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2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9/01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7/02 | 李秉芳
從隨機殺人到女童割喉案的律師都是他!台灣律師為何幫「壞人」辯護?
黃致豪是國內極少見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律師,他因多次為社會矚目殺人犯辯護,聲請為被告重做精神鑑定或心理衡鑑,尋求對被告有利人格成因求免死。
2018/07/01 | 李秉芳
從鄭捷、小燈泡到華山分屍案的律師都是他!為什麼黃致豪要幫「壞人」辯護?
黃致豪是國內極少見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律師,他因多次為社會矚目殺人犯辯護,聲請為被告重做精神鑑定或心理衡鑑,尋求對被告有利人格成因求免死。
2018/06/30 | 讀者投書
華山草原自治區爭議:「公共空間中的私人領域」應該界定?
什麼時候公共空間的管理者,有權利可以適度剝奪私人領域所擁有的隱私權?還有當我們在拓展公共空間可能性的同時,是否等於可以完全打破體制規範,無限上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