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3 | 眼底城事
跨世代對談:三位空間專業者如何看待萎縮城市、地方發展與公民參與?
這篇訪談的重點分別是萎縮城市、地方發展、公民參與。薛呈懿提到:雖然宜蘭一直被稱為民主聖地、社造先驅,但她認為在公共政策的討論上,宜蘭到了一個瓶頸,如何透過參與、公民討論、建立共識讓羅東真正改變,是更重要的事情。
2019/03/15 | 觀念座標
法國黃背心運動,一場「政治不正確」的大起義
法國之所以陷入動蕩的邊緣,就是因為少數藐視多數所引起。前者是都會中產階級,他們從1968年以來漸漸取得權力,而這幾十年以來,他們不斷地大聲訓示、教誨其他的國人,終於引起他們的反感。
2019/03/14 | 觀念座標
法國黃背心運動,一場「政治不正確」的大起義
法國之所以陷入動蕩的邊緣,就是因為少數藐視多數所引起。前者是都會中產階級,他們從1968年以來漸漸取得權力,而這幾十年以來,他們不斷地大聲訓示、教誨其他的國人,終於引起他們的反感。
「馬克宏大辯論」是民主修正轉捩點,還是危機處理公關秀?
為了解決黃背心運動造成的政治危機,法國總統馬克宏寫信邀請所有法國人參加一場全國性的大辯論,究竟他是真心想要解決黃背心運動所凸顯的政治、社會、經濟問題,或其實這僅是一場手腕高明的政治公關秀?
G0V可以解決政府與民眾的資訊落差嗎?公民科技的期望、實踐和挑戰
議題與解決方案的選擇會受到參與者影響,而雖然公民科技組織強調參與者、知識與技術的包容性,但是參與仍然有結構性排除的問題:性別、階級、種族、行動能力(dis/abilities)、家庭或社會責任等,皆會造成參與者的同質性。因此在推動這些公民科技時,其他促進數位公平(digital equity)的倡議也不能忽視。
2018/11/26 | 讀者投書
民主國家的奢侈,是投票後心碎的感覺——如何面對「選舉壓力症候群」?
筆者在這邊期待透過一些美國人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面對「選舉壓力症候群」(post-election stress disorder)的方法與建議,來幫助那些努力而疲倦的公民需要歇息充電的靈魂,給他們一點依靠。深化民主的路還很長,當能修復一點一滴的難過與失望,就不至絕望。
2018/11/24 | 丁肇九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因地方傳統勢力長期掌握左右議員選情的力量,靠此選上的議員自然會對宗親會、宮廟、農會、水利會等「交代」而非有效反映民情,選民也覺得「誰選上都一樣」,那就支持看起來會贏的那一個。
2018/11/22 | 游家權
專訪歐巴桑聯盟:「帶小孩」不是退守家中的理由,反而是促使她們參選的關鍵
在全台推出21位議員候選人的「歐巴桑聯盟」,是一群來自「親子共學團」的無黨派媽媽。她們希望打破台灣長期的藍綠惡鬥和金權政治,讓務實且清廉的小民參政成為可能。而這篇專訪包括了:歐巴桑參選的原因、身為女性/媽媽的參選心得,還有孩子帶給歐巴桑們的啟發。
2018/11/13 | 精選書摘
《台灣社會福利運動與政策效應》:新一代障權運動團體如何開展新的風貌?
從運動論述與策略來看,新一代的障權運動開始挑戰環境的障礙——政策的失能。「散步」更顯示了新一代以身體經驗出發挑戰現行結構的運動策略,召喚公眾與障礙者重新理解障礙者的處境。這樣的軟性策略與倡議論述,和過去要求補助、增加服務的邏輯不同。
獨立參選的「歐巴桑」們,為何不找隻「母雞」靠呢?
這群無權又沒錢的歐巴桑們,想要「靠理念打贏選戰,把正義送進議會」,並沒有因為自己「勢不如人」而隨便找個母雞去靠──那是因為她們所談論的理念並不是從社會學理論或是法學經典中看來,而是從自身的日常生活中反省而來的。
2018/09/07 | 讀者投書
我們不只是政治人物口中的「年輕人」,而是負責任的政治公民
蔡總統說:「民進黨在執政之後,漸漸不懂得用一種年輕人喜歡的方式跟大家溝通。」那什麼是年輕人喜歡的方式?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反思:環境受害者的矛盾情結,與公民參與的匱乏
搶救大潭藻礁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當中所突顯的爭議,顯現出政府、企業、科學家的知識生產、以及公民等彼此間的利益,鑲嵌在一個連動的結構當中。
能源轉型的最後一哩路:與產業界結盟的民間基金會與智庫
台灣的能源議題常流於爭論,由公民或社區發起的議題,反而多難有效影響政策,具有串起產官學資源能力的民間智庫和基金會,就應該有效扮演中介的角色,由這種「分散式」的能源轉型,成為成為公共政策進入基層的最後一哩路。
2018/06/18 | 李秉芳
唐鳳的「暖實力外交」到紐約:台灣知道人權、民主被打壓的感受
唐鳳說,將數位治理概念納入施政方針,這全世界都想做,因此在國際上沒有政治衝突,台灣在「暖實力外交」上大有可為,也比較不會被打壓。
「行政區域重劃」如果縣市喬不攏,不如規劃生活圈
歷經數十年的論辯折衝,行政區域重劃仍未能產生具體成果,正因為各方都有高度期待,在現實上反而壓縮了妥協空間,甚至形成零和僵局,其實應該先放下對「理想」的堅持基於「提供民眾好生活」的基礎解決彼此歧見。
2018/03/18 | TIME
學生能否在上課時間參與抗議?美國最高法院半世紀前就做過回應
美國最高法院於1969年規定學生將不會「因為在學校的大門內就喪失憲法賦予自由演說或表達意見的權利」,法官Abe Fortas將該論述記入Tinker v. Des Moines Independent Community School District事件的大法官意見書。
里長可以參加參與式預算過程嗎?從參與者的認同彰顯與壓抑出發
參與式預算在各地的操作結果並不像童話故事一般的浪漫,其中經常困擾著學者與實作者的問題是:「參與式預算與既有政治力量的關係」。一個常被提出的問題是,里長在參與式預算中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