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0 | 法操FOLLAW
《七號房的禮物》:公設辯護律師為何重要?嚴刑逼供下的死刑冤案
《七號房的禮物》講述的是一個智能障礙者被羅織罪名,最後遭死刑處決的故事。從電影中也能探討,為什麼律師要幫「壞人」辯護?
2019/10/09 | 法操FOLLAW
日本「足利事件」:有DNA鑑定和自白,為什麼還是冤案?
1979年至1996年,日本有多名女童下落不明,一位娃娃車司機被認為是元兇,但後來被平反是冤案。而殺人犯還逍遙法外,追訴期會因為是冤案而停止計算嗎?
2019/05/09 | 讀者投書
一次「校外教學」探望死囚,衝擊了我長久以來對司法的信任
司法並不該是高懸在上的聖物,它雖不完美,但人民卻能親手觸及,用自己的力量做出行動來改變,這是一位死囚所教給我的。
2019/03/14 | Abby Huang
當年沒被移送的「自白」曝光,羈押近19年的「死囚」謝志宏案可能再審
發生在19年前的「歸仁雙屍命案」,因新事證的曝光可能獲得再審。冤獄平反協會認為,台南高分院秉持不讓無辜的人遭判有罪的使命重啟審判,深表敬意。
侯友宜是「正義神探」?回顧徐自強冤獄案刑求爭議
「徐自強冤獄案」被認為與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有關,侯友宜卻多次表示,他當時在北市刑警大隊,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都沒看過。然而,侯友宜如此的說詞其實是避重就輕。我們先從與徐自強切身相關的「黃春樹命案」說起。
2018/09/10 | 法操FOLLAW
破綻百出的冤案:林金貴案為何從無期徒刑改判無罪?
原本被歷審法院認定殺人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林金貴獲判無罪。這起被法界認為是冤案的案件,終於獲得平反,但究竟這起殺人案件冤在哪裡?歷審法院判決的瑕疵何在?改判無罪的理由又是什麼?以下將為各位解析。
2018/09/02 | 周雪君
陷冤獄17年,他申訴要求賠110萬美元、房屋及福利資助
陷冤獄17年,他現在要重建人生,要求政府賠110萬美元,提供房屋醫療福利,及資助女兒學費。
讓蘇炳坤入獄的《懲治盜匪條例》,原本就是一場鬧劇
《懲治盜匪條例》在1944年制定時定位成「限時法」,主要為了因應中日戰爭,後來在條例失效之後又下令展限,甚至直接把年限去除,然而2002年立法院廢止該條例時,政府卻也不曾檢討過去被此條例所判刑的個案。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8/08 | Abby Huang
警方刑求逼供讓他蒙冤32年:蘇炳坤「特赦」後聲請再審,今判無罪
蘇炳坤的辯護律師尤伯祥日前表示,在當時這種警察以刑求為家常便飯、檢察官也有意或無意默認刑求的司法環境下,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只要被捲進去,都是被害人。
2018/07/25 | 法操FOLLAW
從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非常上訴》,反思證據取得與死刑存廢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成為一名律師。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例如:DNA鑑定技術的出現,以及證人的口供。
2018/07/12 | 精選書摘
《驗屍官傳奇》:受刑人在移出牢房的過程中死了,獄方說「沒有畫面」
「那些矯正官員都是共謀,這整個系統也是共謀,」他說,「我不是在替罪犯或者做了壞事的人說話,我只想用正確的方式做事,而他們做事的方式是錯的。薩米.馬修爾本可以不用死的,他不應該死,至少不該在移出牢房的過程中死亡。」
2018/07/11 | Abby Huang
沒有科學證據、遭到刑求的自白能判死嗎?監委為死囚謝志宏提「非常上訴」
王美玉認為,國家機構「剝奪一個人生命時候,可以證據不齊全、不正當、有瑕疵嗎?」如果這樣還可以論處死刑,令人遺憾,完全違背人權,她並且指出,「我相信他(謝志宏)是冤獄」。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8/02/24 | 精選書摘
他就是兇手?心理實驗:目擊證人的證詞可能靠不住
人的注意力有限,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特定事物佔去時,就無法注意其他事了。也就是說,被害者或自擊證人的注意力放在凶器時,就記不清凶手的臉部特徵,導致寃獄。
2018/02/23 | 精選書摘
他就是兇手?根據心理實驗,凶案目擊證人的證詞可能靠不住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當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特定事物占去時,就無法再注意其他的事情了。也就是說,被害者或自擊證人的注意力放在凶器時,就記不清凶手臉部的特徵,因此製造了寃獄。
2017/12/04 | 法操FOLLAW
獲得「再審」到底有多難?又為什麼難?
在重大冤獄案件中,往往都是靠著「再審」的方式,獲得再次審視的機會。如江國慶案,當時江國慶被認為犯下空軍女童性侵命案,在受到軍法審判後,立即執行了死刑。但透過再審,才終於還江國慶一個清白。而從江國慶案,我們可以到「再審」的一個特色是,即便受到審判者已經去世,再審程序仍可以啟動。
2017/11/30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無罪定讞,冤獄終得平反,但這個案件真的結束了嗎?
當時鄭性澤的自白,是透過不正訊問的方式取得的。另外,同在包廂內的證人亦表示,曾遭警方刑求,當時還有去驗傷。雖然現在鄭性澤已經無罪了,但當時刑求他的刑警呢?偵辦的檢察官呢?是不是該去徹查呢?為了避免再出現刑求逼供的狀況,這是現在檢察體系必須正視、且去詳細調查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