式出現,而毋寧是透過一種結構性地,更細緻精巧的手法,來掩護其惡之本質。
2017/04/09 | 林澤民
暗夜驚魂記:我被美國警察盤查的經驗
為什麼他選擇來盤查我們呢?他有因為路人的種族,在並無其它犯罪嫌疑之下,就決定要盤查嗎?這種作法,英文叫racial profiling,中文翻譯作「種族定性」、「種族歸納」、或「種族貌相」,是很有爭議性的警察執法程序。美國的民權團體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y Union) ,就主張種族定性是違法又違憲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