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韓國名將白善燁逝世:跟郝伯村一樣充滿爭議,卻也足以代表整個韓戰世代
白善燁的離世,象徵的是南韓韓戰世代的凋零,顯見那個反共抗俄的年代與我們越來越遙遠。畢竟就在兩個多星期以前,我們還在紀念韓戰爆發70周年,筆者甚至還多次在文稿中提到白善燁與白仁燁兄弟,沒想到現在他們也都成為歷史了。
情侶之間的冷戰——細看冷暴力的兩大原因與壞處
冷暴力不但會傷害我們的另一半,長遠而言更會破壞互信、窒礙溝通。疏遠、漠視對方對看似化解了衝突、避免了關係受損,可是事實上冷暴力不但無助真正解決問題。
2020/07/05 | 鍾喬
記憶如何變身於劇場?《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再次登場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17屆台新藝術獎。
韓戰70週年:「天賜韓戰」給蔣介石,卻是台灣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在韓戰七十周年的此刻,回顧這場戰爭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實在不得不讓人感慨萬千。相較於2000年韓戰爆發五十週年時,兩韓是以平壤高峰會的「和解」來取代「對抗」,十多年之後,李明博與朴槿惠政權卻讓和解局面倒回冷戰對峙的緊張態勢。
2020/06/27 | 張宇韶
走毛路線的習近平,儼然成為馬克思甚至毛澤東亟欲打倒的買辦利益輸出者
「中國機會論」的論調在江澤民與胡錦濤執政時期都有一定的市場,但習近平掌權以來一系列意圖改變現狀的內外動作,已經徹底顛覆了美中關係的本質與既有典範,華府不再視中國是可以經由「交往」產生和平演變的夥伴。
2020/05/10 | 方格子vocus
我們用異獸對抗著麥卡錫,純真是拯救世界的唯一解藥
即便冷戰結束,人權自由的精神還是一個相當遙遠的目標,動盪與戰爭毫無停歇,教人失望的事情層出不窮。現在的你或許很難包持純真的同心,但歷經大風大雨的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成為這些年輕生命的幫手,努力告訴他們這個世界還值得抱持著希望。
2020/04/13 | 彭振宣
【真彭派番外篇】共諜、獵巫、冤罪——「麥卡錫主義」究竟是什麼?
如果有人真的想在台灣複製一個美國19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恐怕必須先想清楚一個準確率甚低的集體獵巫,真的能幫助台灣社會團結嗎?還是我們只會搞出一堆烏龍冤案,反而讓中共得以見縫插針利用人權議題撕裂台灣?
2020/02/24 | 精選書摘
《戒斷曖昧》:吵架冷戰了,我該如何「化冷為熱」?
冷戰,其實是十分低效率的。剛開始時,可能只是雙方都不想認輸,而當時間一拉長,(通常是)女方發現對方並沒有挽留,這一刻她想:「原來我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了。」而男人往往以為等對方冷靜下來就沒事了──其實這是大錯特錯。
2020/01/09 | 鍾喬
劇場匯演「斷面」:在寶藏巖場域中,找尋亞洲冷戰記憶體
一項值得一提的劇場匯演,稱作「斷面」。這項計畫,開展已有一年以上。主要思及這麼多年來,透過劇場的民眾性,我所識得的幾些亞洲劇場團隊與工作者,如何重新反思冷戰作為東亞共同記憶的環節。
從「被鄙視的民主」到「成功的民主」──東亞地緣戰略變遷與台灣民主化
我們可以發現這個論述不僅從側面強化了「蔣經國是民主改革者」的論述聲量,更將推動台灣民主化的行動者:「台灣人民」在概念上予以掏空,台灣會有民主化是因為一中政策的國際環境,與領導者高瞻遠矚的共同合作所致。
共諜自白的「局中局」,可能是透過妖魔化宮廟來分裂台灣人
關於宗教統戰,中共的姿態簡直是「我不只做,還要做給你看;不只做給你看,還要安排人說給你聽」,因為中共壓根不怕我們知道統戰的存在,他反而正是希望我們知道之後訴諸直覺的行動:那就是去阻止中共在宮廟、地方的滲透。
2019/11/16 | 戲言
柏林,其實可以這樣看
柏林曾經歷長期分裂,人民生活捉襟見肘,思想行動受監視,甚至只想越過一條大街去探望親人,或見見愛人,幾乎都是遙不可及。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可思議,但是都寫在柏林的歷史書和博物館內。歷史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
2019/11/01 | 潘婉明
從「抗英」到「流亡」:新加坡左翼地下組織的故事
新加坡經歷了英國殖民、加入馬來西亞又退出馬來西亞的建國歷程,無論時代如何變化,不變的是新加坡的左翼運動都遭到執政者打壓,當中從事左翼運動的也多為華文中學的學生。
蘇聯花了70年倒台,中共呢?
七十年了,蘇聯1922建國,但1989柏林圍牆倒塌後,就明確顯現其崩潰的敗象。中共政權在今天卻是靠著國際資本主義給予支撐並壯大。只要我們明確清楚知道這是個價值與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再拿「修昔底德陷阱」美化中國的挑戰,這個共產主義七十年魔咒不是不可能應驗的。
2019/07/29 | 讀者投書
真正的超限戰:淺論美國對中國「第三次抵銷戰略」
抵銷戰略乃是指透過追求傳統戰力的非對稱優勢強化,藉此抵銷假想敵於數量上的優勢。而其所指稱之非對稱優勢強化除了技術層面之外,廣義而言還包括組織結構和戰略/戰術戰法上的調整變化。
2019/07/21 | 精選書摘
《哈佛最熱門的國際關係課》:國際權力分布格局就像一個三次元的棋局
在政治軍事問題這個最高的棋局中,軍事實力的分布呈現為單極,美國是唯一的超級大國。但是在經濟問題這個中間的棋局中,美國不是一個霸權國家或者帝國,必須與一個聯合起來的歐洲平等地討價還價。
來去美國:從大量高技術移民到穩定的多樣化交流
隨著台灣政治、經濟和社會情勢的改善,台灣人高教育人材外移的推力減少。如今,台灣和美國間的人口流動已逐漸進入穩定階段。就如同小琪的故事,對愈多台灣人來說,移民美國不再是事關終生的重大人生決定,而只是諸多生涯可能的選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