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作品,亦稱創作、創意成品、著作,是具有創作性,並且可以透過某種形式複製的成品。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12/02 | Ricardo

Fleetwood Mac女主唱Christine McVie逝世:樂團暢銷單曲的重要推手,寫歌才華令團長也折服

七零年代長青流行搖滾團體Fleetwood Mac的當家女主唱之一Christine McVie,於2022年11月30日去世,享壽79歲。作為樂團中的主唱、主要詞曲作者和鍵盤手,McVie一直是樂團暢銷單曲的重要推手。透過本篇文章共同緬懷這名極具才華的音樂人。

2022/11/20 | 黃靖芸律師

街頭塗鴉行不行:在陸橋底下噴漆,可能觸犯什麼法規?

創作是自由,但創作的地點還是要慎選,假如是在未經他人許可就去他人的房屋牆壁或公共場所亂塗鴉,對於屋主或是其他民眾來說可能就會是不小的困擾,自己更可能因而受罰。

2022/09/25 | AQ廣藝誌

【專訪】《與清醒夢》主創李柏辰:以織品與劇場,打造觀眾的心靈休憩之所

如果你認為夢境並非不可控,甚至曾經有意無意地操控夢中情節,那麼當時一定是在半清醒的狀態之下,這便是「清醒夢」。同時,也是新銳設計師兼藝術家李柏辰本次的創作緣起。

2022/07/24 | CCC創作集

【專訪】漫畫家艾唯恩談《沒辦法,是人生啊!》:踏上滾輪的倉鼠,如何逃離人生的庸碌迴圈?

艾唯恩離開穩定的教育研究工作,投身夢寐以求的漫畫業界,曾渡過相當難熬的時期,體會強烈的「習得無助感」,即一件事做不好會產生挫折感,若多次重複發生,會認定自己真的無法面對,未來即使成功的機會在眼前,也缺乏嘗試的勇氣。

2022/07/07 | BBC News 中文

英國法庭就「機器能否擁有專利權」做出裁決:只有人才有權利,機器沒有

英國知識產權局日前一個有關人工智慧系統,是否能註冊新發明專利問題的裁決則明確指出,任何新發明專利仍應該屬於AI系統的創作者,而不是AI。女法官萊因(Laing)在裁決中詮釋說,「只有人才有權利,機器沒有。」「一項專利是一種法律權利,只能授予給一個人。」

2022/06/15 | 方格子vocus

劉德華代言中國奧迪廣告鬧出抄襲風波,廣告公司該如何善了?民眾又該如何自保?

一般民眾如果發現自己絞盡腦汁拍攝的照片、影片,被他人盜用或抄襲,該怎麼辦?如果只是網友間互相抄襲致敬,可能還無傷大雅,但若被拿來當作商業使用,不僅對於原創者而言權益受損,更是種不尊重創作者的表現。

2022/05/07 | CCC創作集

【專訪】漫畫家「路徑」:其實我的畫風很台灣,只是畫的是國外的故事

畢業於美術系,2016年開始創作的「路徑」,在網路上連載自己的漫畫創作,也印製成個人誌於同人場販售,《分配的孩子》描繪新生兒重新被分配到不同家庭的反烏托邦社會,曾獲第三屆Comico原創漫畫大賞潛力獎。

2022/05/02 | CCC創作集

【專訪】漫畫家日安焦慮:漫畫的魅力,在於允許投射自己到創造出來的角色

《ROADTO NOWHERE 世界邊緣之旅》法文版出版之後,CCC有幸收到日安焦慮為「新感覺推薦」專欄繪製的短篇漫畫〈STAGE-1〉,同時這位美術學系出身,由藝術界跨足漫畫界的多元創作者,也向我們真誠分享平時的創作理念。

2022/03/24 | 葛昌惠

【展覽】《最後的情人節》:非科班出身的單純藝術場域,和可以完全放鬆身心的音樂節一樣難得

從朋友的轉述與展覽現場的氛圍,感覺到約翰與他的合作夥伴間,是純粹並開心的,或許也是因為他不在科班的複雜環境中,不考慮成名或是政府補助,其所有的合作都是以好玩新鮮而發生的。

2022/03/12 | CCC創作集

【漫畫】許願「如果課本像漫畫書一樣」——「學習漫畫」的特殊文類就此誕生

在正規的學校教育之外,還是有許多出版社,在代表學習的課本與代表娛樂的漫畫之間開拓市場,嘗試投入以漫畫傳遞知識的工作。在學習與娛樂兩者之間誕生的,就是「學習漫畫」這個特殊的文類。

2022/02/10 | 精選書摘

《孤絕之島:後疫情時代的我們》:封鎖中人人都在烘麵包,而我成為布魯克林豆腐西施

本書邀請了34位華文作家為疫情進行創作,當中有詩、散文以及小說。來自不同世代與地區,多種觀察的面向,讓你一次看完大疫之年的人生百態,也借此書寫作為連結,願在困頓的時刻,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2022/02/08 | 李柏鋒

一切,都只是限動:當你還在抱怨或尋找下一個臉書時,其實都已經老了

當你學會「一切,都只是限動」,你就會知道其實臉書不重要了,該用就用,該走也可以走。你可以把臉書當成一個大本營,但你還會有越來越豐富的人生,豐富到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的生活、你的工作、你的朋友,其實都已經不在臉書上了。

2022/02/04 | 漫遊藝術史

【展覽】吳家昀《往復回返》(下):在作品的層次之間,終日面對「何以身為自己」的難題

在這遼闊展間觀看吳家昀的作品,觀想視野可窄仄於她個人,亦可中景於觀者與周遭,或瞭望至遠景虛空,因為這層遞之間的有無,皆然終日面對「何以身為自己」的難題。

2022/02/04 | 漫遊藝術史

【展覽】吳家昀《往復回返》(上):為了找尋適當的依據而不斷犯錯,似乎是人的無盡宿命

吳家昀的創作總氛幢出一種懸浮詩意,好似無意落定什麼意義指向,其中瀰散的感性卻又深刻得可疑。這樣的感受可能源於其多半作品觸及潛意識、夢境、回憶與時間有無的視覺化,諸如《空》、《失去之歌III-I》與《時差》等,這些概念的反芻再三,也回扣展覽命題,呼應著我是誰、以及如今的我從何而來的探問。

2022/01/23 | CCC創作集

【漫畫】台灣該如何打造國家級的漫畫獎(下):以日本、法國等成熟市場為例

金漫獎的存在,主要還是將仍處市場弱勢的臺灣漫畫,以國家公部門的力量,整合各方資源,將推廣原創漫畫、漫畫表現藝術的工作發揮到最大的效果;期待金漫獎能年年進化,不僅是跟國人對話,也能面向國際,將臺灣漫畫帶給世界。

2022/01/23 | CCC創作集

【漫畫】台灣該如何打造國家級的漫畫獎(上):公開透明是其中最重要的環節

金漫獎的立足點是站在國家的角度,並更為面向內部的,就連參賽資格的限制須以持中華民國身分證為主,對比引用相同法條的金曲獎反而格局有些限縮,也難呼應漫畫在臺灣的發展。

2022/01/18 | 葛昌惠

台灣「臨場藝術」跨界、斜槓興起,背後原因或許是因為藝術家們的「貧窮跨」

有錢的跨領域是跨在形式,而真正的貧窮,不斷累積成了真正的跨領域。在台灣有無數個貧窮的藝術家,也同時有著無數簡單又現實的故事,這些人可能正結束了一天勞累的工作,正在趕回家並準備開電腦趕工下一件藝術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