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2/24 | 精選書摘

《為何不平等至關重要》:若一個人比他人付出更多努力,他就應該得到更多嗎?

我們如何理解「努力」的意義?一個人可不可以因為有特殊技能,而值得更多的經濟獎勵?哪些能力值得如此待遇?

2021/01/07 | 方格子vocus

埃及人分大餅:分數創造了「公平」,也創造出了「階級」

分數據說是埃及人在西元前1000年前開始使用的,不過古埃及的分數分子永遠為1,因此這當中隱藏的分配觀念,應當牽涉到「不可分割」的概念。以「切大餅」來說,埃及人想必是想要藉分數研究如何「公平」地分割一塊大餅,然後分配給每一個人。

2020/07/14 | 85010

像張清芳、宋學仁這樣的高資產夫妻離婚時,該如何處理財產分配?

對高資產人士來說,約定好財產分配極為重要,否則萬一哪天遇到「假結婚,真詐財」可是得不償失。你們夫妻財產有多少?未來這個財產希望怎麼分配?這些都必須先想好。

2018/11/23 | 讀者投書

好像每個候選人「都很爛」,為什麼我還要去投票?

你無論給不給代議士你的分配權(也就是投不投票),最後總會有個代議士來幫你分配,既然你都會被「代表」,何不花點力氣多瞭解他們「代表」你做什麼呢?

2017/11/27 | 白經濟 TalkEcon

明明不只香蕉的價碼,為什麼把我當猴子?

偶爾難免聽到「我們工作那麼辛苦,應該值得更好的待遇!」或者「不要把我們當廉價勞工」的吶喊。在大家對薪資叫苦連天的年代裡,我們究竟有沒有被虧待?

2016/11/15 | 精選書摘

如何看待流動攤販決定你的正義觀:政府應該強制驅離,還是發放補償?

亞里斯多德對正義的定義是這樣的:正義就是「相同的給予相同」對待,「不同的給予不同」對待。像這樣,不同的給予不同對待,就稱為「分配的正義」;相同的給予相同對待,就稱為「平均的正義」。

2015/06/26 | 讀者投書

給社民黨的一封信:真正的左派政黨,不是與民進黨曖昧合作...

社民黨理想很崇高,但是如何真正成為一個在台灣社會存活並茁壯的左派政黨,社民黨這幾個月的表現似乎走錯方向了。更具體地說,社民黨並未突顯自己與民進黨的差異,在政策上,不攻擊民進黨和蔡英文,幾乎主打的議題、論述的方式和內容都沒有突顯出社民黨和民進黨之間有何顯著差異。

2015/04/27 | Esor Huang

嫌開會沒效率浪費時間?因為你沒下載這個會議記錄範本

不是所有的會議都是一個自我表現的場合,尤其在職場上更多時候的會議是要「解決工作問題」、「推動專案進度」,這時候發言不是目的,解決問題才是。

2014/08/25 | 羊正鈺

主計處:164萬戶連7年「負儲蓄」家儲率36年來第3低

去年國內819.2萬戶家庭,平均每戶儲蓄金額僅19.4萬元,較前年減少1,605元;家庭儲蓄率降至20.62%,為近36年來第三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