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9 | 林政翰
從小燈泡到鄭捷,「我們與惡的距離」 有多遠?
鄭捷是加害者、小燈泡是受害者、高姓男子曾經是旁觀者,每個角色完整重疊在一起,加害者是從前的旁觀者,因為成為體制的受害者,而漸漸轉變為加害者,三隻鳥來自於同一片森林。鄭捷這個名字,也漸漸成為另外一個嶄新名詞,也就是整個台灣社會需要「共同承擔的惡」。
2019/09/30 | 李秉芳
何韻詩潑漆案警方再拘提7共犯,涉案的「大陳島鄉文化促進會」是什麼組織?
涉案人士都是「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的成員,該促進會過去長期為支持統一、反對獨立的政治團體,潑漆的胡志偉曾在獨派團體開記者會時對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噴生髮水。
2015/10/10 | 映畫手民
《刺客聶隱娘》:拒當青鸞,超越奮舞而絕的悲劇宿命
她拒絕了奮舞而絕的悲劇命運,選擇只對自己忠誠,擺脫了鏡像,不再扮演青鸞,因此終可揚長而去,隱沒於開闊天地間。
2015/10/10 | 映畫手民
《刺客聶隱娘》:拒當青鸞,超越奮舞而絕的悲劇宿命
她拒絕了奮舞而絕的悲劇命運,選擇只對自己忠誠,擺脫了鏡像,不再扮演青鸞,因此終可揚長而去,隱沒於開闊天地間。
刑求取得供詞的證據力早應排除,為什麼台灣還可以藉此將人判死?
我覺得支持死刑的人,更應該要去關注瞭解像是徐自強、邱和順這些案子的判決過程。推動司法改革,不應該只是少數律師或非政府組織的事情,只有當有更多的人一起關注,也一起親身去體驗台灣的法官判案是怎麼回事,只有這樣才能真的給這些在司法體系的人有真正的壓力。而在這個關注瞭解的過程,我們才會長出更深的思辨能力,去想出可以讓台灣司法更好的作法。
2015/06/01 | 左岸沉思
隨機殺人事件已經夠悲痛了,別再讓一個罪犯撕裂我們的社會
我們要做的事情可能有幾百件,最不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彼此撕裂,當你在叫罵、指責的時候,你得到救贖了嗎?受害者得到救贖了嗎?犯罪者本身得到救贖了嗎?兇嫌殘酷的一刀,不僅割破了無辜女童的咽喉,也割破了人心的脆弱。
2014/10/15 | 讀者投書
我們太想省錢,但最後卻省掉了健康
如果我們不能接受好卻貴的原料、不能接受漲價、不能接受縮水,那如此貪得無厭的我們到底憑什麼覺得自己應該吃到多健康的食物?
2016/10/13 | 李牧宜
創下司法紀錄!纏訟21年9度判死,徐自強獲判無罪定讞
纏訟21年的徐自強案,最高法院今(13)日判決徐自強無罪定讞,合議庭同時解除徐自強的限制住居。
2015/02/12 | TNL 編輯
李全教抗告遭駁回!高院:有串證之虞
法界人士表示,李全教抗告被高等法院依上述理由駁回後,可以再向台南地院聲請「具保停押」,但不得再提抗告。
2016/11/20 | 羊正鈺
南韓檢方將朴槿惠認定為「嫌疑人」,在很大程度上「共謀」
朴槿惠可能不會主動下台,因為她將失去不被起訴的豁免權,「這樣一來,對擁有如此惡化中民情的政治人物來說,剩下的唯一選項就是彈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