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法操FOLLAW
破綻百出的冤案:林金貴案為何從無期徒刑改判無罪?
原本被歷審法院認定殺人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林金貴獲判無罪。這起被法界認為是冤案的案件,終於獲得平反,但究竟這起殺人案件冤在哪裡?歷審法院判決的瑕疵何在?改判無罪的理由又是什麼?以下將為各位解析。
2018/03/30 | 法操FOLLAW
醫療糾紛下的黃慧夫醫師,有無其他救濟的機會?
近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專頁貼出一段影片,從醫13年的台大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黃慧夫,懷著滿腔熱血及使命感,在遭遇重大事件時盡心力搶救生命( 曾為八仙塵爆多名急診傷患進行手術),卻因過去司法體制、一場官司判決,讓他前途近乎全毀。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2017/12/18 | 法操FOLLAW
讓冤假錯案得以平反:回顧台灣八個重大再審案件
再審這個特別救濟管道,也在近年獲得各界的重視。隨著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放寬了新事實、新證據的認定,過去的許多冤案,也得到再次審視的機會。《法操》特別羅列台灣受到矚目的再審事件,若沒有再審,這些真相將無法被看見、無辜的受刑人也無法得到合理的審判。
2017/12/04 | 法操FOLLAW
獲得「再審」到底有多難?又為什麼難?
在重大冤獄案件中,往往都是靠著「再審」的方式,獲得再次審視的機會。如江國慶案,當時江國慶被認為犯下空軍女童性侵命案,在受到軍法審判後,立即執行了死刑。但透過再審,才終於還江國慶一個清白。而從江國慶案,我們可以到「再審」的一個特色是,即便受到審判者已經去世,再審程序仍可以啟動。
2017/11/30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無罪定讞,冤獄終得平反,但這個案件真的結束了嗎?
當時鄭性澤的自白,是透過不正訊問的方式取得的。另外,同在包廂內的證人亦表示,曾遭警方刑求,當時還有去驗傷。雖然現在鄭性澤已經無罪了,但當時刑求他的刑警呢?偵辦的檢察官呢?是不是該去徹查呢?為了避免再出現刑求逼供的狀況,這是現在檢察體系必須正視、且去詳細調查的問題。
2017/10/28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而無罪的依據是什麼?
在2017年10月26日宣判,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推翻過去「死刑定讞」的結果。而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判決?無罪的依據又是什麼呢?目前台中高分院,並沒有釋出新聞稿及判決書,讓《法操》先就過去的長期蒞庭旁聽的內容來告訴您!
2017/09/25 | 新公民議會
從蘇炳坤獲准再審一事,反思轉型正義的司法困境與轉機
蘇炳坤案獲准再審,對於臺灣近來推動轉型正義是一個重要的觀察指標。「特赦」不代表在法律上回復到「無罪」,對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而言一定心有戚戚焉。
2017/09/04 | 法操FOLLAW
烏龍警方指肇事逃逸,攤販張月英苦讀法律十年洗清罪名
其實許多人都有勸張月英女士就繳錢了事,因為這個案件並不會太大、太嚴重。但是張月英女士卻為了捍衛自己的清白,憑自己的力量、意志力讓法院最終還她公道。
2017/04/22 | 李修慧
含冤被關超過10年?一張照片讓無期徒刑的高雄運將槍殺案出現轉機
林金貴槍殺運將案當時便疑點重重,連最關鍵的證人指證程序也有瑕疵,當時警檢拿一系列照片讓證人指證,其他不涉案的人士都是正面半身照,唯獨林金貴的照片是雙手上銬的照片,具有很強暗示性。
2017/02/20 | 法操FOLLAW
【專訪邱顯智律師】律師不能倒在當事人之前!不只關心訴訟,更該關心人
高中時本來要去看三級片,卻看了以父之名,而開啟通往律師之路。自德國求學回台後,因緣際會加入鄭性澤案律師團,進而投身司法改革運動,也陸續參與了關廠工人、洪仲丘及太陽花學運等案件的審判。他是邱顯智。
2016/06/04 | Kenzo
被釋放後首度開庭 鄭性澤控訴遭警方灌水、電擊刑求
鄭性澤在庭中強調,案發時他腿部中彈受傷,警察第一時間將他送到豐原醫院就醫,治療後被帶到豐原警分局刑求。
2016/05/12 | 極憲焦點
執行死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10個QA帶你了解台灣槍斃的程序
正當法律程序,就是為了從制度性的去保障一切可能因為人性所產生的錯誤。為了避免錯誤,每次的處理都應該照著制度去走,才是真正證明我們是一個法治的國家。
2016/03/21 | Kenzo
14年前鄭性澤殺警案疑點重重 檢方首度為死囚申請再審
鄭性澤涉犯殺警重罪被判死刑至今已近14年,因為疑點重重,多名立委、監委都曾公開要求重審,前年8月檢察總長顏大和上任後曾為鄭性澤向最高法院聲請第23次非常上訴,但被最高院於去年8月駁回。
「支付命令」這種法律的疏漏,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
我想司法的本質,應該是讓每個不得不經歷訴訟的人,都有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流程。但從土雞城老闆的案例,你覺得他有受到公平公正的審判嗎?我認為是沒有的。當然因為法律是人制定出來的,難免會有制定時沒有想到的疏漏。重點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疏漏?司法院的態度,讓我覺得他們面對疏漏的的態度就是:不認錯、少數案例可以忽略。有這樣的司法院,你覺得台灣司法值得你相信嗎?
2015/03/29 | 議誌 i-tsi
只要能填飽肚子跟保有人權,統獨跟主權還重要嗎?
或許是「東亞民主示範區」的宣示使然,多數台灣人並不認為有必要面對這樣的認知混淆,最常聽見的說法就是「只要能填飽肚子,統獨重要嗎?」、「只要活得有人權,主權重要嗎?」。確實,在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中,人類的需求是有順序之分的,只要能填飽肚子跟保有人權,統獨跟主權好像真的沒這麼重要。但如果這兩者是存在著連動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