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英語:communism;拉丁語:communismus)是一種共享經濟結合集體主義的政治思想,主張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並建立一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生產資料公有制,進行集體生產,以階級鬥爭建立無階級的社會。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22 | 精選書摘

《沙灘上的馬克思,生活中的資本論》:俄國革命的巨大衝擊,馬克思背叛了馬克思主義?

即使是不了解馬克思思想的人,也知道馬克思和史達林主義政權有極大差異,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我們不可能用簡單的推理,從馬克思的著作中推導出蘇聯的政權形式。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得以傳播至全世界,長久以來都和蘇聯政權緊密相關。

2020/09/17 | 讀者投書

沃格林「新政治科學」:「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運動,「極權主義」則是新的神話

沃格林認為「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運動,「極權主義」也可當作一種新的「神話」,或宗教相關的廣泛研究。在沃格林看來,這些自稱「進步主義者」,其實根本處於倒退的非理性主義者的立場。

2020/09/15 | 精選書摘

《落葉:威爾・杜蘭的最後箴言》:上百個徵兆顯示,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最終都會邁向基本相似

會不會,對人身、政治、經濟、宗教和思想自由的要求在共產主義國家會愈來愈堅持,而相同一批自由卻會在西方國家,隨著私人財產愈來愈把它的財富和獨立交予政府而沒落?

2020/09/09 | Nicholas Haggerty

我的老師大衛格雷伯:永遠的「局外人」,描繪著一個更公平的世界

華爾街佔領運動和包括《狗屁工作》在內多本知名著作的作者格雷伯日前離世,作者在倫敦政經學院曾為格雷伯的學生,從格雷伯的著作和面對面的交流之間,讓我們了解這個「圈外人的圈外人」的心中,隊更好的世界有怎樣的描繪。

2020/07/27 | 精選書摘

《通往自由之路》:六○年代的「保守主義運動」,誓言要把時鐘轉回到南北戰爭之前的日子去

保守主義運動認為,共和黨會失去白宮是因為艾森豪的中庸路線根本就是把新政這道冷菜拿出來回鍋再炒,因此誓言共和黨必須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反對新政對美國的背叛。

2020/07/23 | Johnny Hsueh

來到被共產主義凍結時間的古巴,我感到有些說不出的哀傷

終年夏日炎炎,我只能熱了渴了就在路旁找間酒吧補一杯Mojito降溫補補熱量,慢慢品嘗這個陌生的世界。覺得很美、很特別、很復古;但也很窮、有些失落、有些說不出的哀傷。

2020/07/20 | TNL 編輯

歐盟討論經濟復甦陷入僵局,波蘭、匈牙利口中的「吝嗇鬼聯盟」在堅持什麼?

歐盟在疫情爆發後首次針對振興經濟進行面對面高峰會,但會中沒能達成共識。荷蘭為首的5個國家堅持,不能讓財政和民主法治不夠符合歐盟理念的國家輕易獲得援助,被波蘭等國批評為吝嗇、想當「歐洲警察」。

2020/07/06 | 余杰

德國願意承認納粹的錯誤,為何不敢說馬克思主義也源於德國?

在德國,掩蓋納粹屠殺的歷史真相是「政治不正確」,乃至犯罪;但掩蓋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的更大浩劫,卻是「政治正確」。

2020/06/27 | 張宇韶

走毛路線的習近平,儼然成為馬克思甚至毛澤東亟欲打倒的買辦利益輸出者

「中國機會論」的論調在江澤民與胡錦濤執政時期都有一定的市場,但習近平掌權以來一系列意圖改變現狀的內外動作,已經徹底顛覆了美中關係的本質與既有典範,華府不再視中國是可以經由「交往」產生和平演變的夥伴。

2020/06/05 | 《思想坦克》

例外的中國(一):香港的不同並非標榜資本主義,而是政府追求社會公義

香港的例外不是例外於共產政權,而是例外於儒家文化建構的政治文化。香港人所以與中國不同,是指他們對於這個中國的專制傳統是「例外」的,他們有的是南方中國,特別是廣州及香港的特殊性。這個特殊性在中國近一千年來的歷史裡,注定了她的「例外」性。

2020/05/19 | 精選書摘

《激進市場》:綠卡樂透 vs. 人才外交,如何解決國與國之間的貧富差距?

如果說,教育是強國之本,那麼人才的流動也可稱做一國經濟活絡的根本(看看美國早年的發展),或甚至說,更透明自由且加強誘因的人才流動,將會成為全球合一經濟體的催化劑,並且進一步促成各國經濟發展的平衡及永續。

2020/05/11 | 精選書摘

《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主張「東亞協同體」的尾崎秀實,對中國民族主義深表同情

尾崎與日本共產黨及蘇俄的國際共產黨並沒有關係,作為一名獨立的共產主義者,他對中國的民族主義以及中國的共產主義深表同情,是近乎民族主義的共產主義者。

2020/04/17 | 留德趣談

林鄭姨與默克姨

我們或許會想,假若默姨生於香港,而林姨生於德國,兩人的身分和聲名會否對調?

2020/03/12 | 余杰

所謂的美國「反智傳統」,與其說是「反智」,不如說是「反左」

今天的美國知識界,最需要的不是捍衛僵化專橫的「政治正確」、反對所謂的「反智傳統」,而是「反左」,因為知識界已淪為美國建國以來最嚴重的左禍氾濫的重災區。

2020/03/08 | 精選書摘

《桑青與桃紅》白先勇評析:六四以後,桑青/桃紅的飄泊命運,似乎有了新的意義

七○年代初,聶華苓的長篇小說《桑青與桃紅》問世,可說是道道地地屬於中國流亡文學這個傳統的,因為這本小說的主旨,就在描述二十世紀中國人因避秦亂,浪跡天涯的複雜過程。

2020/02/28 | Kristin

《古拉格氣象學家》書評:烏托邦的徹底幻滅,和他們一起被屠殺的,是我們

以作家之眼,從手上所採集到的信件、畫作與文獻資料,彷彿記錄片般從一位氣象學家范根格安姆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冷靜、淵博且相當優美地主觀拼湊出屬於理想主義以及共產主義夢碎的一塊大清洗悲劇歷史。

2020/01/30 | 方格子vocus

《以撒・柏林》讀後感:「一元論」的價值體系,正是極權主義的思想根源

踏入二十世紀後,隨著科技進步與主權國家現代化,新的一種人類獻祭方式出現,真正讓柏林念茲在茲的不是洛克式自由憲政理論,也不僅僅是彌爾擔憂的民主多數暴力,還有思想的力量,尤其是那些把人當陶土,把政治社群當藝術品來形塑,甚至想把真實世界壓入理論模型的高妙政治理論。

2019/11/12 | 德國之聲

東德垮台前,中國曾想奮力一救

剛剛解密的一組前東德外交部文件顯示,中國曾試圖於1989年秋天竭盡全力拯救前東德,但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如願以償。德國《世界報》對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進行了一番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