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13 | 青平台
六四屠殺與二二八的對談:沒有加害者,怎麼談轉型正義?
二二八死傷那麼多人,難道都是臺灣前行政長官陳儀殺的嗎?難道都是警總殺的嗎?天安門事件也是這樣,數以千計的北京學生、市民死亡,破萬人受傷,難道都是鄧小平殺的?這麼重大的人權災難事件,不能只有一個主要責任者。
2018/06/11 | 讀者投書
我這遠在台灣的人,還會想起六四的自由女神像
曾活過那個事件的人會記得,會記得有許多人死去以及他們為何死去;沒活過那個時代的人也還是會記得,沉入歷史深淵的記憶會凝視思考歷史的人,而思考歷史是人的天性。
2018/06/07 | nagee
【插畫】國台辦認證: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統派不論是要統一回去,抑或是讓他們統一過來,在中共的統治下,好像都不是由他們決定自己「算不算中國人」。
2018/06/04 | 區家麟
我的六四烙印
那年那天,我相信每個經歷過的香港人,都可以告訴你一個故事。
2018/06/04 | 王陽翎
年輕人坦言「對六四無感覺」,或許是件好事
作者認為年輕人直率地表達「對六四無感覺」,遠比他們選取不合理的理據旨在長期激辯,更為真實;人們掌握真實的社會現況之後,才更可以辨清公民社會還有哪些重要的價值所在。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7/10/09 | 區家麟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危險
中國大陸封殺《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若代入當權者眼光去看,這齣戲,確實非常危險。
2017/07/14 | 精選轉載
【全文轉載】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2017/06/05 | 讀者投書
沒記憶的史殤︰一名九十後看八九六四
對六四的感情一代比一代淡薄是不能避免,集會人數只會一年比一年少,這是要留住記憶的人必須要思量的事︰要傳承的是感情,抑或是昇華過後、可以對抗時間洪流的教訓?
2017/06/05 | 徐少驊
寫給大學生的信:完整想一次事情才評價,要有不受朋友施壓的決心
本文主旨:行所當為,當然是不容易的!首先要判斷什麼是「當為」,然後誠實地、勇敢地付諸行動。
2017/06/04 | 林兆彬
六四對年輕人沒有意義?
作為民主運動的中流砥柱,學生會有必要梳理清楚不悼念六四的原因。否則,他們不是距離中國愈走愈遠,而是距離理想愈走愈遠。
2016/11/08 | 言士
抵抗絕望情緒︰香港早就經歷過多次「末日」,但抗爭沒有消失
「一國兩制」是為處理台灣問題而提出的憲法原則,在香港實行時就是為了證明在回歸主權的懷抱下仍然可以保留香港的原有制度(資本主義經濟與社會政治制度),維持繁榮。當「權在中央」成為粗暴釋法的理據,官媒《人民日報》更進一步指這是「憲制責任」,這種做法徹底破壞「一國兩制」的基礎,直接羞辱全體香港人。
2016/06/09 | 但唐謨
【但唐謨專欄】兩相遙望:香港六四晚會記行
即使紀念六四再也玩不出新花樣,也有必要在每年的這一刻銘記在心。香港何其珍貴,負擔著這一份人類的使命。
2016/06/08 | 讀者投書
即便以台灣為主體,六四也確實是我們集體記憶的一部分
台灣人,就在民主轉型前夕共同目睹了這場屠殺,相信當時的震撼,影響了日後,台灣人在政治上,所選擇的立場與方向。
2016/06/04 | 吳象元
蔡英文談六四:希望有一天,對於民主和人權的看法,兩岸會趨向一致
台灣許多書店的書架上,擺滿了有關中國大陸琳琅滿目的書籍。有許多來自對岸的朋友,會在這些書架前面停留。很多時候,他們認為,在中國看不到真實的中國,於是,他們把握機會,迫切想知道世界是怎麼看待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