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公眾知情權與病人私隱之間
雖然我自己都很擔心傷者,但同時間我又不肯定這樣把人家的醫療私隱廣傳是否合適。尤其是本身在醫護行業的,本身的道德規範就包括私隱一項。大眾或許會出於關心轉發傷者的傷勢情況,但我們是否仍對自己的行徑有更高的要求呢?
2019/11/04 | 林彥邦
警察有何資格以「公眾知情權」、「專業」來批評記者抗議?
警方近月的「例行記者會」不斷修改規則,只為單方面發放對自己有利的資訊、逃避記者質問。警方高層多次宣稱尊重記者,但示威現場前線警員屢次無理、暴力對待記者,現時記者抗議,警方無資格用「公眾知情權」、「專業」來批評。
我們都很在意隱私,但「隱私權」是基本權利嗎?
「隱私權」是甚麼?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道德哲學大師湯姆森提供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隱私權根本就不是一種基本道德權利。
我們都很在意私隱,但「私隱權」是基本權利嗎?
「私隱權」是甚麼?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道德哲學大師湯姆森提供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私隱權根本就不是一種基本道德權利。
若吹哨人不受保障,公眾權益唇亡齒寒
「吹哨人」為公眾利益而洩密,但目前未有法例保護他們,或會導致寒蟬效應,影響公眾知情權及其他權益。
保護個人資訊抑或網絡審查?巴西高等法院判Google「被遺忘權案」勝訴
巴西高等法院裁定「被遺忘權」並不適用於Google或其他搜尋器。判決指出,若強迫搜尋器去判斷及執行移除個別搜尋結果連結的要求,會將重大責任加其器身上,很可能令他們成為網絡審查者。
2016/05/04 | TNL香港編輯
查冊要申報或損公眾知情權 公司註冊處:記者可選第7項
公司註冊資料一直是記者調查報道的重要線索,包括國力醜聞、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囤地醜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