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

公車可以是下列意思:

公車 (漢朝):古代的公家馬車。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1 | 亞瑟蘭

我過去20年生活重心在印度、巴基斯坦,如今在天母體驗「偽移民」生活

天母與士林過去的風光,我來不及參與,因為一場大歷史的疫情,因緣際會偽移民至此,這才發現,過去將近二十年生活重心都在印巴世界的我,對於台灣許多民情、習俗,已經陌生地像個外來者。

2021/02/17 | 林柏勛

運將對老人破口咆哮,背後是「免洗筷司機」經營模式的惡性循環

運將破口咆哮,背後是「免洗筷司機」經營模式所造成,你問這樣的事情市府難道不知道嗎?當然知道,但既然是勞動問題,就不在交通局的管轄範圍之內,加上「勞工/勞動局」無法管轄「交通局」管理的公車,就讓市民就成為祭品。

2021/01/12 | 伊佳奇

【高齡友善環境:大眾運輸篇】不只博愛座爭議,高齡者的交通環境處處布滿地雷

從數據上來看,高齡者不論在公車上摔傷,或是在馬路上被撞傷,都是高危險群,促使愈來愈多高齡者老人卻不敢出門。因為十字路口的綠燈秒數不足,五十公尺的道路,綠燈秒數卻不到四十秒,連年輕人都得快步通過,老人家就可能走到一半被困在路中央。

2021/01/01 | TJ

【關鍵眼中盯】公車少人搭就砍路線?英國60年代做了類似的事,後悔到現在

運用搭乘數據資料找出冷點和熱點,進行班距調整或用更大更小的車輛,絕對是好事一件,但千萬別只看到那99%的「理所當然」,而忽視沒出現在數據裡的那1%人。

2020/12/08 | 林柏勛

首都客運集團驗尿發現毒品反應,是故意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

吸毒不對,但利用吸毒個案當作遮羞布,來掩蓋經年累月結構性的過勞血汗,來討好運輸集團巨獸,是比吸毒更恐怖的惡行。政治不難,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而已。

2020/11/27 | 湯米

【插畫】大方按下「不想讓座鈴」

有公車裝設了「讓座鈴」,一按就會告訴全車自己有座位的需求,如果這個功能有效,座位上是不是也應該裝一個「我很需要這個位子鈴」,避免不起身的自己遭受異樣眼光和情緒勒索?

2020/11/24 | 林柏勛

台南「宣示」要抓私家車違停公車站,表示「過去都沒在執法」

一個城市的交通亂象不就正因為警察不執法,城市規劃未盡職責,市府交通局希望警察局多多「方便民眾一下」,來規避交通工程、停車管理的責任,也規避應該要肩負的格位劃設、格位管理等效率作為,把所有責任交給紅線來承擔。

2020/10/10 | 林柏勛

公車司機血汗又過勞,為什麼客運業者評鑑還是年年拿優等?

台北市公車評鑑每年幾乎編列市府100萬的執行預算,是監督台北市公車營運的一道防線。當台北市發生了重大的公運事故,回顧這道防線卻驚覺完全沒發揮作用,您知道制度是怎麼運作嗎?帶您手把手拆解,讓你知道「血汗公運」是如何煉成的。

2020/09/26 | TNL 編輯

讓不讓座是個問題:台北市公車試設置「讓座鈴」,有需求者自己按

台北市公車仁愛幹線將於12月試辦「讓座鈴」,有需求的民眾自行按鈴,但和桃園市日前推動的讓座廣播服務一樣,鈴聲將會喚起全車人注意。

2020/09/24 | 精選轉載

三重客運違法次數最多又拿大筆補助,勞動部與交通部該如何檢討?

內湖發生三重客運司機失控撞上人行道,造成一死一傷。而綜觀三重客運歷年紀錄,它其實是違反《公路法》、《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以及《勞基法》的累犯。三重客運這五年來還獲得諸多公路總局的補助。

2020/07/21 | 精選書摘

《這些國家,你一定沒去過》:海地是唯一走在路上,讓我有「大明星待遇」的國家

雖然地上垃圾很多、塵土飛揚,但最有趣的是,這是一個充滿色彩的地方。整條街滿滿都是各式各樣不同畫風的畫,印象派、抽象派、野獸派,在這裡都找得到,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鮮豔。

2019/06/30 | 劉威良

我問了德國丈夫:我去見前夫你會不開心嗎?

一直不知如何說出的秘密,在意外中有了解答。很多時候,小孩根本不是無知,無知的經常是冷漠的成年人。

2019/06/24 | 雜談通信

無印良品發表「無人Uber巴士」,能解決偏鄉雪國交通難題嗎?

由於GACHA是自動駕駛,最初會在一般設定的路線運行,當有需要的人不在原始路線,GACHA會選擇能夠抵達該要求的新路線運行,有點像是自動駕駛公車的Uber版。

2019/05/20 | 讀者投書

古城觀光:我們能從日本金澤市的交通規劃學到什麼?

從金澤市的巴士規劃不僅是景點點連成線,同時思量了旅客的旅遊性質與需求,回顧台灣,尤其觀光尺度與城市性質相近的台南,使用了大量汽機車,每到假日總是塞車不斷,而改變運具的使用習慣,就從完善的大眾運輸制度推行。

2019/03/22 | 讀者投書

北市1280月票屆滿一週年,市政的大劫難即將臨頭

公車系統的問題出在哪裡?有一百個問題,但絕對不是費用的問題,當然也不是靠吃到飽的月票就可以解決,不要再讓沒有搭過公車的人來做決策了。

2019/03/18 | 劉威良

為什麼德國父母不會「用警察嚇小孩」?

通過交通規則考試,德國十歲以上的小學生才能自行騎自行車到學校或任何地方,否則父母是要負責任的。這也是德國小學生第一次會面臨的生命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