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2 | 讀者投書
隱私權與生存權之爭:生物辨識系統強化了公民參與,還是政府監控?
新自由主義政策將國家、市場和公民交織在一起,利用科技取得生物數據和個人資訊,從而將從前屬於某個文化社群的政治文化身份轉變為只屬於個人的、去政治化的、強調個體獨特性的經濟身份。國家的角色逐漸企業化,透過個人資訊的蒐集,提供客製化的服務與福利。
2019/02/21 | 李秉芳
「我後悔了,想回家」伊斯蘭國新娘「返國之路」如何成為歐美各國難題?
貝岡的案子讓許多歐洲國家陷入兩難,在伊斯蘭國瓦解後,是要允許聖戰士和IS同情者返國面臨司法起訴,還是要以安全疑慮為由,禁止他們歸國。
2019/02/21 | 李秉芳
「我後悔了,想回家」伊斯蘭國新娘的「返國之路」如何成為歐美各國的難題?
貝岡的案子讓許多歐洲國家陷入兩難,在伊斯蘭國瓦解後,是要允許聖戰士和IS同情者返國面臨司法起訴,還是要以安全疑慮為由,禁止他們歸國。
2018/08/01 | 李秉芳
印度身份普查後,400萬人被視為「非法移民」恐失去國籍遭驅逐
印度認為這些穆斯林是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但孟加拉不承認他們是公民,也拒絕接收他們,倘若印度剝奪他們的公民身分,這400萬人將成為無國籍人士。
2017/07/19 | Kayue
不認識地區小店及傳統運動,土生土長也不能成為瑞士公民?
一名從未離開過瑞士的土耳其裔女子,即使符合居住年期、語言、筆試等要求,仍然在面試後被拒公民資格。
2016/06/14 | 阿捷
有權利就有義務? 有貢獻才有權利? 我們不能把「權利」當成籌碼去交換
把權利與義務視為互惠關係,以為有權利就有義務,是曲解了權利的意思。我們可以透過法理學家及哲學家的分析,重新了解「權利」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