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2 | 精選轉載
在馬來西亞擁有「最多漫畫」的漫畫出版人:Terence蔡錦豪
「其實我們的漫畫都有到日韓,印尼,泰國,美國,甚至中東國家出版,只是沒有人留意所以不為人知。我們在日本有出版名為《百獸大戰》(又名《X探險特工隊》)的漫畫,反應是非常棒的,目前出了14卷,印刷量也超過了80萬本,是一個非常好的成績。」
2019/01/23 | 林超英
印刷品「加塑」潮流泛濫成災
「加塑」的紙張是浪費了的資源和不必要的垃圾,逐漸泛濫成災,我們必須及時遏止這個「加塑」潮流。
2019/01/22 | 林超英
印刷品「加塑」潮流泛濫成災
「加塑」的紙張是浪費了的資源和不必要的垃圾,逐漸泛濫成災,我們必須及時遏止這個「加塑」潮流。
2019/01/16 | 周雪君
J·K·羅琳談寫作:在所有人都說是死胡同的路上找到成功
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談寫作,鼓勵有志成為作家的人,要全力以赴,即使失敗也能好好面對自己。
2019/01/15 | 李秉芳
「有關中國的不可以」不只香港作家,記者寄書也遭順豐速運「自我審查」
台灣順豐原本表示「不回應」,稍晚則指出,台灣順豐目前配送是依照「當地的寄送規範」進行配送,此次事件為收派與客戶陳述時在認知上產生落差,內部會再強化溝通訓練。
書可以拿來蓋泡麵——但在泡麵發明前,出書要做什麼?
這個「出書拿來蓋泡麵」的概念,倒不是泡麵發明之後才有。我們現在有個成語曰「覆瓿之作」,其實正是古文版「蓋泡麵」的意思。這個邏輯最早是東漢大儒劉歆拿來打臉揚雄用的。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間的幸福出版》:釜山獨立出版社,不忘記為世界留下好書的抱負
往後的出版社必須要成為內容文化生產、流通、消費的根據地才行,山鷹出版社為了讓在地人才在地方就業,透過與地方大學的產學合作,安排了幾個相關項目。山鷹作為地方出版社,秉持著企業的社會責任,努力協助養成地方優秀人才。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身兼里長的姜守乭教授在調查後發現,他所居住的新安里原本並不是建造高樓大廈的預定地,在都市計畫中,其實是要將新安里打造成以低層建築為主的大學文化城,但建商卻盜用居民的名字製作假資料,將此處改成可以建造高樓大廈的地區。
2018/03/26 | 精選書摘
中共在新彊的文字獄 打擊「不按照規定寫作」的維吾爾人
在沒有新聞自由的這個共產黨專政國家,黨控制著媒體,老百姓無權瞭解任何事情的真相,在他們的生活裡只能有共產黨的單方面媒體宣傳。
2018/03/25 | 精選書摘
脫離「黨的文藝路線」,中共打擊「用筆桿子違法」的維吾爾人
在沒有新聞自由的這個共產黨專政國家,黨控制著媒體,老百姓無權瞭解任何事情的真相,在他們的生活裡只能有共產黨的單方面媒體宣傳。
2018/03/22 | 創新拿鐵
高齡90歲的紙本書俱樂部,為何不怕神一樣強大的Amazon?
John Lippman與Book of The Month Club漂亮地打了一場逆轉勝。他證明了沒有任何一個產業是瀕臨死亡—只要重新思考消費者,以及可以提供給消費者的「價值」。正如他們最新的標語:We are 90 years young。90歲的公司,依然可以再度年輕。
2018/03/21 | Abby Huang
台灣圖文作家厭世姬作品被強制下架:為何「厭世」在中國被禁?
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必須和中國的出版社合作,才能拿到「書號」出版。而其中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
2018/03/21 | Abby Huang
圖文作家厭世姬作品被強制下架:為什麼「厭世」在中國被禁?
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必須和中國的出版社合作,才能拿到「書號」出版。而其中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
2018/03/21 | Abby Huang
圖文作家厭世姬作品被強制下架:為什麼「厭世」在中國被禁?
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必須和中國的出版社合作,才能拿到「書號」出版。而其中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
2018/02/27 | 精選書摘
忽必烈攻打亞洲各國,是為了管理失業軍人?
忽必烈的經濟政策中,從「銀子的大循環」可以感受到他天才的靈感。他的經濟政策,確實可說是鎌倉幕府滅亡的墊腳石。
2018/02/26 | 精選書摘
忽必烈攻打亞洲各國的本意,是為了管理失業軍人?
在忽必烈的經濟政策中,從「銀子的大循環」可以感受到他天才的靈感。雖然並非無風不起浪,但也許可以說,忽必烈的經濟政策確實是鎌倉幕府滅亡的墊腳石。
2018/01/26 | 孫憶明 (Jim)
文教事業在AI時代的挑戰與變革,你的公司也早晚會遇到
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時代的來臨,對每個產業都帶來衝擊和機會,特別是類似文教產業的一些傳統行業,若是在過去20年未能善用數位和網路科技,進行體質調整,未來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