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3 | 李牧宜
亞太影展東南亞電影獲得9獎項,再見瓦城、模犯生獲獎爭光
第58屆亞太影展中,泰國片《模犯生》中飾演女主角的茱蒂蒙瓊查容蘇因奪得最佳新人獎,最佳男配角獎項則由菲律賓電影《菲常嘻哈》的Dido de la Paz獲獎。《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代表台灣奪下最佳導演獎。
趙德胤 X 張鐵志:創作的力量──當《再見瓦城》遇上《燃燒的年代》
看趙德胤與張鐵志,一個扛著鏡頭一個搖著筆桿,試圖與社會對話的過程中,亦同時爬梳個人經驗歷程與自己對話,思考如何從每一個「我」出發,連結每一群「我們」,然後與世界對話。
趙德胤 X 張鐵志:創作的力量──當《再見瓦城》遇上《燃燒的年代》
看趙德胤與張鐵志,一個扛著鏡頭一個搖著筆桿,試圖與社會對話的過程中,亦同時爬梳個人經驗歷程與自己對話,思考如何從每一個「我」出發,連結每一群「我們」,然後與世界對話。
2016/12/31 | 王萬睿
類型電影作者魂:關於兩部2016年台灣劇情長片
無論是《一路順風》或《再見瓦城》,兩位台灣導演其實都不約而同的訴說了亞洲底層人民的日常有著相當令人著迷的影像故事,回顧兩位導演過去的創作,也都各自維持跨境流動的敘事,相較台灣新電影以降的斷裂敘事與長鏡頭美學的業餘電影風格,標示了差異性的斷裂
2016/12/23 | Gene Ng
《再見瓦城》長鏡頭下的夢想之路:敢闖蕩的人,都有悶悶的個性嗎?
《再見瓦城》提名金馬獎六項大獎全都落空,或許並非沒有道理。這是部有好故事說的電影,不過也因為一些手法,表現得差強人意。作為試圖在院線上映的電影,在不犠牲藝術的同時,如何好好說個故事,導演還有很多要學的吧?
2016/12/22 | Gene Ng
《再見瓦城》長鏡頭下的夢想之路:敢闖蕩的人,都有悶悶的個性嗎?
或許導演也試圖營造出移工悲苦的困境吧!然而據我瞭解,很多敢到外面的世界闖蕩的人,一般都不是那種悶悶的個性,但電影裡很長的鏡頭,阿國和蓮菁很少對話,有也是簡單幾句。
2016/12/22 | Gene Ng
《再見瓦城》長鏡頭下的夢想之路:敢闖蕩的人,都有悶悶的個性嗎?
《再見瓦城》提名金馬獎六項大獎全都落空,或許並非沒有道理。這是部有好故事說的電影,不過也因為一些手法,表現得差強人意。作為試圖在院線上映的電影,在不犠牲藝術的同時,如何好好說個故事,導演還有很多要學的吧?
2016/12/22 | 放映週報
越界後的漫長等待:《再見瓦城》的寫實哀愁
河流、曠野、大城、工廠、鄉間的熱帶色調並不火熱、綠不鮮豔、花不燦爛、人顯滄桑,這是憂鬱的移工熱帶。
2016/12/21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下):怎麼拍電影,決定你是什麼樣的導演
在本文中,我們將繼續在趙德胤的電影世界中推進,並邀請他分享對緬甸華人社群的認識,還有對新南向政策的看法和建議。
2016/12/20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下):怎麼拍電影,決定你是什麼樣的導演
在本文中,我們將繼續在趙德胤的電影世界中推進,並邀請他分享對緬甸華人社群的認識,還有對新南向政策的看法和建議。
2016/12/20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下):怎麼拍電影,決定你是什麼樣的導演
在本文中,我們將繼續在趙德胤的電影世界中推進,並邀請他分享對緬甸華人社群的認識,還有對新南向政策的看法和建議。
2016/12/19 | 精選轉載
趙德胤:《再見瓦城》的電影原型,源自父親和我說的一個真實故事
在緬甸,人們常說窮人要翻身脫貧,只有三條路。一是販毒、二是去玉礦挖玉碰運氣、三是偷渡到別的國家。
2016/12/16 | 精選轉載
趙德胤:《再見瓦城》的電影原型,源自父親和我說的一個真實故事
在緬甸,人們常說窮人要翻身脫貧,只有三條路。一是販毒、二是去玉礦挖玉碰運氣、三是偷渡到別的國家。
2016/12/14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上):為何是由我這身在台灣的人來拍緬甸?
「一旦站出來了,我就不怕被問或被質疑,從原點到現在的我,都在準備拍電影和回答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是太簡單了,沒有拍電影困難。所以我不擔心未來會被人刁難,因為我沒有批判、沒有情緒性地去攻擊誰。因為影像中呈現的,就是我所理解的世界。」
2016/12/14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上):為何是由我這身在台灣的人來拍緬甸?
「一旦站出來了,我就不怕被問或被質疑,從原點到現在的我,都在準備拍電影和回答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是太簡單了,沒有拍電影困難。所以我不擔心未來會被人刁難,因為我沒有批判、沒有情緒性地去攻擊誰。因為影像中呈現的,就是我所理解的世界。」
2016/12/13 | Shih Yuan
趙德胤專訪(上):為何是由我這身在台灣的人來拍緬甸?
「一旦站出來了,我就不怕被問或被質疑,從原點到現在的我,都在準備拍電影和回答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是太簡單了,沒有拍電影困難。所以我不擔心未來會被人刁難,因為我沒有批判、沒有情緒性地去攻擊誰。因為影像中呈現的,就是我所理解的世界。」
2016/11/28 | 吳象元
《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台灣是全世界上,唯一可以讓勵志故事發生的地方
先跟侯導澄清我不是偷渡過來的,我是合法地在1998年,那時候我16歲,台灣政府在海外招生,很幸運在數千人中我考上了,好像中了樂透一樣,來到了台灣。
柯震東吳可熙談《再見瓦城》:越過邊境遠離家鄉,會有更好的未來嗎?
「我剛開始很焦慮,不知道蓮青應該長什麼樣子,某天在工廠我突然發現,她對夢想的堅持某方面跟我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