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暴力

制度暴力(英語:Structural Violence),或譯為結構性暴力,其概念於1969年由挪威社會學家、和平學學者約翰·加爾通在論文《暴力、和平與和平研究》中最早提出,是一種不易被覺察、不明顯但卻廣泛存在的暴力形式,是一種可「殺人不見血」的暴力。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4/15 | 區家麟

制度暴力事實放在眼前,立法會無法反映民意鐵證如山

事實放在眼前,林鄭月娥不願意面對,為何行政立法關係一團糟、整個社會分化對立?她為擦鞋而硬推「送中」,繼而斷送香港,沒有林鄭的倒行逆施,反覆撕裂,立法會又怎會去到今天田地?

2019/07/02 | 洪曉嫻

誰首先與青年為敵?

長夜過去了,更長的黑暗一定在前面等著我們,但我們要記住,齊上齊落,添華道的青年對旁邊的人說,你們去後面坐下,頂住條路,行行企企得啦。不明白就去現場一齊行行企企,前線和後方,我們要一齊,一齊贏一齊輸,因為抱在一起,才不那麼容易在黑夜裡潰散。

2019/07/02 | 岑敖暉

林鄭月娥口中的「極暴力」和一直以來的制度暴力

今天走上街頭的群眾,不論是和平遊行或是激烈抗爭,均有著共同目標——不是都對這個制度暴力,尤其是這數月以來瘋狂欺壓我們的制度暴力,有著極深的不滿嗎?

2019/07/02 | 區家麟

聽政府官員講了20次「暴力」,我想起這些暴力行為

林鄭月娥以為終於找到反擊機會,盡情譴責暴力。她似乎並不知道,多月來的盲打亂撞、麻木不仁,她不只與一代人為敵,七月一日那一夜,衝進立法會的人是不惜代價尋死,以身體與前途與生命作控訴。

2017/08/18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制度暴力的抗爭者與犧牲者

反東北案中,法官強調他們的衝擊是暴力,我不想在此爭論那是否暴力,但我們要知道這種激烈的行為,是由於更大的制度暴力而產生,法庭只能亦只會判處前者為暴力,更大的制度暴力卻逍遙法外。

2016/09/15 | 鄭子健

我沒有答案:由佔領者變成記者的「左膠」女生

舒文自命為左翼份子,必要時會為社會公義挺身而出,但同時不斷自我質疑︰「我的判斷真的合乎理智嗎?」我和舒文聊了差不多三小時,聽得最多的答案是︰「我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