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不服從

公民不服從(也稱公民抗命、政治不服從;英語:Civil disobedience),為在憲政體制下處於少數地位的公民表達異議的一種方式,是一種反對權的政治權利。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2/21 | TNL 編輯

緬甸軍警開槍鎮壓釀2死20傷,華航救援班機啟程赴仰光

在緬甸第2大城瓦城,有些民眾以彈弓攻擊警方,警方則以催淚瓦斯和槍彈回應。現場一名攝影師通報,至少有5人遭橡膠子彈射傷;而救助傷者的急救醫療人員證實,至少另有6人是遭實彈射傷。

2021/02/17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軍方承諾將舉行選舉,仰光街頭爆發大規模抗爭

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從2月1日軍方發動政變後遭拘押至今,下一場審訊預計將於3月1日進行。軍方保證會舉行選舉,屆時將移交政權,卻未明確說出時程。

2021/02/07 | 精選書摘

《非暴力抗爭》:是什麼拯救了馬丁.路德.金恩的「C計畫」

本書介紹六個舉足輕重、影響全球的抗爭故事,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非暴力運動人士選擇對抗不公不義,拯救遭受壓迫的受害者。或許你會以為信守非暴力信條的抗爭者厭惡衝突,但事實正好相反。

2021/01/18 | TNL 編輯

323行政院案再逆轉:最高法院承認「抵抗權」,魏揚等7人「有罪」判決遭撤銷

最高法院指出,抵抗權是為了保衛及回復民主憲政秩序,並由《憲法》賦予正當性與合法性,義務律師團則指,檢方指控的「煽惑他人犯罪罪」是威權時代的遺緒,應就此做檢討。

2020/05/04 | 精選書摘

《憤怒與希望》:網絡社會運動像是一種病毒,散布了「同在感」,將人們的憤怒轉變成希望

在這些網絡中,新行動者將自己視為正在形成的新歷史主體。如同所有的科技,網際網絡體現了物質文化,特別適合作為建設自治社會的平臺。

2020/04/28 | TNL 編輯

323行政院案二審「逆轉」魏揚等7人改判有罪,江宜樺:遲來的正義

從首次開庭至今近3年時間,二審結果終於宣判,原本被以「煽惑他人犯罪」起訴的7人,由一審的「無罪」被改判為「有罪」,被判處2月至4月徒刑。一審時遭檢方上訴的17人,僅1人無罪,16人都有罪。

2019/07/18 | David Tang

將抗爭者告上法庭,陷法官於兩難甚至不義

「無論目標有多好,都一定要依據法律途徑去爭取」,那的而且確是個很好的starting point原則,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對的,但這個原則又是不是真的那麼absolute?

2019/03/28 | 精選書摘

《烏托邦工具箱》:反抗的新美學——公民不服從的型態

我們的目的在於,經由鎖定目標的干預,促使大眾開始關注社會的、文化的、政治的、經濟的、功能上或物質上的狀況,以促成公開論述。相較於後面我們會深入介紹的「戰略媒體」,藝術形式的介入更常運用有形的空間與物質,但焦點則在於行動本身,不在於最終的由藝術過程產生的實體作品。即使出現了實體作品,往往也只是用來作為傳遞觀念的工具。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2017/04/20 | 羊正鈺

馬英九談人才外流,就像「錢暫時存在國外」

馬英九致詞時提到,不能走保護主義,一定要走開放的路,希望年輕人對於大環境,能夠體會國家發展的困境跟機會,不要做出錯誤決定。

2017/04/10 | 法操FOLLAW

太陽花「立法院案」和「行政院案」,為何判決結果大不同?

這次的判決,並不代表法院不接受以「公民不服從」做為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只是個案情形不適用而已。

2017/04/05 | 精選轉載

現在是不正常的時代,但太陽花獲判無罪「不是」不正常作法

現在當然是不正常的時代,但是因為公民不服從而獲判無罪,絕對不是不正常的作法,而是世世代代都應該要謹記這樣的精神。

2017/03/31 | 左岸沉思

為何法官會判太陽花學運無罪?讓我們先來溫習一下何謂「公民不服從」

美國詩人梭羅是現代公民不服從運動的重要起源者之一,他認為,當人們基於良知,反覆思索政府的政策,如果發現政策不符公平正義時,那麼應該秉持個人良知,拒絕遵守配合此項政策。

2017/03/31 | 左岸沉思

為何法官會判太陽花學運無罪?讓我們先來複習一下何謂「公民不服從」

美國詩人梭羅是現代公民不服從運動的重要起源者之一,他認為,當人們基於良知,反覆思索政府的政策,如果發現政策不符公平正義時,那麼應該秉持個人良知,拒絕遵守配合此項政策。

2016/07/05 | 羊正鈺

雞蛋與高牆——你知道學生為什麼要「蛋砸」教育部嗎?

「過去三四年我們一場一場記者會開,一次一次行動抗爭,一小群人不斷孤軍奮鬥的時候,你們在哪裡?你們曾經認真聽過我們的論述,我們的訴求,了解我們受到教育部、行政院、各大學校方反覆的敷衍與打壓嗎?」

2016/05/25 | 法操FOLLAW

新政府撤告後:回首太陽花案起訴,是政治懲罰還是真有犯罪事實?

在各種罪證都不甚完整之下,讓人疑慮此案是否僅是因為運動人士的立場與當時執政政府不同,因此政府才使用公權力對其進行「懲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