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


Related Tags:
共產黨
  • 確認
  • .
2017/07/30 | 精選書摘
《出賣中國》:官商勾結的三種模式——生意人買下的是黨委書記的一條龍服務
有很多案例是官員之間橫向勾結以圖利生意人。當參與勾結者的職位和權力差距不大時,就屬於內部人橫向勾結的型態。
2017/07/09 | 精選書摘
北京復辟政權 vs. 台北流亡政權:鄧小平在台灣問題上至少犯了三個致命錯誤
毛澤東死後,毛派無力支撐局面。老列寧主義者發動政變,恢復了延安時代以前的統治格局,但他們無法改變一九七二年外交革命的路徑,更無法減少依賴國際資本主義輸血的既成事實。華盛頓-北京聯盟導致莫斯科兩線作戰,加速了蘇聯的崩潰和冷戰的結束。台灣在美國的保護下,社會重建漸次展開,在冷戰結束時,已經具備了恢復正常國家地位的條件。
2017/06/18 | 李修慧
哥倫比亞首都高檔百貨發生爆炸攻擊,造成三人喪生
左翼反政府武裝組織長期活躍於哥倫比亞,其中「民族解放軍」被認為最有可能犯下起這起爆炸案。另外,一個名為海灣幫的右翼的軍事組織,也可能是嫌疑犯。
2017/06/04 | 精選書摘
以「道統」粉飾「盜統」:中國歷史為什麼出了這麼多盜賊皇帝?
中國的盜賊因為農村的貧窮而出現,因為治安的不完備而得以生存。那樣的盜賊,一有個什麼機會,就可能突然坐大。機會是各種各樣的,大致上能分為外在的因素和內在的因素。
2017/05/19 | 精選轉載
班禪喇嘛「被失蹤」22週年,你一定要知道的六件事
請大家一起認識班禪喇嘛,認識西藏,聲援西藏。 並一同呼籲中國政府公開班禪喇嘛下落、釋放班禪喇嘛!
2017/04/26 | Jessie Yang
「我爸從小就教我不要相信共產黨」──古巴之旅意外開啟的反思與對話
在古巴這個共產主義的國度,我們一行人卻反而有了自由和輕鬆的心情,去開這些玩笑和批評我們各自的政府。
2017/04/19 | 精選書摘
越戰確實讓美國深陷泥淖,但媒體報導的方式助長了戰爭的失敗
大部份在一九六八到一九七三年間出版的關於越南戰爭的美國書籍,都顯得不夠準確。和祖魯戰爭或中途島的同時代記載不一樣,這些書始終是在有選擇性地使用資料,提供旨在誘發國內輿論偏頗觀點的材料。
2017/04/10 | 精選書摘
胎死腹中的「雲南獨立」讓蔣介石失望透頂,從此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當蔣怨嘆西南局勢一敗塗地時,他可能未曾知悉,美國政府因無法承諾支持雲南獨立,其對於盧漢在關鍵時刻決定變節一事,還曾經起了某種間接的催化作用。
2017/01/10 | 李修慧
搶「抗日」話語權,中國教育部把「八年抗戰」改成「14年抗戰」
所謂「14年抗戰」,是將民國26年「七七事變」開啓的全面抗戰,提前至民國20年日本炸毀東北南滿鐵路的「九一八事變」。
令人困惑?澳門六家賭場公司向共產主義表忠心
來自澳門等六個賭場團體代表,在記者會上分享了他們的愛國主義教育經歷,讓這種精神如毛澤東說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地得到傳播。
藏在美國國家檔案中的台灣歷史
在一個高唱共享的時代,在一個許多政府的檔案都上網的時代,我們是否也將看到「開放」的理念,為學術研究帶來更多的動力與刺激?
2016/12/08 | Yang
習近平自稱是孫中山「真正繼承人」?馬英九:歡迎都來不及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日前強調,共產黨是國父孫文革命最忠實支持者,引爆國共兩黨孫文繼承人之爭。
2016/11/04 | TNL香港編輯
牛津教授出書:中國是「完美的獨裁」,不敢再去中國了
牛津大學社會學與社會政策系榮譽教授斯坦.林根,走訪中國不少城市,目的是讓人們明白中國的經濟成就背後是『比黑暗更黑暗』的政治。
2016/10/10 | 精選書摘
夏志清代序:姜貴的《重陽》——兼論中國近代小說之傳統
姜貴深感共黨禍國之痛,把當年的情形,比他們看得更清楚,更深入。他正視現實的醜惡面和悲慘面,兼顧「諷刺」和「同情」而不落入「溫情主義」的俗套,可說是晚清,五四,三十年代小說傳統的集大成者。
2016/10/07 | 吳象元
泰國法政大學屠殺倖存者:「我們當時很天真,以為校園的牆能保護我們」
「當時我和一位會講泰語的德國記者一道走出大門,往街上走去,我們看到一群憤怒的泰國人圍著樹,樹上有一具屍體。」
2016/09/03 | 觀念座標
在中國遭禁、卻受英國西敏國會邀請的選美皇后林耶凡
林耶凡說:「我是25歲的戲劇系學生,不可能對中國政權造成任何威脅。」她又說:「但我後來了解到,他們害怕中國人民會在電視上看到我。看到希望的光芒。看到一個其實跟他們沒什麼了兩樣的女孩子可以有如此鉅大的改變。
2016/09/02 | Sid Weng
掌權逾25年烏茲別克強人總統病逝 接班人選未明成中亞焦點
烏茲別克9月1日慶祝脫離前蘇聯獨立25週年,儘管近年來有關卡立莫夫健康情況不佳的傳言甚囂塵上,但由於他未指定繼任人選,如今外界揣測一場權力鬥爭已在醞釀中。卡里莫夫之後的權力移交是否順利,直接影響中亞地區整體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