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離開台北,我才開始思考公民團體「在地」的意義
在台北的社運團體通常選定一個議題,例如人權、環保、勞動,但關注的地域不限,非台北地區有事件發生就會與當地的受害者或相關當事人串聯,但台南新芽關注的範圍是地理性的界線,只要跟台南有關,環境、勞動、性別,各種議題都想理解,然後看看能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