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科測驗

大學入學分科測驗是為中華民國大學入學方案中三大入學考試之一,由大學入學考試中心舉辦。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8/05 | 李芯

大考中心112學年考試簡章出爐,英聽測驗時間延長5分鐘

112學年的英聽測驗一樣舉辦2次,考生可以自由報考、成績擇優辦理,本年度較大的改變是,原本60分鐘的測驗是預備時間15分鐘、考試時間45分鐘,從這個年度開始,調整為預備時間10分鐘、考試時間50分鐘。

2022/07/27 | 李芯

分科測驗成績出爐:物理「史上最難」鑑別度下降,考生少於大學招生名額、錄取率有望再創新高

本年度考試報名人數僅有2萬9086人,相較110學年度減少1萬1832人、少了約29%,各科選考人數也大幅減少,尤其社會領域的歷史、地理減少比例都超過30%。

2022/07/22 | TNL 編輯

分科測驗考生違規一籮筐:畫哥吉拉漫畫、寫文字謝謝監試人員、吃棒棒糖,都扣1級分

有考生畫數格與哥吉拉的漫畫;也有一名考生誠實地在考卷上說:「其實我有大學了但還是來考一下,謝謝閱卷老師辛苦了。」在考試委員毫無異議下,決議扣減該節成績1級分。

2022/07/12 | 李芯

分科測驗首日題目分析:數甲貼近生活、物理相當困難,未來「題海戰術」恐不再管用

補教業者認為,許多題目內容貼近生活、結合時事應用,也切合108課綱綱要。至於未來的考生應如何準備分科測驗,補教業者也提出看法,例如「題海戰術」恐怕不再管用、要把最基本的概念學清楚。

2022/07/11 | TNL 編輯

指考廢除後「分科測驗」首次登場:報名人數大減1萬人,居家隔離、確診考生可在獨立試場應考

本次分科測驗報名測驗人數為2萬9085人,相較去(2021)年指考的4萬918名考生,硬生生少了1萬人報名。截至昨日,全台共有75名自主防疫或居家隔離的考生會在隔離試場考試,129名確診考生則在14縣市獨立的居家照護試場考試。

2022/06/24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少子化、非應屆考生減少,分科測驗報名人數大減1萬多人

今年大學考招改革,指考轉型為分科測驗,測驗科目減少3科,考試也從3天縮短為2天。根據大考中心今天公布的統計數字,分科測驗共2萬9083人報名,較110學年度指考的4萬918人減少許多。

2022/03/18 | 方格子vocus

我看108課綱:一隻白老鼠的自白, 「我們都沒有錯,我們只是活在青黃不接年代裡的無奈人」

筆者認可108課綱設置的初衷,能肯定那些「呈現學生獨特性」、「培育素養與思辯能力」的理想,但新課綱在實踐面上有太多需要修正的缺陷,我們不能忽視這些待改進之處,自欺欺人的粉飾太平將使我們的教育無法進步。

2022/02/02 | 曾凡芸

111考招新制變革很大?執行秘書王文俊:改變最大就這兩項

111考招,為什麼要將分科測驗改為60級分制計分,並部分採計學測成績?而學習歷程的「三重二不」,又是什麼?《關鍵評論網》訪問招聯會執行秘書王文俊,帶您看看,作為商訂招生策略的招聯會,是如何看待111考招,以及為何會做出這些變革。

2022/01/25 | Tracy

【TNL沙龍本週議題】111考招新制,你有什麼看法?

對於108新課綱的實施,或針對今年的學測,你有什麼看法嗎?歡迎在下面留言給我們,或是至該篇文章下方與更多人一同討論,發表你的見解!

2022/01/22 | 李芯

從「反攻復國」的聯考到大考中心「打倒聯考怪物」,近70年來台灣經歷過哪些大學入學制度?

聯考制度是在「反攻復國」的背景下出現?台灣何時開始出現電腦閱卷?以前跟現在的分組有什麼差別?本篇文章告訴你,從大專聯招、大學聯考到多元入學,台灣的大學入學制度是如何變化。

2022/01/17 | TNL 編輯

111考招新制登場:新制、舊制有什麼不一樣,4張圖帶你一次看懂

111考招新制中,學測分為A、B的數學考科、改為「分科測驗」的指考,以及申請入學首度參採的「學習歷程檔案」,都是今年備受矚目的變革,不過除此之外,題型、參採內容也有更動。那麼,111考招新制與110舊制的差異還有哪些?《關鍵評論網》帶你一次看懂。

2021/10/29 | 李芯

今年超過1/4指考生重考,但不適用新課綱的「末代指考生」明年還要重考嗎?

明年的大學入學就開始適用108課綱及考招新制,在今年放榜後,有一群「末代指考生」在高中用的不是新課綱、也沒做過學習歷程檔案,卻決定冒著風險、在18歲付出再1年的時間重考大學。對重考生而言,111學年的考招究竟是佔了優勢還是劣勢?學測還沒開始報名,想重考的學生要如何評估是否重考?

2017/02/09 | 讀者投書

回應黃益中:考試領導教學雖為事實,但新課綱就是要去挑戰、鬆動這樣的教育文化

黃益中在文章中所提到的「考試領導教學」雖是無可迴避的現實,但我們是否願意更有理想一點,去挑戰、鬆動這樣的教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