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罵人「香蕉」為何有罪?你該仔細看看判決書
妨害名譽除罪化確實有理由,包括以刑逼民並不恰當、民事程序比較有效嚇止犯罪、浪費司法資源等等,不管是完全除罪、改變構成要件都是一種方式但無論如何,都不該透過民粹式的「要/不要」來改變現況。
2018/03/31 | 法操FOLLAW
以抒情文輕判經濟弱勢竊盜,林輝煌法官對判決書的獨特見解
新任的新北地院院長林輝煌,曾在民國91年改變傳統判決書寫法,以抒情文方式判決,輕判經濟弱勢的竊盜被告而聲名大噪、引起法界轟動。他也提到,部分法官要求法官助理書寫判決草稿,再就草稿簡單修飾後定稿。並重話批評:「這樣的法官是在做違法的事。」
去掉「之乎者也」,民眾就會願意讀判決書嗎?
判決書究竟是文言文或白話文,有時只是表象的問題,多半時候是犯罪事實的釐清跟價值判斷的衝突,要讓民眾願意讀判決書單只有用字親民,可能遠遠不夠。
2018/05/29 | 法操FOLLAW
判決書如天書?「白話文系統」協助法官用白話寫判決書
鑒於法官已經寫了十幾年的文言文,突然要法官改變會有些困難,所以司法院從源頭著手,建立判決書白話文系統,在繕打的過程中,如果出現艱澀難懂的文字,系統就會自動識別變成藍底白字,並顯示白話的替代語詞,希望可以讓法官用字遣詞更貼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