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0 | 讀者投書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
2019/04/26 | 法夢
【安心事件】的士司機侵犯藝人私隱權,政府有責任協助當事人
根據外國有關狗仔隊侵犯私隱的案例,今次「安心事件」中的士司機的把影片交給傳媒,實在難以稱得上是為了公眾利益。政府有責任向當事人給予援手,立即執法或代其尋求法律濟助,保障其私隱權。
2017/06/06 | 極憲焦點
以放大鏡檢視候選人太無情?談公眾人物對他人言論應有的「高忍受度」
公眾人物對於他人的言論應該有較高的忍受度,因此法院在判斷發言者的發言是否為「合理評論」時,會有較寬鬆的認定。
2017/04/21 | 精選轉載
《憲政要義》書摘三:保護言論自由的兩種進路
保護言論自由大致有兩種進路:一種是對言論進行類型化(categorization),另一種是進行利益衡量(balancing)。
2016/06/17 | 范綱皓 Kanghao
談Taylor Swift:為什麼男人花心是風流,而女人就是蕩婦?
泰勒絲成了集所有仇恨值於一身的女人。她狂換男友(蕩婦),而且都是名人天菜,再加上分手後狂消費男友(賺死了),最重要的是,她不像個一般的女人。
2014/12/23 | 你知我知
為什麼要碰政治?溫蒂妮小姐:台灣社會太習慣「期待別人」去做了
我們就只是一個小插畫家,最多就是溫蒂妮這個角色掛了,把自己看開、沒生意就算了,我們並沒有把自己現在擁有的看得太高,如果我們覺得自己的高度夠了,要把它守住所以就怕了,那我們就真的只是這樣子而已了。 更何況政治本來就只是眾人之事,每個人都該去表達,但在台灣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怕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