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26 | 精選書摘
《非理性效應》:五招幫助投資人克服情緒影響決策
讓投資決策徹底擺脫情緒影響並非最好作法,甚至也不可能。但各位可以提升對自身情緒的認識,了解它們如何影響你評價風險和報酬。
2019/08/10 | 精選書摘
《去他的,來冥想吧》導讀:另一種「接地氣」的靜心冥想
撰寫這篇序文時,我的電腦還在維修。我不時想起書裡的幾句話,自在而正念地「去・他・的」,接受了筆電需要送修的事實。一邊靜心地用手機小小的鍵盤打著字,既痛苦卻也愜意。
2019/07/12 | 港台電視31
正念療法——情緒疾病的神奇子彈?
正念療法究竟是甚麼來的?是一種宗教修行?還是新紀元運動所衍生的東西?是正統的療法嗎?是否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它真的有用嗎?又是否經得起科學驗證?
2019/04/18 | TIME
冥想不是叫人「清空思緒」——關於冥想的4個提問
所有類型的冥想都能夠培養專注力和意志力,有些研究也表明冥想可以提高注意力,甚至遠遠不只如此。
2019/04/18 | TIME
關於「冥想」的4個提問:所謂冥想就是叫人「清空思緒」嗎?
冥想可能有助於改善一些與壓力相關的健康狀況,包括與腸道相關的疾病。以下是關於冥想你需要了解的的內容,以及練習冥想時該有的期望。
2019/04/07 | TIME
全心欣賞這顆葡萄乾:「正念飲食」可能帶來什麼影響?
「正念飲食」不只越來越流行,也有越來越多的科學研究,正在探討它對健康的潛在益處。如同其他正念方法,正念飲食強調不具批判性的思想、情感和感官體驗,它讓我們專注在生活中必須做(可能一天好幾次)但是卻很少去注意的事。
靜觀、冥想、正念、禪修分別是什麼東西?和宗教有關係嗎?
靜觀、冥想、正念、禪修好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又不太一樣,究竟分別是什麼?就讓本文為你一一解釋。
2019/02/23 | TIME
時常感到靈感枯竭嗎?專業人士教你6種保持創意方法
下次腦子卡住時,試試這些方法,或許能幫助你想到新的點子。
2019/02/23 | TIME
時常感到靈感枯竭嗎?專業人士教你6種保持創意的方法
下次腦子卡住時,試試這些方法,或許能幫助你想到新的點子。
佛學能否為「意識研究」帶來啟發?
「意識」如何形成?神經科學研究至今無法完全了解。佛教中對於內觀冥想的長期經驗知識,能否助一臂之力?
2018/12/16 | 精選書摘
《高績效教練》:提升「覺察力」,讓身體與心靈特性浮現出來
提升覺察力是教練原則之一,因為你只能對覺察到的事物作出回應。若不知不覺,你也無法回應。就如同高威在他的書《比賽,從心開始》所提出的,覺察力將啟動我們天生的學習能力。覺察是第一步。
2018/09/02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9/01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8/15 | 精選書摘
達賴喇嘛與科學家的對話:在藏傳佛教哲學中,是否有和「潛意識」概念相應的思想?
事實上,佛教對睡眠和夢的觀察與「實驗」歷時千年,有更深的「發現」,只不過西方科學仍然在追求「客觀」的研究,而佛教的結論都離不開第一人稱的主觀陳述。
禪修改善專注力不意外,還能幫助你不再「只想到你自己」
有趣的是,研究發現禪修讓我們不會一直只想到自己,這正是人世間煩惱的根源。換句話說,禪修能幫助你不再把自己視為宇宙的中心,因而減少許多患得患失的痛苦,並且讓周遭的人感到愉快。
禪修改善專注力不意外,還能幫助你不再「只想到你自己」
有趣的是,研究發現禪修讓我們不會一直只想到自己,這正是人世間煩惱的根源。換句話說,禪修能幫助你不再把自己視為宇宙的中心,因而減少許多患得患失的痛苦,並且讓周遭的人感到愉快。
2018/06/17 | 書傳媒
揮別焦慮與失眠之苦,讓大腦保持平靜的七個行為準則
當你無法停止內心的焦慮與緊張,可以參考看看心理學家約翰・雅頓在《大腦升級2.0》提供的七個行為準則,有效啟動「副交感神經系統」,讓大腦保持清醒和平靜。
2018/06/08 | 精選書摘
導致幸福度下降的兩個思考習慣:「反芻」與「自我批判」
夜裡躺在床上,仍不自覺想起白天被上司訓斥的話語……「今天真是倒楣透了!」、「明天又會被罵嗎?」各種妄想持續浮現,苦惱遂在「當下」產生。被上司斥責,既已經是結束的「過去」,也就是妄想。隨著記憶的再生,就算僅是腦中的想像,卻宛如當下還感受、體驗著現實般的憤怒、不安或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