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從德國到台灣,「公民電廠」逐漸成為小社區的一大收入來源
Google、Apple等國際企業都已要求使用100%再生能源來製造產品,因此台灣許多電子廠商都急著買綠電,以保住國際訂單,與其拱手讓財團賺走這些發綠電的錢,透過公民電廠反而能把這些收益留在社區讓大家共享。
偏鄉公民電廠的「找屋頂」之路,政府還得再更主動
行政流程的複雜及大量的申請表格,可能是地方公民電廠最大的阻礙,有時候辦了多場共識會議,落成啟用前卻突然發現台電的併聯審查沒有弄,政府應讓有意願建設公民電廠的鄉鎮,不必再從零開始,而是站在既有的基礎上接續發展。
十年一修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三讀,改變了什麼?
這次修法將再生能源推廣目標訂在2025年27GW(2700萬瓩)以上,也在對大戶開放綠電選購制度的同時,放開了對小規模發電戶的限制。
走了七年霉運的英國水力公民電廠,教會我們哪些事?
斯托克波特水力發電公司是一個由社區擁有、合作社型態經營的公司,代表它的331位會員,不論投資金額大小都擁有一票的投票權,在創立的初期,也遇上了各種各樣的難關。
從公民走向企業:德國能源轉型的十字路口
德國的再生能源收購是由政府保證收購綠電20年,這些合約再過兩三年就會陸續到期,風機的拆除或重新簽約、更新將緊接著上場,而原本以農民、家庭、合作社和小型能源為支柱的現況,也正在改變。
從公民走向企業,德國能源轉型面臨十字路口
德國的再生能源收購是由政府保證收購綠電20年,這些合約再過兩三年就會陸續到期,風機的拆除或重新簽約、更新將緊接著上場,而原本以農民、家庭、合作社和小型能源為支柱的現況,也正在改變。
誰說發展鄉村必須炒農舍?看看北海道怎麼做
台灣有7700個社區發展協會,近年來更逐漸融入能源轉型的一部分,由教育著手以各個鄉鎮的獨特性引導社區創生。
「公民電廠」來了:未來雙北市屋頂,人人都可集資發電
新北公民電廠示範計畫已經在執行中,先從盤點民間屋頂著手,台北市公民電廠也有機會在下半年開始公開遴選、啟動,未來全民集資發電的「公民電廠」願景已經不遠了。
參與型綠能:世界各國的「公民電廠」如何運作?
公民電廠的樣態可以很多元,但最重要的概念就是要確保公民參與和在地能源發展,要讓公民電廠發展綠能成為能源轉型的驅動力,台灣不需要特別仿效哪個國家,所有的公民參與經驗都是可以學習的優點。
2018/01/08 | Patrick 張
大喊「非核家園」口號,不如貫徹用電供需分流
2025非核家園的口號喊了很久,但很多現下就能進行的改變,例如使用48V電器、台電自建太陽能等等,政府反而沒有認真涉略,能源政策左右國家大計,「從根本來修」才是長遠之策。
【2017回顧】815大停電:能源轉型的艱鉅之路
經過紛紛擾擾的一年,讓我們一同回顧2017年與能源相關的各個重點大事。
專訪《南風》作者許震唐:在空污裡掙活路,台西村民籌組公民電廠
由於新政府宣示能源轉型,全力推動太陽光電,將太陽光電潛力場址交由廠商開發。一個偏鄉小村莊,連公民電廠都還未成立,如何跟政府要求「請留下一片土地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