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30 | julia
6大新制7/1上路:放任駕駛酒後上路,同車乘客可被連坐
7月1日開始,不少新制度即將上路,針對酒駕、塑膠吸管的使用及北市公車刷卡方式等法規及規定皆有改變。民眾應特別留意即將實行的新制,避免受罰。
2019/05/10 | 財訊
慶富案下台的董事長又回鍋,蘇貞昌這波「公股銀行地震」有什麼盤算?
財政部這次對認真工作的行庫董總調動時,既說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也毫無章法,正如前華南銀行董事長所說「計畫趕不上變化,而變化趕不上一通電話」,而背後指揮的行政院,又有什麼目的?
2019/04/15 | 讀者投書
政治酬庸、青年低薪與稅制剝削,不公不義累積成國家的大問題
公股人事、低薪與稅看似毫無相干的問題,其背後公平正義卻是息息相關,公平正義不只是分配上的正義,還包括賞罰上的正義,一點一滴不公不義的問題,累積起來就變成國家的大問題。
2018/06/29 | 林宇廷
台灣金融改革,光靠行政院一帖「金融發展行動方案」就夠嗎?
台灣金融史上有兩大問題,是造成台灣金融體質不足的深層原因:一是威權時代的管制太嚴,二是金融機構家數太多但難以整併。
2018/05/20 | 林宇廷
「天大地大部長雄大」的財政部,還記得要終結肥貓鬧劇嗎?
財政部鬧笑話不是第一次,而且不只財政資訊中心基層需要上班時唱歌跳舞,財政部指派的公股金融高層也是歌舞昇平。這一點在慶富案之中展露無遺。
2018/05/15 | 林宇廷
寶佳條款「金金分離」入法,金管會力阻大型金主與財金幫結合
大型金主與財金幫結合起來,固然會是金融改革的棘手問題,但是面對這個危機改革者能不能堅持立場,就得看銀行法修法這一仗,金管會能不能將其化為轉機,進而帶動其他政府部門與公股銀行的轉變了。
2018/05/03 | 張慶華
讓金融六法與國際接軌,政府快放開「法人董事」的管制大手
過去國家用來管制金融高地的法人董事制度,就允許法人可以隨意派任複數董事,這傷害了股東會任免董事的權利,並且產生法人董事的權責不明的長年爭議,應該在這次金融六法修法中終結亂象。
2018/04/10 | 讀者投書
銀行法這樣改,台灣早已被國際反洗錢法規甩開好幾條街
考慮到國家長久的發展考量,不僅僅是為了通過下一次的評鑑便民,更為了減少財政官員成為金融肥貓,嚴格的法規執行和制度制定是必經的課題。
遇到財政幫就轉彎?嚇壞公股的「三大政策」說掰就掰
我們的法規碰到政府單位就轉彎,不但不符合國際趨勢,更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荒謬作法。更何況,自稱已經民營化的公股銀行,又為什麼能獨逃金融法規的監管,只因他們有政府當靠山嗎?
2018/03/01 | 林宇廷
公股銀行弊案累累,金融改革能否在新年度見到曙光?
過去幾年台灣的金融改革一直窒礙難行,佔據最大市佔的公股銀行不停爆出弊案,2017 年更是以慶富聯貸弊案收尾,2018 年 1 月隨即發生彰銀回扣弊案。種種負面新聞細看下來,政府金融監理部門的消極,甚至與公股銀行管理層的互相勾結正是問題的核心。
2018/02/01 | 林宇廷
當LINE推出區塊鏈金融服務,台灣金融業者「 已知用火」?
區塊鏈基礎建設的研究與投資金額其實相當巨大,光是美國前十大銀行投資區塊鏈技術的額度就高達數億美金,花旗跟高盛更是砸重金作區塊鏈投資,規模不如人的台灣的銀行豈能單打獨鬥呢?
跟不上時代的台灣金融體系:日韓兩國公股行庫加起來都沒台灣多
隨著金融市場的自由化,以及面對外來競爭,日韓政府都是選擇退居幕後,不再插手介入公股營運,逐漸讓公股從金融界退場,讓民營銀行作為金融主力。相較之下,台灣目前仍有9家公股行庫,佔金融市場資本五成,已經是國際少見的奇特現象。
2017/11/27 | Lo
慶富曾向地下錢莊「借保證金」,獵雷艦案若解約公股銀行將賠149億
慶富聯貸的銀行團表示,為保全債權,必須先與慶富做債務協商,不過觀察慶富財務狀況,連利息都還不出來,何況還款,因此評估後確定不會展延。
效率、監督兩頭空:這些不公不民的「泛公股銀行」
由於這些泛公股銀行變成不公不民的巨獸,一方面尚未真正落實民營化,難以達到市場效率、風險控管亦不佳。另一方面這些泛公股雖有政府持股,但卻不受國營事業法、政府採購法及審計部的監督,結果淪為「效率」和「監督」兩頭空的最壞情況。
2017/10/31 | 讀者投書
預防「慶富獵雷艦詐貸弊案」再次發生的三種藥方
這三個問題,在動輒幾十億、幾百億的大型採購案都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若不細究其中環節,人民的權利難以受到把關。
2017/09/14 | 羊正鈺
軍公教加薪史:賴清德上台先加薪3%,6次調薪總在選舉前
軍公教上次加薪為民國100年,距今已超過6年。軍公教這次加薪是明年1月開始,而年金改革是從明年7月才上路。
包包相連到天邊:八大公股行庫「出包紀錄」總整理
台灣的公股行庫,往往無法在公家機關與民營機構釐清自身職責,並且經常要不顧市場邏輯,充當政府政策的推手。公股的人事安排中又處處可見政治力介入,更成為酬庸的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