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向國會請願「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聯署已破8000人
聯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9/17 | 李秉芳
德國人發起「與民主的台灣建交」請願,連署破5萬門檻將進入國會討論
等到連署人數達到5萬人後,德國政府必須舉行公聽會,讓發起人去陳述意見。相關部會如德國外交部必須出席備詢。也就是德國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將會在德國國會中被討論。
2019/06/05 | 蕭家怡
屬於澳門的「六四紀念方式」
不似香港維園的一套,澳門六四晚會不斷邀請在場的市民發言,讓公眾能發表對六四,以及對社會上其他事件的感受。
2019/06/05 | 龍華琛
【六四30年】在溫哥華,沒有遠近的距離
雖然溫哥華近年有紅色力量滲入,但仍無損海外力量傳承當年屠城真相,堅持平反六四,並且繼續宣揚人權精神。
2019/06/04 | 李修慧
六四30年 中國官媒頭條全是「習近平指示垃圾分類」
在中國六四事件30週年,中國官媒的頭條卻一律是「習近平對垃圾分類工作的指示」。
2019/06/04 | 李修慧
六四30週年:中國官媒頭條全是「習近平指示垃圾分類」
今日是中國六四事件30週年,中國內部官方媒體,今天的頭條卻一律是「習近平對垃圾分類工作的指示」。
2019/06/04 | 龍華琛
【六四30年】在溫哥華,中國誓必成為最終贏家
人們說溫哥華的華人社區狹窄,依舊堅持平反六四的更少,酒樓內看見很多人早已認識半世,噓寒問暖。溫哥華對六四的態度如何?「一眼見晒。」
2019/06/04 | 言士
香港人守住六四燭光30年,以記憶對抗暴政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共在過去三十年用盡所有方法來消滅六四的歷史,香港人卻風雨不改地守住歷史三十年
2019/06/04 | 黎蝸藤
如何理解美國的六四政策?
六四事件發生在東歐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骨牌式的倒臺之前(俗稱「蘇東波」),而蘇東波緊接在六四事件之後,很快就轉移了國際注意力,也分散了對中國的壓力。
2019/06/04 | 林兆彬
十年前,曾蔭權煽惑我去六四燭光集會
2009年,當年是六四20周年,是曾蔭權「煽惑」我去參與六四集會。
2019/06/03 | 精選書摘
《重返天安門》:吾爾開希與陳光誠,兩代流亡異議分子
吾爾開希說:「一九八九年,促使我們上街的是我們感到絕望,我們對我們的未來感到無望。那種絕望,那種無望感,在今天的中國依然存在,只是形式不同,但也許比一九八九年更清晰。」
2019/06/02 | 何良懋
【六四30年】那年夏天特別熱——30年前天安門採訪幕後
「我們出版這種報道北京流血事件的圖集可一不可再,編印第一版已為歷史留下紀錄,我們倒要專注做好新聞,我看,犯不著加印屠城的書圖利!」
2019/06/01 | 蕭家怡
【六四30年】港澳大不同:中共係做錯,但做人要向前看?
對於六四事件,相信稍有良知和判斷力的人,都認為中共有錯和應該追究,但不少澳門人總會說:「要向前看。」
2019/05/31 | 精選書摘
【六四30年】謝志峰:民運的是非黑白
一場明明白白,浩浩瀚瀚的全民民主運動,後來竟然被某些人形容為有境外勢力干預,學生有暴力成分,學生不知進退令政府不得不用坦克機槍清場,學生不愛國否則事後不會離開中國。諸如此類的說法不管出自無知還是故意抹黑,作為身處其中的記者,我都必須作出下列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