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8/01 | 土逗公社
張翠容:藉伊斯蘭化硬銷強人政治難解土耳其憂鬱
這種集體的「呼愁」或許造就了埃爾多安。在公投投票日前的最後拉票活動中,支持政府陣營祭出奧圖曼帝國歌舞,參與者無不興奮跟隨扭動身體,奧斯曼的幽靈沒有離開過土耳其。
2017/04/19 | 精選轉載
土耳其公投修憲讓我們知道,民主憲政不是人類政治體制的均衡結果
但美國,還有英、加、澳、紐這些盎格魯・撒克遜國家太特別了,他們可以搞共和,因為他們的「機構」經過數百年的試練,已經成熟到誰掌權都動不了的境界。其它國家要搞民主憲制,還是一條迢迢長路。
想振興民族,必先消滅外來語: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語言政策
在奧圖曼帝國垮台後,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為了要讓國家能更進步富強,進行了一連串的改革。而其中的語言政策不只對土耳其人的識字程度和教育有深遠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它左右了整個國家的的意識形態,同時也體現了凱末爾的個人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