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6 | 潘柏翰

【後同婚時代】同志社群與政黨之爭:倡議團體如何保持獨立與批判性?

彩虹平權大平台的呂欣潔分享,他們比較期待的方向是,能夠和各政黨有不同的策略性合作。該合作的合作、該批評的批評,也期待批評之後一起解決問題;伴侶盟的許秀雯則認為倡議團體在政治上的挑戰是大的,如何保持獨立與批判性,她認為關鍵是團體得想盡辦法壯大自己的場外實力。

2020/06/02 | 巷仔口社會學

建構「韌實力」:全球疫情下台灣的公民社會與創新福利國家

至今為止,台灣在國家與公民社會的合作下,及早採取防疫政策而且成效卓著,對日後兩岸關係、國家能力建構、公民社會角色、與台灣中長期的產業政策及經濟發展方向,將有相當大的影響與啟示。

2020/05/19 | 讀者投書

被取捨的是誰?新冠肺炎疫情與新加坡神話的破滅

就今年3月底,民間移工團體TWC2(Transient Workers Count 2)才投書給流媒體《海峽時報》,指出許多移工宿舍因為壅擠、清潔狀況惡劣,大大提升了新冠狀病毒肺炎爆發的風險。不到兩星期後,移工宿舍果然發生了流行感染。

2020/05/04 | 精選書摘

《洋蔥式閱讀系列—民主》:到底是民主促進經濟成長,還是經濟成長帶來了民主?

事實上,實行民主制的國家從來沒有發生過饑荒。這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從饑荒研究中得出的關鍵結論。

2020/05/01 | 精選書摘

星國威權政體並非牢不可破?「新加坡模式」的五大啟示

於全球化體系之中、在民主政體漸受質疑的時代,陳思賢的觀點(即「論述為新加坡建國根基」) 其實頗具啟發性。按此觀點,新加坡政府的霸權地位並非絲毫不受任何挑戰,民眾並非全然被動,新加坡威權政體並不如外界所想像般牢不可破。

2020/01/27 | 精選轉載

瘟疫時代的邊境和恐懼

惡劣的制度導致人們尋求更原始的叢林法則,釋放出更多人性之惡。當民眾將仇恨導向彼此,制度暴力才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2019/09/25 | 蕭家怡

「澳門不能亂」?別擔心,澳門是不會亂(上)

「澳門是根本不會亂」這說法看似武斷,但其實有其歷史、社會背景,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是客觀得不得了的事實。以下,且讓我一一詳述。

2019/06/24 | 岑敖暉

再搞落去會「輸返凸」,所以要收手?

在這個時候,或許有人會覺得要收手了,或許有人會覺得再搞可能會「輸返凸」。不妨想一想,其實僅僅在數個月之前,我們當中很多都認為廿三條很快就會通過了,甚至覺得遊行都只會得五到十萬人。

2019/06/19 | 區家麟

活學活用《論暴政》抵抗強權的7個心法

每一位珍重法治與自由的香港人,請身體力行,防止暴政坐大。抗爭只是剛起步,本文例出的方法只是最基本。

2019/06/02 | 柳金財

六四事件的政治遺產:共產中國「普世價值」與「特殊國情」的衝撞

六四事件的政治遺產啟示著,中國民主化運動需要發展成熟且具高度自主性公民社會,精英與民眾必須形成政治改革的戰略同盟。

2019/04/24 | Minnie Li 黎明

關於陳健民老師的一些往事

第一次上陳健民老師的課時,他講了很多自己在內地推動公民社會發展的所見所聞,我感覺到他的真誠。

2018/12/19 | 精選轉載

標舉價值理想前,應該讓經濟不利的人們也有自立的機會

我們若想解決全球化下的貧富差距,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社會動盪問題,不能僅依靠所得或財富重分配。搭配一些重分配,並給經濟不利的人們與地區較為寬鬆的條件,讓他們有機會建立自主的資本,這才有可能解決問題。如果一開始就標舉最高理想,這善意其實極有可能造成的是惡性循環。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文山社區大學20年:在「妾身未明」和「制度匱乏」夾縫中艱困成長的社大運動

在台灣的保守教育環境下,社區大學想躋身正規教育之林,甚至頒發學位文憑,始終停留在空想階段。而社區大學究竟是怎麼樣的學校呢?社區大學是立足於公民社會,代表著某種「社會良心」、「政經防腐劑」,「地方學」或「地方知識學」更是未來的教學重點。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文山社區大學20年:公共議題的理性討論在社大是否可能?

台灣公共議題討論,時常強烈地以政黨傾向為依歸。所以當社區大學碰觸政治相關的議題時,容易造成內部分裂。社區大學強調公共事務參與,然而不論是公投、教改、核能,無一不被泛政治化,目前很難在課堂上進行公共議題的討論,常常都只流於強化各自在藍綠上的認同。

2018/10/06 | 讀者投書

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2018/10/04 | 讀者投書

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2018/08/31 | TNL特稿

寫給政黨輪替後的馬來西亞:讓眾聲喧嘩,才能沖淡威權文化

馬來西亞是一個文化、族群多元的國家,但長久以來,我們都習慣依賴政治機器與社會菁英負責處理各項政治事務,以致放棄許多公民自理的權力。要實現民主轉型,除了體制改革,還需要培養具有活躍能量的公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