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5 | TNL特稿
《非典死亡事件簿》:死了一個派遣工之後
《非典死亡事件簿》講述的即派遣工作的危機與恐怖:21歲的Day Davis大學畢業後求職一直失敗,好不容易找到一份派遣工作,興高彩烈地新買衣服準備上班,卻在上工1個半小時之後因為其他員工的誤操作,而被裝瓶機壓死。
2018/05/24 | 精選書摘
《絕望工廠 日本》:被仲介、學校和工廠層層剝削的越南「留學生」
熊小姐來自越南,雙親務農。她來到日本「留學」,其實不是為了讀書,而是希望前來日本工作,好幫助家計。之所以選擇日本,是在網路上看到了留學代辦中心的廣告。廣告宣稱,來到日本留學便能一邊享受留學生活,還能月薪「二十萬到三十萬日圓」。
2017/05/05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低薪的秘密系列一:公會壟斷如何剝削年輕世代?
在工商業團體法的行政壟斷下,企業家賺的錢還要拿去奉養公會大老,年輕人怎麼可能有希望?大家花力氣在卡位、搞政治的尋租生意,卻不專注在提升品質效率的正經生意,低薪高工時的困境怎麼可能改變?
2017/05/04 | 新公民議會
理應獲得社會掌聲及應有回饋的社工,實際上卻正在被體制所壓迫
身為在社會邊緣第一線拉扯的社工人員,理應獲得社會最大的掌聲與應得的回饋,但實際卻也是被體制所壓迫的那一個。
2016/12/03 | 破土 New Bloom
全球化的大潮下,浙江義烏造就的川普
或許,川普的當選是解決全球化不平等貿易的機會。如果美國並不能真的從全球化當中撤出,那麼,有效改善第三世界國家工人權力,或許是不錯的選項。
2016/11/13 | 新公民議會
替代役不是政策萬靈丹,更不應用來填補長照人力缺口
替代役不是政策的萬靈丹,長照政策更是急不得。妥善、謹慎的規劃才是國家應負的責任。
2016/08/03 | 精選轉載
美國〈2016年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台灣檢察官和法官對人口販運犯罪認識不足
由於一些人只知道台灣被歸類於第一列,卻不知道第一列的意思是「台灣當局完全符合消除人口販運問題的最低標準」,所以我認為有必要認真的看完。
2016/06/30 | 讀者投書
隨著華航罷工落幕,社會工作者又將何去何從?
筆者認為,透過市議員對社會工作的不當言詞為火種,燃起社會工作者對於工作環境的重視亦十分重要。希望未來社會工作在社工工會及社工人的共同努力下,能改善勞動環境及壓榨社工的陋習,給社會工作者本當就該有的工作環境。
2016/06/24 | 精選轉載
女性空服員的「雙重剝削」:為什麼連別人在罷工,都還要滿足你們的慾望想像?
華航罷工獲得社會關注後,空服員的女性身份,與她們勞工身份同等重要。她們要推倒資本家的高牆,也要拆解加在女性身上的枷鎖。
2016/06/23 | Kenzo
「一場台灣告別過勞時代的鬥爭」 華航空服員宣布明起開始罷工!
工會指出,在這個資本家狂妄發言的時代,有人高喊加班有益身心健康,有人說想放假的人不會有成就,「休息,對21世紀的台灣受雇者竟是那麼困難,這場罷工,就是一個對於休息時間的鬥爭」。
2016/05/15 | Kenzo
挺血汗護理師、空服員罷工 呂秋遠:他們好,我們才會好
呂秋遠強調,這些協助我們身體健康、空中安全的基層人員,都在經營高層的短視獲利模式下,一再的被剝削,再多的表揚大會,究竟意義何在?
2016/05/04 | Kenzo
避免外勞受仲介剝削抽傭 IKEA供應商首開先例直接聘雇
IKEA供應商永祺車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去年11月率先以自行直接聘僱方式,重新招募越南籍勞工,今年4月則利用勞動部專案選工的窗口,直聘招募泰國籍勞工。
2016/03/04 | 洪大倫
做生意,還是讓專業的來吧
小農的存在有社會意義,卻未必具有積極的商業意義。在你想轉換或兼顧身份之前,應該先對商業經營有基礎認知,也要有創業需要自己承擔風險、自己面臨成本壓力、市場競爭的自覺。
與其喝下商業咖啡中的「走味」與「剝削」,我們其實有除了星巴克之外更好的選擇
我們喝的是一杯咖啡,是帶給我們輕鬆與愉悅的飲料,它不該是苦澀的漉汁,而是在舌尖明亮跳躍的飲料。
2015/10/07 | 讀者投書
父權社會下的性別困境:批女生「ㄈㄈ尺」或酸男生想當AV男優,其實都忽略了一個關鍵…
認清這種男性和女性同時受一種上層父權壓迫的結構,把中下階層男性的「階級」處境的論述加入女性主義論述,是多數男性得以進入女性主義的進路,是女性主義得以取得多數男性合作,以突破共同困境的進路。
2015/09/10 | TNL 編輯
一杯茶,多少血汗...從阿薩姆省茶葉工看印度巨大的貧富差距
一個阿薩姆省的茶工一天工資僅新台幣45元,所生產的茶葉賣到英國,光一個茶包即要價新台幣12元。但許多茶工居住環境惡劣,連一個像樣的廁所都沒有。
2015/08/24 | 呂昆霖
在資本主義引發各種危機的現代,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讓人相信「計劃經濟」是條可行的路?
如果馬克思主義者相信計劃經濟是「科學」的,那麼他們可能可以從現在的社會獲得什麼啟示,足以令人相信計劃經濟是個合乎歷史趨勢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