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5 | 精選轉載
【圖輯】半工半讀就先體驗剝削過勞:全台學生勞動與收支調查
我們不常將學生跟勞工的身份聯想在一起,但學生在打工兼職的過程中,時常面臨不合理的待遇。本文就是針對台灣學生的勞動處境與收支進行調查。其中,有兩成的學生每月工時超過80小時,近四成連基本工資都領不到。
2016/12/23 | Kenzo
說好的「教學助理勞雇化」跳票 學生團體批教育部滿口謊言
政治大學勞動權益促進會成員呂冠輝表示,政大上個學期實施分流後,「勞雇型」助理薪資被縮減,許多人被迫選擇「學習型」。這樣的狀況不只存在單一學校,許多大學都有類似規定。
2016/11/08 | Kenzo
兼任助理納保抗議中蛋洗教部專委 政大生今遭北檢起訴
高若想事後曾投書媒體,敘述高教工會、台大工會等反對「學習型助理」的原因,以及歷來抗爭過程,造成「假學習,真勞動」亂象蔓延。
2016/08/05 | 法操FOLLAW
「言論自由」與「名譽權」誰優先?從政大生砸蛋事件說起
對於學生砸蛋行為,緩頰方與批判方也許各有其主張,而在這個抗議行動的事件中,或許我們可以法律觀點來深入釐清一番。
說學生砸雞蛋是「失焦」的人,曾經有在這件事上「對焦」過嗎?
有個評論寫到「觀眾只關心那顆蛋怎麼了,沒人問這場抗議在吵什麼?」,但我覺得實際狀況卻是「如果沒有那顆蛋,根本沒媒體沒觀眾會關心抗議」。
2016/04/13 | Shih Yuan
控大學「假學習真勞動」砍助理勞健保 高教工會籲勞動部介入查緝
郭彥伯提到,在交大的「學習型助理」契約中,同時規定學生若到第三方實習,獲得第三方薪資,第三方應為學生辦理勞健保。他質疑,「同樣是獎助金,為何校外單位就要納保,學校自己受惠就不用?」
2016/03/24 | 拉裘立蓓爾
【插畫】與其在服儀上錙銖必較,何不好好關注學生的勞動權益?
對學生的服儀規定講得出很多大道理,為何遇到學生的勞動權益被侵害,你卻默不作聲?
2016/01/20 | Kenzo
Word文書處理也是「學習」? 政大學生檢舉校方未依法納保
檢舉人政大劉姓同學也表示,她在系上工讀做行政文書的工作,學校卻以學習為名不負起雇主責任,「我不認為我現在還需要學習word文書作業」。
2015/11/04 | Kenzo
兼任助理納保忽略「傳統價值」? 監察院糾正教育部、勞動部
監委調查表示,教育部明知諸多重大議題尚待跨部會協商解決,卻貿然限期各校進行兼任助理分流,未給予合理緩衝期,導致大學動盪不安,影響師生互信,難辭其咎。
2015/10/22 | 盧勁軒
兼任助理不適用身障法》美國公部門雇用身心障礙比例高達18%,台灣連3%都不到
整體社會國家政策牽涉硬體環境,再再反映對身心障礙者最直截了當的不友善。因為這份不友善所以政策執行者無從思量,導致面臨身障進用不足的困境,決定性的影響兼任助理排除計算,不適用身障法的荒謬窘境。
2015/10/15 | Kenzo
訴願會撤銷成大「助理應納保」處分 學生不滿判決衝政院抗議
高教工會理事長林柏儀痛批,以大學自治為由否定主管機關針對僱傭關係的認定,是曲解大學自治內容,且早在2008年大法官解釋中兼任助理就已適用《勞基法》,各校有7年時間準備,為何卻百般拖延?
2015/10/08 | 阿Ken
成大沒幫助理納保遭罰,政院撤銷原處分...勞動部驚訝,高教工會氣憤
對於行政院的決定,勞動部相當驚訝,強調這兩天會儘快取得訴願決定書全文,再對外回應。
2015/09/24 | Kenzo
批校長「勿當惡質資方」 百位大學教師力挺兼任助理納保
大學教師們心理都明白,若缺乏助理協助,大學中所有的勞務必然無法維持,但時至今日助理的勞動權益仍未獲全面保障,而承認助理與校方的僱傭關係可說是「遲來的正義」,因此全力支持助理納保。
2015/09/23 | Kenzo
大學濫用「學習型助理」規避納保 高教工會批「校長蓄奴」壓榨學生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指出,早在1998年的大法官解釋已明示「兼任受雇者應納入勞工保險」,各大專院校早應研議兼任助理納保程序,而非拖到今天以「來不及準備」為由百般拖延。
2015/09/22 | Kenzo
百位大學校長反對兼任助理納保 學生批:醜態盡出、吃相難看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表示,學生如果有擔任工作,就應享有勞動保障,學校若是納保經費不足,政府應該擴大預算,而不是幫學校開後門。
2015/09/15 | Shih Yuan
大學助理納勞健保正式上路 勞動部籲各校加速受雇生分流認定
至於學校內短期、單次性工作僱用學生,因學生非全月在職而是按日工作,學校得按工作日數投保勞保,並依實際加保天數計算保費,無須負擔全月勞保費用。
2015/09/03 | 羊正鈺
學生工讀應納保?大學校長:別拿勞基法當令箭,擬聲請釋憲
中山大學校長楊弘敦表示,學生工會串連抗議,勞動部就到大學勞檢,但學校和工廠不同,「不能拿勞基法當令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