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獨立參選的「歐巴桑」們,為何不找隻「母雞」靠呢?
這群無權又沒錢的歐巴桑們,想要「靠理念打贏選戰,把正義送進議會」,並沒有因為自己「勢不如人」而隨便找個母雞去靠──那是因為她們所談論的理念並不是從社會學理論或是法學經典中看來,而是從自身的日常生活中反省而來的。
2018/09/07 | 讀者投書
我們不只是政治人物口中的「年輕人」,而是負責任的政治公民
蔡總統說:「民進黨在執政之後,漸漸不懂得用一種年輕人喜歡的方式跟大家溝通。」那什麼是年輕人喜歡的方式?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反思:環境受害者的矛盾情結,與公民參與的匱乏
搶救大潭藻礁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當中所突顯的爭議,顯現出政府、企業、科學家的知識生產、以及公民等彼此間的利益,鑲嵌在一個連動的結構當中。
能源轉型的最後一哩路:與產業界結盟的民間基金會與智庫
台灣的能源議題常流於爭論,由公民或社區發起的議題,反而多難有效影響政策,具有串起產官學資源能力的民間智庫和基金會,就應該有效扮演中介的角色,由這種「分散式」的能源轉型,成為成為公共政策進入基層的最後一哩路。
2018/06/18 | 李秉芳
唐鳳的「暖實力外交」到紐約:台灣知道人權、民主被打壓的感受
唐鳳說,將數位治理概念納入施政方針,這全世界都想做,因此在國際上沒有政治衝突,台灣在「暖實力外交」上大有可為,也比較不會被打壓。
「行政區域重劃」如果縣市喬不攏,不如規劃生活圈
歷經數十年的論辯折衝,行政區域重劃仍未能產生具體成果,正因為各方都有高度期待,在現實上反而壓縮了妥協空間,甚至形成零和僵局,其實應該先放下對「理想」的堅持基於「提供民眾好生活」的基礎解決彼此歧見。
2018/03/18 | TIME
學生能否在上課時間參與抗議?美國最高法院半世紀前就做過回應
美國最高法院於1969年規定學生將不會「因為在學校的大門內就喪失憲法賦予自由演說或表達意見的權利」,法官Abe Fortas將該論述記入Tinker v. Des Moines Independent Community School District事件的大法官意見書。
里長可以參加參與式預算過程嗎?從參與者的認同彰顯與壓抑出發
參與式預算在各地的操作結果並不像童話故事一般的浪漫,其中經常困擾著學者與實作者的問題是:「參與式預算與既有政治力量的關係」。一個常被提出的問題是,里長在參與式預算中的角色。
巴黎市民「團結之夜」:深夜徒步調查街友,開啟公民參與新模式
巴黎市政府透過成功的宣傳吸引市民擔任志工舉辦「團結之夜」,不但在節省行政資源的情況下就獲得制定適切公共政策需要的精確資訊,更喚起許多市民對於街友議題的重視、對於參與公共事務的熱情。
12年如一日的台灣空污政策(中):一張圖看懂公民參與帶動政策規劃的軌跡
台灣的空污政策長期和議題緊密扣連,從國光石化、《穹頂之下》到反空污遊行,民間不斷拋出空污議題的訴求,政府也才有進一步的政策規劃,產生更具體的目標。
「能源民主」如何遍地開花?地方能源委員會的三個類型
許多人認為永續環境的發展是中央政府的責任,但從新北市到雲嘉,由地方政府發起的能源政策,反而更可以達到效果,公民參與的委員會,更是參與國家能源治理的前哨站。
2017/12/25 | 邱秉瑜
專訪「台北城市散步」邱翊:假日徒步區與民宿專區,會將大稻埕帶向怎樣的未來?
大稻埕是台北唯一在硬體與軟體上都能呈現台灣傳統文化特色的代表景點。台北市更是動作頻頻,不僅劃定「週日徒步區」,更規劃實行「民宿專區」,大稻埕如何兼顧觀光與在地文化,看台北城市散步執行長邱翊怎麼說。
2017/12/15 | TNL 編輯
【圖表】黃國昌罷免案背後的真正意涵
這一次的罷免案,是自去年底選舉罷免法下修通過門檻後的第一次提案,也是台灣在施行民主政治上,另外一個值得公民們進一步思考「我們要的是什麼樣的代議政治」的時間點。
2017/11/02 | 謝子涵
除了政府有決心,拚外交還要公民參與:借鏡日本的公共外交經驗
期許公共外交的概念能應用至臺灣的外交,不能只有政府有決心而已,無論是政府外交或是民間交流,人人都將「外交」內化於心,為國際社會做出更多貢獻,落實台灣外交大平台最好的代言人。
2017/07/14 | Abby Huang
【未來大人物】這裡沒有神,只有鄉民 ——專訪「沃草」執行長林祖儀
「我們這個世代其實都是,不關心時事、一討論到政治就覺得麻煩,不如不要管。爸媽從小就跟我說,政治很黑,你不要碰啊!」林祖儀說,自己的社運啟蒙,其實是從PTT而來的。
2017/05/30 | 精選書摘
感性訴求與理性的知識分析,構成強而有力的反國光石化氣候風險論述
本章試圖透過分析這些科學專業的對抗,凸顯政府科技治理面臨典範轉移的要求。從探討公民與國家的風險溝通之對峙,解釋其科技民主的發展問題。
2017/02/01 | 李修慧
台灣自由度超越美國,10年來首次躍升全球「最自由」地區
自由之家警告,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這兩股力量,去年在民主國家也大有斬獲,而個別國家與領導者僅追求自身狹隘利益,也讓國際秩序危險漸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