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侯友宜是「正義神探」?回顧徐自強冤獄案刑求爭議
「徐自強冤獄案」被認為與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有關,侯友宜卻多次表示,他當時在北市刑警大隊,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都沒看過。然而,侯友宜如此的說詞其實是避重就輕。我們先從與徐自強切身相關的「黃春樹命案」說起。
2018/10/05 | 李秉芳
促轉會公告1270位政治受難者「無罪」,蔡英文: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蔡英文總統表示,過去即使對家屬有補償、頒發恢復名譽證書,沒辦法消除錯誤判決紀錄,她知道每個受難者都引頸期盼這天的到來,但還有很多人等一輩子等不到。
2018/09/10 | 法操FOLLAW
破綻百出的冤案:林金貴案為何從無期徒刑改判無罪?
原本被歷審法院認定殺人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林金貴獲判無罪。這起被法界認為是冤案的案件,終於獲得平反,但究竟這起殺人案件冤在哪裡?歷審法院判決的瑕疵何在?改判無罪的理由又是什麼?以下將為各位解析。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2/26 | 法操FOLLAW
我國政府一年花多少錢在「刑事補償」上?
我們的國家到底花多少錢在刑事補償上呢?過去10年,刑事補償3億8536萬!而刑事補償理由,占最大宗的是「因行為不罰或犯罪嫌疑不足而經不起訴處分或撤回起訴、受駁回起訴裁定或無罪之判決確定前、曾受羈押、鑑定留置或收容。」
2018/02/19 | 羊正鈺
一個27歲房仲,因朋友「偽證」變成「運毒集團老大」被判無期徒刑
邱顯智:「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2017/12/18 | 法操FOLLAW
讓冤假錯案得以平反:回顧台灣八個重大再審案件
再審這個特別救濟管道,也在近年獲得各界的重視。隨著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放寬了新事實、新證據的認定,過去的許多冤案,也得到再次審視的機會。《法操》特別羅列台灣受到矚目的再審事件,若沒有再審,這些真相將無法被看見、無辜的受刑人也無法得到合理的審判。
2017/11/30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無罪定讞,冤獄終得平反,但這個案件真的結束了嗎?
當時鄭性澤的自白,是透過不正訊問的方式取得的。另外,同在包廂內的證人亦表示,曾遭警方刑求,當時還有去驗傷。雖然現在鄭性澤已經無罪了,但當時刑求他的刑警呢?偵辦的檢察官呢?是不是該去徹查呢?為了避免再出現刑求逼供的狀況,這是現在檢察體系必須正視、且去詳細調查的問題。
2017/11/09 | 羊正鈺
「死囚」徐自強26歲遭羈押、獲釋已43歲,高院判賠2812萬
除了徐自強和鄭性澤之外,歷來冤賠金額最高紀錄是江國慶案,冤陪金額高達1億318萬5000元,其他包括黃志成、蘇建和等案,也都是司法史上著名冤賠案例。
法官的經濟學:導讀《聯邦法官的行為──理性選擇理論與實證研究》
與意識形態論者與法形式主義者不同的是,作者主張法官更像是勞動市場中的勞工,並透過經濟學中對勞工行為的分析來解釋法官的行為。勞工在意什麼?勞工在意薪水、工作量與環境的舒適程度;勞工在意自己在社會中的聲望、權力和影響力;勞工也在意自己在同儕社群間的評價。沒錯,法官就跟每個上班族一樣。
2017/10/28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而無罪的依據是什麼?
在2017年10月26日宣判,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推翻過去「死刑定讞」的結果。而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判決?無罪的依據又是什麼呢?目前台中高分院,並沒有釋出新聞稿及判決書,讓《法操》先就過去的長期蒞庭旁聽的內容來告訴您!
2017/10/26 | 羊正鈺
除了鄭性澤無罪,還有哪些人的冤案賠償超越他?
歷來冤賠金額最高紀錄是江國慶案,冤陪金額高達1億318萬5000元,其他包括黃志成、蘇建和、徐自強等案,也都是司法史上著名冤賠案例。
2017/10/26 | 羊正鈺
【公開信】從「死囚」改判無罪,鄭性澤:今天以前,我是一個沒有明天的人
經過台中高分院超過16個月的審理,勘驗警偵影音,並傳訊證人、鑑定人出庭說明,台中高分院於10月26日早上11時宣判無罪,此案為國內首宗檢察官為「定讞死刑」被告利益聲請再審之首例。
2017/05/11 | 精選書摘
人非聖賢,但犯錯的都是他們,不是我——為什麼人們總愛自我辯護?
人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東西。人非聖賢,孰能無錯。是啊,這話不錯。不過,犯錯誤的都是他們。錯不在我。
2016/11/30 | Xavier
真正的禍首究竟是誰?從《琅琊榜》看宋孝宗如何替岳飛之死平反
封建時代很多牽涉到皇帝的大案子要完全平反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務,能適度平反就已經非常了得,劇中赤焰軍案的情節雖不是完全精確,某種程度上卻已反應出中國古代的現實狀況。
2016/11/01 | Kenzo
DNA鑑定條例三讀通過 顧立雄:平反冤案救人一生
顧立雄說,這樣透過客觀技術獲得平反,如果能有一兩件案件獲得平反就是功德無量,象徵科學辦案往前進一步,不再是抓人取供、透過證人不確定陳述或是過去警方無科學證據的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