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5 | 羊正鈺
川普首度動用「否決權」推翻國會決議,就是要築牆經費
共和黨議員波特曼(Rob Portman)說「藉由宣布緊急命令獲取不同用途的預算,恐創下危險的先例」,「他給未來的總統開啟一道門,他們想要執行什麼政策,就照現在這樣即可」。
2019/02/28 | 李秉芳
川普前律師控總統是只想賺錢的「騙子」,但「通俄門」未有直接證據
川普前律師柯恩過去為川普賣命10年,不過他在去年認罪後遭判刑,出席聽證會時,他公開指出川普私下言行有諸多謊言,逃避兵役外還說出種族歧視的話。
2019/02/28 | 李修慧
擋川普執意蓋牆,13名共和黨議員「倒戈」美眾院通過撤銷國家緊急狀態
在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以245票對182票通過,有13名共和黨眾議員,「倒戈」支持撤銷緊急命令決議案,接下來將交付共和黨占多數的聯邦參議院進行表決。
2019/02/15 | 羊正鈺
就是要蓋圍牆!白宮證實川普將宣布「緊急狀態」
美國《國家緊急法》容許美國總統在一定情況下,有權宣布國家進入或終止緊急狀態,例如美國當年遭遇911攻擊事件,至今仍未宣布終止。
2019/02/13 | 精選書摘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共和黨政客學會了在兩極化社會,把對手當敵人很有用
許多茶黨共和黨人認知他們的美國正在消失,有助我們了解「拿回我們的國家」或「讓美國再度偉大」這類口號的魅力。這些訴求的危險在於把民主黨打成非真正美國人,是對相互容忍的正面攻擊。
2019/02/13 | 精選轉載
蔡英文受邀美國會演講(下):台灣不但是「盟友」,更是「朋友」
過去人們對民主黨政治人物常有「親中」或者對台灣冷淡的刻板印象,此次全共和黨的連署名單,是否意味著民主黨對邀請蔡英文國會演講對保留甚至反對態度呢?並不盡然。
2019/02/13 | 精選轉載
蔡英文受邀美國會演講(上):戰略與價值盟友的極高榮耀
蔡英文美國國會演講的機會高不高呢?筆者認為機會不小。雖然國會主要是基於一國與美國的戰略盟友關係提出演講邀請,但演講者的價值也是重要考量。
2019/02/03 | TIME
美國一戰後在凡爾賽宮面臨的挑戰,與現今處境毫無二致
法西斯主義在一段時間內被摧毀,共產主義受到遏制並最終消失。但是,新的「修正主義」勢力已經出現,對伍德羅威爾遜在100年前的巴黎和會上首次提出的美國價值提出了挑戰。
2019/01/26 | 李修慧
川普宣布聯邦政府「暫時」重新開張,停擺逾35天讓上千班機延誤
不少美國媒體指出,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日前以政府關門為由,取消邀請川普到國會進行國情咨文演說,是擊垮川普的一個重要戰略。
2019/01/17 | 精選書摘
《說理I》:過去十幾年右派為何贏左派?共同想法成了「說服的突破口」
事實上,人們會根據一個團體擁有的共同想法,來決定自己的歸屬。這些態度、信仰和價值觀,也會連帶影響到一個人的自我認同─世界的觀點與假設會決定一個人的價值。稍後,我們會談論到更深的認同問題;此刻,讓我們先回到共同想法上,並將此作為修辭邏輯的起點。
2019/01/06 | 李秉芳
為了蓋美墨圍牆,川普可能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對於川普寧可讓政府持續關門,也不願在築牆預算上妥協的做法,參院共和黨人和川普之間,已開始有歧見。
川普的聯邦法官,如何「知法玩法」拆解歐巴馬健保?
川普政府與保守派友人,一步步拆解「破壞美國價值」的歐巴馬健保,看看美國當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組成,他們的機會之窗已經開啟,屆時那些獲得救贖、受到傷害的,分別會是誰呢?
2018/12/24 | 公醫時代
拆解「歐記健保」的機會之窗已經開啟,獲救、受害的分別是誰?
在今(2018)年聖誕假期前夕,美國人民獲得一份意外的禮物,聯邦地區法院法官歐康納(Reed O’Connor)在12月14日就Texas v. Azar一案做出的判決,將PPACA再度推向危機邊緣,甚至可能徹底拆解整部PPACA。
2018/12/23 | Abby Huang
川普為了1553億「築牆費」槓上民主黨,聯邦政府今年第3度「關門大吉」
這是在川普任期內,共和黨人於國會完全執政的最後一個預算案,川普也視此為爭得建牆經費的最後機會,明年1月眾議院重回民主黨掌控之後,國會恐將更為分裂。
看到美國職棒的例子,人們才想起運動和政治其實密不可分
簡單地說,大聯盟會更嚴格地管控政治獻金,但不會終止這項政治活動,畢竟以數萬元的政治獻金,換取節省數百萬元的花費支出,還有在相關議題中發揮影響力的權利,實在是太划算的交易。
2018/12/01 | 李秉芳
打贏波灣戰爭奠定美國「世界警察」地位,老布希辭世享壽94歲
老布希帶領美國等30國聯軍,在100小時的「沙漠風暴行動」讓科威特重獲自由,並對伊拉克實施經濟制裁,就此確定美國在世界上具有監督責任的警察地位。
2018/11/20 | TIME
共和黨的死忠支持者,更應該支持與民主黨的跨黨合作
共和黨需要思考的是,相較於一味地扼殺對手提出的所有想法,同時使自己的提案也完全無法通過,與革新主義者合作而有所妥協與進步,長期而言是否會對保守派較為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