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8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最後的自由時光》: 撕去死刑犯「怪獸」標籤,傳達種族歧視的抗議
《最後的自由時光》以Manny兄長Bill Babbitt訪談的過程為軸心,描繪Manny 從出生到遭執行死刑的日子。透過拍攝真人訪談過程,再以動畫方式展現,除了讓Bill的回憶以畫面、象徵方式呈現外,也透過除去Bill的膚色,以強烈方式傳達對於Manny案中種族歧視的抗議。
2019/10/20 | 法操FOLLAW
《七號房的禮物》:公設辯護律師為何重要?嚴刑逼供下的死刑冤案
《七號房的禮物》講述的是一個智能障礙者被羅織罪名,最後遭死刑處決的故事。從電影中也能探討,為什麼律師要幫「壞人」辯護?
專訪《認錯》作者珍妮佛湯姆森:這工作最難的部分,是我沒法子修復受害者的破損之處
羅納德為自己沒犯過的罪坐了十一年的牢。珍妮佛自覺毀了羅納德的人生,羅納德出獄兩年之後,珍妮佛才鼓起勇氣去見他、想要道歉。但羅納德並沒有責怪珍妮佛,他告訴珍妮佛:他們兩人,都是真凶手下的受害者。
2019/10/09 | 法操FOLLAW
日本「足利事件」:有DNA鑑定和自白,為什麼還是冤案?
1979年至1996年,日本有多名女童下落不明,一位娃娃車司機被認為是元兇,但後來被平反是冤案。而殺人犯還逍遙法外,追訴期會因為是冤案而停止計算嗎?
2019/08/14 | 精選書摘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冤案的另一面,就是縱放真凶逍遙法外
最重要的是,「聆聽最微弱的聲音」是我最重要的採訪守則,換個角度,甚至也可以說是一種「限制」。在這起案件中,那是年僅四歲便遭到殺害的真實的聲音,而能夠為她發聲的,就只有父母。
2019/06/17 | 法操FOLLAW
杜氏兄弟案:中國公安的調查,可作為台灣起訴與判決的唯一證據嗎?
民國90年,杜清水父子三人深夜潛入一間廣東台商的化工廠,先持槍勒索,並殺害保全和台商。後來杜氏兄弟死刑定讞,此稱「杜氏兄弟案」。而中國公安所提出的證據有諸多疑點,判決過程也有瑕疵。
2019/03/27 | 法操FOLLAW
測謊技術的不確定性與法律疑慮
測謊技術發展至今,遭受許多質疑,質疑者認為:測謊技術假定人在說謊會不自覺地產生心跳加速等生理反應,但這個大前提本身就備受挑戰。
2019/02/27 | 法操FOLLAW
不正訊問禁止:如果我自己被檢警訊問時,該如何自保?
「不正訊問禁止」可以說是《刑事訴訟法》上最重要的一個原則,然而事實上,這個理應消失的不當行為,直至今日仍然可能換張不同的臉孔,出現在被告的面前。以下將討論不正訊問的相關問題。
2018/12/14 | 法操FOLLAW
法官心證與「兩條鞋帶」下的重大爭議刑案——盧正案
回顧盧正案,我們可以發現,法官對於盧正都是以最不利的態度,去看待全案的事證。在有罪推定的狀況下,就用兩條不能確定是否真正為凶器的鞋帶,以及被告不能確定是否受到利誘、威脅的自白內容,判處被告死刑。
侯友宜是「正義神探」?回顧徐自強冤獄案刑求爭議
「徐自強冤獄案」被認為與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有關,侯友宜卻多次表示,他當時在北市刑警大隊,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都沒看過。然而,侯友宜如此的說詞其實是避重就輕。我們先從與徐自強切身相關的「黃春樹命案」說起。
2018/10/05 | 李秉芳
促轉會公告1270位政治受難者「無罪」,蔡英文: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蔡英文總統表示,過去即使對家屬有補償、頒發恢復名譽證書,沒辦法消除錯誤判決紀錄,她知道每個受難者都引頸期盼這天的到來,但還有很多人等一輩子等不到。
2018/09/10 | 法操FOLLAW
破綻百出的冤案:林金貴案為何從無期徒刑改判無罪?
原本被歷審法院認定殺人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林金貴獲判無罪。這起被法界認為是冤案的案件,終於獲得平反,但究竟這起殺人案件冤在哪裡?歷審法院判決的瑕疵何在?改判無罪的理由又是什麼?以下將為各位解析。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2/26 | 法操FOLLAW
我國政府一年花多少錢在「刑事補償」上?
我們的國家到底花多少錢在刑事補償上呢?過去10年,刑事補償3億8536萬!而刑事補償理由,占最大宗的是「因行為不罰或犯罪嫌疑不足而經不起訴處分或撤回起訴、受駁回起訴裁定或無罪之判決確定前、曾受羈押、鑑定留置或收容。」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2017/12/18 | 法操FOLLAW
讓冤假錯案得以平反:回顧台灣八個重大再審案件
再審這個特別救濟管道,也在近年獲得各界的重視。隨著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放寬了新事實、新證據的認定,過去的許多冤案,也得到再次審視的機會。《法操》特別羅列台灣受到矚目的再審事件,若沒有再審,這些真相將無法被看見、無辜的受刑人也無法得到合理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