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六四事件後和老布希一樣誤判北京的,還有整個西方社會
六四後,國際間的溫和反應並沒有達到讓中國和平演變的目的,反而對社會控制更加嚴厲殘暴,直到習近平修憲使自己成為終身職之後,西方國家才死了中國演變成民主國家的這條心。
2019/06/04 | 李修慧
蔡英文與香港插畫家合作悼念六四,外交部呼籲「讓中國人民自由」
今(4)日是中國「六四事件」30週年,台灣不少政治人物都在臉書發文悼念,我國外交部也在今天凌晨發文寫道:「讓中國人民自由吧。」
2019/06/04 | 張福昌
六四30年過去,走出鐵幕的中東歐卻陷入「慢性民主衰退」
今年剛好是中東歐民主化30週年,我們必須很遺憾地說「中東歐國家的民主化並沒有隨著經濟成長而進步」,相反地,中東歐國家在經濟逐漸穩定、工業逐漸發達之後,卻未同時兼顧民主與新聞自由環境的發展,使得中東歐六國的民主形象受到損傷。
2019/06/04 | 黎蝸藤
親華情結、樂觀主義——如何理解美國的六四政策?
在某種意義上說,六四事件的時機對中國政府是「幸運」的。它發生在東歐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骨牌式的倒臺之前(俗稱「蘇東波」),而蘇東波緊接在六四事件之後,很快就轉移了國際注意力,也分散了對中國的壓力。
2019/06/03 | Raphael
血染天安門:解放軍人憑著良知拒絕開槍,但中共施加的壓力堪比納粹
以六四事件為例,你我就真真切切看到秉持良知或道德直覺而抗拒射殺自己同胞的軍方領袖。在威權高壓北京政權眼底,這些軍人承受的壓力不下二戰期間帥氣軍服下的無良納粹。
2019/06/02 | TNL特稿
「兩個太陽」的鬥爭:1989年戈巴契夫訪華,間接成為六四事件推手?
1989年戈巴契夫訪華,是中蘇交惡30年後,中國從以前權力不對等的「小老弟」成為與蘇聯平起平坐的強國,這可不謂是中共對蘇外交的一大勝利,而關乎國格的一大勝利卻被天安門事件模糊了焦點!
2019/06/02 | 柳金財
六四事件的政治遺產:共產中國「普世價值」與「特殊國情」的衝撞
六四事件的政治遺產啟示著,中國民主化運動需要發展成熟且具高度自主性公民社會,精英與民眾必須形成政治改革的戰略同盟。
2019/06/01 | 余杰
六四事件30週年:天安門屠殺是中共本質的反映,是中共歷史的必然
如果中國人每一年的紀念六四的活動都只是年復一年地譴責、咒罵兇手,歌頌、讚美死難者及其家屬,這樣的紀念究竟有多大的價值呢?30年後,對六四的記憶和紀念,理應錘鍊出深邃的反思精神,這些反思精神進而結晶為解構觀念:解構中共並解構中國,正當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