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

公共電視台(英語譯名: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通稱公共電視、公視、PTS,為臺灣6家無線電視臺之一,是依據中華民國《公共電視法》成立的公共媒體機構,由公視基金會經營。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6/20 | Ping-I Wu

年耗十億、月訪客不到十萬,國際影音平台「TaiwanPlus」為何走不出去?

去年八月底,由文化部委託中央通訊社承製的國際影音平台「TaiwanPlus」,以全英文的線上內容形式風光上線,第一年挹注十億預算,結果成效不彰、APP目標達成率不到 10%,問題到底出在哪?

2022/05/16 | 《思想坦克》

公廣集團治理失能的根本原因,就是超高政治審查門檻的公視董監事選任制度

若放任這種舉世罕見、荒謬絕倫的公視董監事選任制度繼續存在,未來類似或更離譜的政治惡鬥還會發生,公共媒體被期待的普及性、高品質、獨立性與多元性也將難以充分實現。

2022/05/10 | 李秉芳

國民黨審查委員以「研究228撕裂族群」反對陳翠蓮任公視董事,台派批:台灣轉型正義的悲哀

國民黨推舉的審查委員廖元豪指出,陳翠蓮的意識形態是否會影響和其意識形態不一樣的人、會否讓員工為難,要深思,他認為陳翠蓮不適任公視董事。

2022/05/09 | 王祖鵬

957天的漫長等待:12名董事、4名監事闖關成功,第7屆公視董事會終於順利組成

今日新出爐的12位董事,加上2019年9月2日的7位董事,共計19位董事,跨過《公共電視法》規定董事會董事的17人最低門檻,順利共同組成公視第7屆董事會。本屆董事會延宕了957天總算組成,差點打破第5屆董事延宕968天的紀錄。

2022/04/29 | 《思想坦克》

馮賢賢:錯上加錯、火上添油,華視跑馬燈風暴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我沒有證據,無法斷定兩次跑馬出包是不是「故意」的。我試圖開展新聞播出的流程,讓大家看到,華視出狀況,似乎是系統性的崩壞。

2022/03/26 | 方格子vocus

廠商誤刪檔案事件層出不窮,企業除了「放綠色乖乖」還能做些什麼?

人人都可能失誤,檢討人也救不回資料,「備份機制」才是最大問題,因為完好的備份是即使碰到手滑誤刪也不怕,因爲怎樣都救得回來。就這次公視事件,可以從三個切點來看:

2022/03/15 | TNL 編輯

公視新聞片庫資料嚴重毀損:遭外包廠商誤刪42萬多筆新聞畫面,還有8萬筆尚未尋回

根據公視內部調查,新媒體部在今年2月6日找來外包廠商日立公司,進行數位資料備份作業,不過卻意外意外刪除所有片庫中的畫面,造成2017年至今年1月,共42萬筆的新聞資料畫面全數遺失。

2022/03/01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胡元輝:你可能沒看過的「公用頻道」,卻是媒體改造不可或缺的一塊拼圖

相較於美國,我國以往對於媒體改造的討論,較少關注公用頻道的價值與潛能,但公用頻道仍然是數位時代媒體近用與在地主義的重要支柱,少了這根支柱,媒體改造的藍圖勢將少了一塊重要拼圖。

2022/02/10 | 讀者太太Mrs Reader

英國人每年繳159英鎊給BBC避免被商業綁架,為何強森政府想要砍掉這個制度?

受全球公認高品質且公正的BBC,近期正受到保守黨政府執政下的經營危機,除了要降低預算外,強森政府更計畫取消BBC賴以為生的「電視執照費」。這比英國人每年繳的錢,一直以來都讓BBC能免於受到財團影響,而改變作法的原因,有一說其實和BBC「太常罵政府」有關......

2022/01/19 | 《思想坦克》

台灣媒體是怎麼淪陷的?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是彗星撞向地球的距離

藝人性醜聞的吸客力,讓多數媒體主管對投資報酬率的期待甜到離譜。多數媒體同樣深信自身職責是上網抄料,躺著張嘴就該被天降包子打到。相形之下,監督權力的揭弊報導不值得做。

2021/12/31 | 傅紀鋼

【劇評】《茶金》:隱晦處理黨國陰影,台灣影視圈的「多力多滋人文主義」可惜了一齣好劇

《茶金》從第一集就爆出的四萬換一元爭議,到劇末的夏老闆與KK被抓走、日光倒閉,這些應該被重點處理的黨國體制下的歷史悲劇,都被導演及編劇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2021/12/16 | 方格子vocus

公視不只是台劇!我們與公視的距離

公共電視臺,作為屬於全體人民的媒體,時至今日依然堅守著它的角色。即使公視臺劇當道,他們的新聞依然中立客觀,各語言版本的頻道依然為其非主流的受眾而努力,節目依然排除受眾小的風險而開播。

2021/12/03 | 新公民議會

公視讓退將宣揚「投降主義」爭議,突顯台派國防議題詮釋權的不足

當「獨立特派員」只找到李貴發、張競等退役軍官談中國軍機擾台議題時,其實警醒台派獨派的有志者,應該要更積極的投入國防議題的研究,才不至於讓國防議題的媒體發言權,被藍營甚至統派色彩強烈的退役將校,持續壟斷。

2021/11/24 | 方格子vocus

《茶金》「四萬換一元」爭議為什麼不能輕輕放下?因為這不是史觀差異,而是徹頭徹尾的造假

創作自由接受不同史觀、允許虛構改變,但不能接受造假文化工作者可以有不同視角與史觀、各種虛構改編,這是多元價值的呈現,屬於創作自由保障的範圍。但不能允許造假,造假的作品,簡稱垃圾。

2021/11/08 | 讀者投書

談《天橋上的魔術師》中理想的來臨(下):我們如何從小不點一家所見證的故事,得出歷史的真實?

在這個對於理想的呼告,敘事著小不點所寄望的是對於整個台灣社會的希望。一個和平、包容多元的社會從文本現身。而劇中小不點呼叫的哥哥Nori尚未回家,《天橋上的魔術師》實踐的是一個對於共同被壓迫者寄望的理想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