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

刑法(英語:criminal law、德語:Strafrecht)是與犯罪有關聯的法律,其目的在於保護生命、身體、財產、等相關法益,並懲罰違反規範且破壞或威脅這些法的行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9 | 法操FOLLAW

惡意逼車需要承擔什麼刑事責任?還可能涉犯殺人罪?

一台重機於快速道路行駛時,遭路肩超車的小貨車撞傷,造成全身多處擦傷。惡意逼車可能要承擔什麼刑事責任?

2020/09/19 | 法操FOLLAW

假釋期間酒駕自撞竟判免刑,撤銷假釋的規定是否有修正的必要?

一名男子因殺人罪被判刑,在服刑17年後申請假釋獲准,但在假釋期間酒駕自撞。法官認為因為其酒測值並不高、案件也只是自撞,對社會治安影響並不大而判決免刑。這樣的判決理由合理嗎?撤銷假釋的規定是否有修正的必要?

2020/09/05 | 楊孝文律師(律小編的法巢)

判決「緩刑」就沒事了嗎?國家可不是吃素的

受緩刑宣告雖暫時不用執行刑罰,但仍要付出相當代價,千萬別以為有了緩刑就自在逍遙,若不能安分守己、履行義務,也不要以為國家是吃素的!

2020/08/28 | 黃靖芸律師

【關鍵時事】孫安佐已在美國服刑完畢,為什麼回台灣後又被檢察官起訴?

在刑法中有些特定罪責,若是在外國屬於違法行為,除了會面臨犯案國家的司法審判外,回到台灣也可能會面臨我國司法的追查。

2020/08/20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其實「無罪」這個名詞有點簡略,實質上應該是「無罪有責」

針對梁姓男子的吸毒弒母案,若符合《刑法》第19條第1項或第2項,在免刑或減刑後,該如何處遇是核心問題。而吸毒後殺人要責付衛生局,但衛政單位能處理嗎?

2020/08/20 | 法操FOLLAW

《清代驚世奇案啟示錄》:罰得越重,弊案越多?嚴刑峻法真的有效嗎?

流傳於清代官場的「救生不救死,救官不救民」,是因為官僚視人民為草芥嗎?還是有別的原因?中國歷史學家鄭小悠所著的《清代驚世奇案啟示錄》對此有討論。

2020/08/08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構成「羈押」的要件是什麼?交保免羈押是代表無罪嗎?

「羈押」跟「有罪判決」是兩件不同的事,以多少錢交保而免羈押不就代表無罪、沒事了,因為法院根本還沒進行實體判決。

2020/07/06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嫌疑時人人喊打、無罪時乏人問津──什麼是「不起訴處分」 ?

「無罪判決」跟「不起訴處分」對於當事人來說都算是「沉冤得雪」,但一般人在生活中通常不會碰到刑事案件,對於新聞裡常出現的「起訴」或「不起訴」總是模模糊糊?到底不起訴處分是什麼?

2020/06/17 | 黃靖芸律師

「猥褻」的定義是什麼?「性的道德感情」與「社會風俗」該如何界定?

猥褻行為,包括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人之性慾、引起普通一般人之羞恥或厭惡感、侵害性的道德感情、傷害或有礙社會風俗等要點,但隨著社會不斷演進,「性的道德感情」和「社會風俗」又該如何明確定義呢?

2020/06/02 | 黃靖芸律師

「通姦除罪化」為何支持/反對:人民的「性自主權」該用國家力量限制嗎?

通姦罪在司法實務上的審判,已經對於「好女人」與「壞女人」有所區分,即使出軌的男性也有錯,但台灣的法律卻為他們開了一個小後門,讓心軟的元配可以因此赦免男性的罪,實在難以認定,這是一套性別平等、又能「保障婦女」的法律。

2020/05/29 | Abby Huang

【圖表】大法官5大理由宣告台灣「通姦罪」違憲,亞洲還有哪些國家通姦「有罪」?

這項劃時代的判決,大法官依據的理由是什麼?而台灣通姦除罪化後,亞洲地區還有哪些國家通姦仍然有罪呢?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關鍵評論網》用10張圖卡帶你一起看懂。

2020/05/05 | Objection - 蕭奕辰

身為一名領有身心障礙證明的法界逃兵,我想針對台鐵殺警案說幾句話

為什麼會有十九條的存在?因為法律要求人對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而要求你必須負責的前提是:你「知道」自己在幹嘛,還有你能「控制」自己在幹嘛。

2020/05/03 | 精選轉載

我與思覺失調症的祖母:我們與惡的距離,從來都不遠

台灣許多人活在被媒體薰陶的簡化思維中,拿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思維,看不透特別預防思維下的保安處分,卻忘了犯罪的人不是他們的家人、不是醫生、也不是法官;這些因為精神疾病而犯罪的人是病人,且也不代表所有的病人。

2020/05/02 | 一起讀判決

法律小教室:火車刺警案為什麼判無罪?

一位鐵路警察被男子持刀刺死,法院經過精神鑑定後,認定男子行為時已經處於欠缺辨識行為違法與否的能力,判決無罪,但要施以監護五年。此判決結果是根據《刑法》的哪些規定所做出的?

2020/04/30 | TNL 編輯

火車刺警案一審無罪:《刑法》19條全文寫什麼,法官為何很難判有罪?

北部一名檢察官表示,精神醫學是有別於法律的專業,法官多會尊重並參酌其他事證進行認定,當鑑定報告指向被告行為時已喪失辨識力、控制力,法官很難視而不見,通常也很難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