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從「兩國論」到屈服於一中原則,當時的「蘇起主委」去了哪裡?
今天的蘇起,在許多人眼裡看來難免會有些困惑,彷彿他穿越時空否定了過去的自己,畢竟在擔任陸委會主委時,蘇起曾積極為「兩國論」辯護過,甚至力戰當時散播戰爭恐懼的香港媒體。
2019/11/06 | 羊正鈺
德國、澳洲人為何請願「挺台」?德國民眾:我出身於前東德,對共產政權唾棄之至
發起澳洲眾議院的請願「承認台灣」的達菲認為,有些國家會想和台灣建交,但是不想當第一個,一般認為美國是台灣的盟友,美國應該帶頭這樣做。
2019/10/29 | 精選書摘
《習近平與新中國》:「九號文件」代表一場新的大型反西方價值運動已經展開
根據這份文件的說法,共產黨正與已在中國社會某些領域成形的西方自由價值觀進行一場激烈鬥爭。這些價值觀包括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與市場經濟、新聞自由、重新評估中國歷史、以及應該根據西方標準評價中國的改革開放。
2019/10/22 | 余杰
上帝站在香港這一邊,還是北京那一邊?
聖經就是一本顛覆之書,其中蘊藏著反抗不義政權和制度的無限力量。從潘霍華到馬丁・路德・金恩,遵從上帝之道的牧師和基督徒,正是從聖經中汲取力量,風雨兼程,殞身不顧。聖經絕對不是一本維穩之書,絕對不是由當權者掌控的、麻醉民眾的精神鴉片。
2019/10/17 | 橫議拉美
中共的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古巴告別一甲子的「卡斯楚時代」
古巴國民議會依據今年2月24日全民公投通過的新憲法,於10月10日投票選出新總統。西半球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逾半世紀的強人政治正式走入歷史,卡斯楚傳奇一生中與美國、蘇聯及中國的愛恨情仇過往為何?
2019/09/26 | 羊正鈺
十一大慶前的北京,如何啟動「戰時機制」?
中國的國慶活動一般有「五年一小慶,十年一大慶,逢大慶舉行閲兵」的傳統。為了確保活動順利進行,當局已在過去數周加強安保和維穩。
2019/08/24 | 精選書摘
多麗絲萊辛《金色筆記》導讀:文學形式如何造就最深刻的社會批判?
二十一世紀的萊辛比二十世紀中期的她更有說服力,因為她當年小說暴露的人性、社會,甚至宇宙問題,似已預言了本世紀人類正面臨的種種困境。
2019/08/22 | TIME
惡名昭彰的「帕爾默搜捕」:反移民情緒在美國歷史未曾歇息
被稱為「紅色恐慌」的時期,這些搜捕行動,因當時美國司法部長米契爾帕爾默而被稱作「帕爾默搜捕」,鎖定俄羅斯人,特別是工人聯盟的成員、無政府主義者、共產黨員以及被隨便定義為「異地人」的人。
2019/08/21 | 德尼思化
政治不正確:香港人未來,與對中共的誤判
香港人一廂情願覺得港共政府會為政策而真誠道歉,其實是看不穿香港政府已經被改造了,已經混雜了共產黨思維。
2019/08/20 | 新共和通訊
從越戰流亡的「越南共和國」,看1949年後的中華民國與台灣
把中共視為敵人,讓越南共和國與中華民國找到了一個「最大公約數」,但這卻不代表兩個國家就沒有矛盾。
2019/08/13 | 余杰
余杰《今生不做中國人》:「五鬼亂華」——暴君、貪官、奸商、文痞、愚民
我的寫作從來不以贏得大多數中國人的認同為目標。如果中國人將我當著敵人,恨不得食我之肉、寢我之皮,就表明我戳到了他們的痛處。
發大財之後,就一定能民主化嗎?
習近平打擊政敵與控制社會的力道都在加強;在國際,中國輸出與「華盛頓模式」相反的「中國模式」,在政治上推廣並拉攏其他威權統治者,可見其統治者不會輕易地接受民主化。
2019/07/31 | 精選書摘
余杰《顛倒的民國》:「新中國」和「中華民族」——梁啟超悔之莫及的發明
梁啟超未曾想到的是,他發明的「新中國」和「中華民族」這兩個新名詞和新觀念,如脫軌的列車奪命狂奔,完全不受控制。此「智慧財產權」相繼被他所痛恨的國民黨和共產黨竊取,成為兩黨建立威權和極權統治的墊腳石。
2019/07/22 | 精選書摘
胡適〈容忍與自由〉:我年紀越大,越感覺到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我曾說過,我應該用容忍的態度來報答社會對我的容忍。我現在常常想,我們還得戒律自己:我們若想別人容忍諒解我們的見解,我們必須先養成能夠容忍諒解別人見解的度量。至少至少我們應該戒約自己決不可「以吾輩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
2019/07/11 | 羊正鈺
電影公司華誼兄弟成立「黨委」:影視創作將融入「黨建工作」
旅美學者吳祚來表示,1950年代中共強制收編私營企業,現在則採用新的方式,利用黨組織掌控私企。
2019/07/11 | 羊正鈺
華誼兄弟高調成立「黨委」:影視創作將融入黨建工作
旅美學者吳祚來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1950年代中共強制收編私營企業,現在則採用新的方式,利用黨組織掌控私企。
很多人都忘了,香港曾比台灣更自由
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是民主國家,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所以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