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7 | 羊正鈺
【圖表】近十年施虐者「樣貌」:兒虐案的主因不只是「小爸媽」
據衛福部統計,去年通報案件有5萬9912件,今年前2季也有2萬9211件,平均不到9分鐘發生1件,每天有超過11人。兒虐事件多來自家庭暴力,因其隱匿性,或被認為是家務事,更讓外界難以介入,真正受虐人數可能遠超過想像。
2019/04/18 | 羊正鈺
政院再修法:禁中資在台刊播公投廣告、散布假訊息可判3年
鑒於去年爆發的「衛生紙之亂」,草案新增規定,若企圖影響「民生必需品」價格,也將比照處罰。
2019/02/24 | 法操FOLLAW
【玩遊戲學法律】《還願》神棍何老師的行為是不是有罪?
台灣遊戲團隊「赤燭」繼《返校》後,發行了第二部話題之作《還願 Devotion》。遊戲發售當日,網路上立刻出現一波「揪出何老師」的風潮,「何老師」一詞也成為熱門搜尋詞。就讓我們來從法律層面看何老師應該要負怎麼樣的責任吧!
「我是為你好」的家暴台灣,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依照官方統計,每年有10幾萬家暴案件。而隱藏在表面上的官方數字背後的,是不知道多少幾倍的龐大黑數。所以我才說,最危險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賭場,而是學校及家裡。家,對很多人而言並不是什麼最後的避風港,而是監獄、牢籠。
2019/03/26 | 李秉芳
累犯者得加「酒精鎖」、同車要連坐罰,立院三讀「酒駕修法」改了什麼?
未來自行車駕駛人,包含電動自行車、或三輪車等慢車,酒駕罰鍰將從現行的300元以上、600元以下,提高為600元以上、1200元以下。
2019/05/30 | 85010
衛道人士堅持專法,反而讓同性伴侶順理成章「通姦除罪化」
通姦罪要保障的是「婚姻」制度,既然同婚不是婚,雙方也沒有「配偶」關係,在規範上就失去了讓通姦罪介入保護同婚的必要性,如果你覺得這樣不公平,那應該就會發現用專法來保障同婚,是一件有點矛盾的事情。
2019/02/23 | 法操FOLLAW
什麼是「累犯」?為什麼《刑法》累犯加重本刑的規定違憲?
近日大法官會議公告第775號解釋,宣告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加重本刑」的規定一部分違憲,要求兩年內修正;同法第48條則是全部違憲立即失效。為什麼《刑法》關於累犯的規定會違憲呢?
2019/03/28 | 羊正鈺
行政院通過《刑法》修正:酒駕有「故意殺人事實」可判死刑
人權團體聲明,欠缺實證研究、追求嚴刑峻法的刑事立法,是否能夠真正發揮預防酒駕的功能,或只是製造更多社會問題?
2019/02/27 | Abby Huang
【酒駕修法】法務部草案出爐:累犯最重可判死刑,車輛視同「犯罪工具」當場沒收
法務部針對酒駕修法,最高可判處死刑。雖然學者對極刑多有疑慮,但法務部表示,酒駕可能對社會造成重大危害,一旦累犯「當然可以加重其刑」。
2019/05/10 | 羊正鈺
立院三讀通過:「虐童致死」最重可處無期徒刑
法界人士指出,保護對象從原本未滿16歲,擴大到未滿18歲,與《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保護對象一致,也可與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接軌。
2019/05/31 | Abby Huang
立院三讀:酒駕累犯撞死人最重「無期徒刑」,「判死」與否由法官裁量
針對未將死刑納入酒駕相關條文,民進黨團認為此規定並無必要,因為若能證明行為人有「故意」,本就可回歸《刑法》規定依殺人罪論處。
2019/03/06 | 李秉芳
【酒駕修法】立委提鞭刑、洗大體處罰,那「拒絕酒測」怎麼辦?
拒絕酒測必須要罰9萬元,還會被吊銷駕照,3年不得再考領,但民眾為了避免自己面臨入監服刑以及留下《公共危險罪》的刑事前科等,通常還是會選擇拒測罰鍰。
2019/07/12 | 羊正鈺
馬英九「洩密案」無罪確定,審判長:仍有失職可能
全案起於已解散的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在民國102年偵辦民主進步黨立委柯建銘及當時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法務部長曾勇夫等人疑涉司法關說案。
2019/04/30 | 法操FOLLAW
根據刑法減刑規定,什麼狀況稱得上「情堪憫恕」?
在新聞上,偶爾會看到有人因「情堪憫恕」而被減刑,究竟刑法第59條所訂定的「情堪憫恕」在講些什麼?
2019/03/29 | 李修慧
《兒少法》三讀9大重點:托嬰中心加裝監視器、建立「加害者資料庫」
兒童虐待事件頻傳,朝野今天共同推動《兒少法》三讀,除了要求托嬰中心強制裝監視器,也將建立「加害人資料庫」,避免之後加害人從機構離職,轉去別的機構任職。
專訪《罪行》、《懲罰》作者馮席拉赫:刑法背後全是人性故事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2019/07/23 | 法操FOLLAW
法官判「無罪」等於判「免罰」嗎?從《刑法》認定罪責的方式說起
「無罪」和「免罰」究竟是不是相同的意思?答案其實是否定的,這必須從刑法認定案件的方式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