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刑求取得供詞的證據力早應排除,為什麼台灣還可以藉此將人判死?
我覺得支持死刑的人,更應該要去關注瞭解像是徐自強、邱和順這些案子的判決過程。推動司法改革,不應該只是少數律師或非政府組織的事情,只有當有更多的人一起關注,也一起親身去體驗台灣的法官判案是怎麼回事,只有這樣才能真的給這些在司法體系的人有真正的壓力。而在這個關注瞭解的過程,我們才會長出更深的思辨能力,去想出可以讓台灣司法更好的作法。
2015/06/01 | 左岸沉思
隨機殺人事件已經夠悲痛了,別再讓一個罪犯撕裂我們的社會
我們要做的事情可能有幾百件,最不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彼此撕裂,當你在叫罵、指責的時候,你得到救贖了嗎?受害者得到救贖了嗎?犯罪者本身得到救贖了嗎?兇嫌殘酷的一刀,不僅割破了無辜女童的咽喉,也割破了人心的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