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法操FOLLAW
破綻百出的冤案:林金貴案為何從無期徒刑改判無罪?
原本被歷審法院認定殺人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林金貴獲判無罪。這起被法界認為是冤案的案件,終於獲得平反,但究竟這起殺人案件冤在哪裡?歷審法院判決的瑕疵何在?改判無罪的理由又是什麼?以下將為各位解析。
讓蘇炳坤入獄的《懲治盜匪條例》,原本就是一場鬧劇
《懲治盜匪條例》在1944年制定時定位成「限時法」,主要為了因應中日戰爭,後來在條例失效之後又下令展限,甚至直接把年限去除,然而2002年立法院廢止該條例時,政府卻也不曾檢討過去被此條例所判刑的個案。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8/08 | Abby Huang
警方刑求逼供讓他蒙冤32年:蘇炳坤「特赦」後聲請再審,今判無罪
蘇炳坤的辯護律師尤伯祥日前表示,在當時這種警察以刑求為家常便飯、檢察官也有意或無意默認刑求的司法環境下,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只要被捲進去,都是被害人。
2018/07/25 | 法操FOLLAW
從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非常上訴》,反思證據取得與死刑存廢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成為一名律師。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例如:DNA鑑定技術的出現,以及證人的口供。
2018/07/12 | 精選書摘
《驗屍官傳奇》:受刑人在移出牢房的過程中死了,獄方說「沒有畫面」
「那些矯正官員都是共謀,這整個系統也是共謀,」他說,「我不是在替罪犯或者做了壞事的人說話,我只想用正確的方式做事,而他們做事的方式是錯的。薩米.馬修爾本可以不用死的,他不應該死,至少不該在移出牢房的過程中死亡。」
2018/07/11 | Abby Huang
沒有科學證據、遭到刑求的自白能判死嗎?監委為死囚謝志宏提「非常上訴」
王美玉認為,國家機構「剝奪一個人生命時候,可以證據不齊全、不正當、有瑕疵嗎?」如果這樣還可以論處死刑,令人遺憾,完全違背人權,她並且指出,「我相信他(謝志宏)是冤獄」。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8/02/23 | 精選書摘
他就是兇手?根據心理實驗,凶案目擊證人的證詞可能靠不住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當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特定事物占去時,就無法再注意其他的事情了。也就是說,被害者或自擊證人的注意力放在凶器時,就記不清凶手臉部的特徵,因此製造了寃獄。
2017/12/04 | 法操FOLLAW
獲得「再審」到底有多難?又為什麼難?
在重大冤獄案件中,往往都是靠著「再審」的方式,獲得再次審視的機會。如江國慶案,當時江國慶被認為犯下空軍女童性侵命案,在受到軍法審判後,立即執行了死刑。但透過再審,才終於還江國慶一個清白。而從江國慶案,我們可以到「再審」的一個特色是,即便受到審判者已經去世,再審程序仍可以啟動。
2017/11/30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無罪定讞,冤獄終得平反,但這個案件真的結束了嗎?
當時鄭性澤的自白,是透過不正訊問的方式取得的。另外,同在包廂內的證人亦表示,曾遭警方刑求,當時還有去驗傷。雖然現在鄭性澤已經無罪了,但當時刑求他的刑警呢?偵辦的檢察官呢?是不是該去徹查呢?為了避免再出現刑求逼供的狀況,這是現在檢察體系必須正視、且去詳細調查的問題。
2017/11/20 | Abby Huang
等了15年的自由:鄭性澤無罪,11月21日零時定讞
台中高分檢表示,全案已審酌鄭性澤、蘇憲丕家屬權益,盡調查之能事,原審判決並沒有任何違背法令之處,因此蘇憲丕家屬請求上訴並無理由,將在21日零時後判鄭性澤「無罪確定」。
2017/11/09 | 羊正鈺
「死囚」徐自強26歲遭羈押、獲釋已43歲,高院判賠2812萬
除了徐自強和鄭性澤之外,歷來冤賠金額最高紀錄是江國慶案,冤陪金額高達1億318萬5000元,其他包括黃志成、蘇建和等案,也都是司法史上著名冤賠案例。
2017/10/28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而無罪的依據是什麼?
在2017年10月26日宣判,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推翻過去「死刑定讞」的結果。而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判決?無罪的依據又是什麼呢?目前台中高分院,並沒有釋出新聞稿及判決書,讓《法操》先就過去的長期蒞庭旁聽的內容來告訴您!
2017/10/18 | 精選轉載
閱聽故事有什麼用?讓俺用一個故事來說明
有機會與律師當面請益,自是因為俺寫了《FIX》這本與冤案有關的小說;但有興趣了解陪審團制度,追根究柢,其實是因為俺年輕時讀了一部漫畫,也就是閱聽了一個故事。
2017/08/28 | Abby Huang
17年前獲得總統特赦,蘇炳坤為何還要向高院申請再審?
檢方表示,基於個人感情,他同情蘇炳坤,但是檢察官為公益代表人,依法蘇炳坤已被總統特赦罪刑, 是連同「罪」與「刑」都免除,如何對不存在的「罪」聲請再審?
2017/08/22 | 陳亭聿
未竟之業:專訪《徐自強的練習題》徐自強與導演紀岳君
紀錄片拍完了,他倆之間拍攝與被攝者的關係宣告終止。訪談結束,堅稱不太熟的兩人一拍兩散,言談上果真沒再有太多交集。然而,習題解完了嗎?除了徐自強的習題,顯然還有太多道難題要解。
指控他人不需要負舉證責任——社會不會更安全,好人反而死得更快
要是無罪推定原則跟實質舉證責任拿掉,從此以後司法就以廣大鄉民的期待,通通用唯一一個標準來看到黑影就開槍,那會變成怎樣?結果只會有一個:相信我,你會死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