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8 | 點讀華山

專訪插畫家子琁:留一個角落給永遠的女孩,用畫圖來為社會做點什麼

雖然子琁從未真正放下畫筆,但她也曾自我懷疑過,也曾嘗試轉換過跑道,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探索後,她更進一步探問自己「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畫?」、「這些畫作又能帶給觀者什麼呢?」

2020/08/31 | 傅紀鋼

專訪YouTuber菜浿梨子:女演員拍「政治嘲諷」影片爆紅,韓國瑜敗選後遇瓶頸

因為演員之路未開,她轉作臉書粉專短片,卻拿到比當演員更大的關注,這也讓菜浿梨子百感交集。菜浿梨子說:「你說我真的要追求什麼?主要是父親的肯定⋯⋯」

2020/06/29 | 餵電影 WEi MOViE

【後疫情時代/電影產業】「靠天吃飯」的影視圈將經歷未知的延續,還是M型化的加劇?

娛樂產業的有趣之處就是在於它的變化多端和不可預測性,這些特質也反映在後疫情的催化結果,比起許多其他產業能具體擬定對策、預測發展,身在影視圈的我們,其實也只能且戰且走、邊看邊談。

2020/05/26 | 方格子vocus

《藝術家在做什麼?》:透過20世紀六個經典案例了解現代藝術

《藝術家在做什麼?》是本不厚的簡述關於二十世紀時在面對人類工業革命、醫學革命和許多第一次時這些大時代改變下的藝術家究竟跟過去有何不同,他們提出什麼新型的概念與觀念,接續影響著我們這些後現代與當代藝術家。

2019/09/16 | 精選轉載

【插畫】胖次、歐派、紳士,這些二次元用語是什麼意思?

「二次元」有許多「行話」,從「ACG」、「CV」到我們常見的「傲嬌」、「抖」、「控」這些日常生活常用詞彙,其實都是由這個文化而來。

2018/09/19 | 翁湘惟

《身為職業小說家》讀後心得:要成為創作者,「觀察」是最重要的小事

村上春樹說:「作家這麼美好的職業,應該很難再找到了吧?」我可以想像村上露出微笑,驕傲而靦腆地說出這句話。他從不曾覺得寫作是一件痛苦的事,因此一寫就寫了38年。

2018/07/11 | 羊正鈺(小羊)

百萬訂閱後的聖結石:網紅不是藝人,只是比較紅的「幕後人員」

一年前的聖結石,堅持的是「每日發片」,讓他的YouTube在最短時間內破百萬人訂閱。一年後的聖結石,堅持的又是什麼?

2018/07/11 | 羊正鈺(小羊)

做音樂不見得能賺錢,但搞平台可以——他如何打造亞洲最大「YouTuber王國」

WebTVAsia集團總裁張捷惟覺得,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台灣是創作者的天堂,「台灣人可以比較開放,能很自然地發表意見、說自己的想法,這可能是因為台灣比較民主吧!」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庵野秀明、押井守:三位日本動畫大師的獨特電影論

製作電影時的第一步通常是畫意象圖,讓所有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可以一同想像這部電影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接著再搭配劇本,依照想像去製作,然而這並不適用於宮崎駿。宮崎駿本來就沒有寫劇本的習慣,直接就畫起了分鏡圖,問題在於這是什麼個不一樣法?一般來說製作影像都是要依照劇本來做,然而宮崎駿卻是為了影像而變更故事。

2016/10/06 | 阿滴

訂閱人數倍增的關鍵不是粉絲數,而是你一手打造的「社群歸屬感」

在這個網路世代中我們擁有許多工具成為新媒體人,但未必人每個人都可以經營得出色,究竟英文教學YouTuber阿滴如何在三個月內讓訂閱人數倍增?

2016/10/06 | 阿滴

訂閱人數倍增的關鍵不是粉絲數,而是你一手打造的「社群歸屬感」

在這個網路世代中我們擁有許多工具成為新媒體人,但未必人每個人都可以經營得出色,究竟英文教學YouTuber阿滴如何在三個月內讓訂閱人數倍增?

2016/07/16 | KKBOX

日本王牌製作人小室哲哉:年輕人不愛聽音樂、想和蔡依林合作

引領日本樂壇潮流的小室哲哉睽違19年再度來台,作為一位橫跨三世代持續推出熱賣歌曲的製作人,他將在這次專訪中和我們談到他本身對新世代音樂市場的觀察。

2016/05/09 | 當今大馬

創作需要歷練,光靠努力,不一定能交出「好作品」

人,會在錯的跑道上作出對的努力,而自己或許都不知道;然而也該回過頭來撫心自問:終究是為了什麼而前進?

2015/05/25 | 吳象元

奪坎城最佳導演,侯孝賢:「創作者絕不能想著一定要得獎」

於對錯失金棕櫚獎是否有遺憾?侯孝賢表示,參加任何影展都有得不得獎的問題,但這對他不是問題,重點是做了什麼?拍了什麼?

2015/05/25 | 吳象元

奪坎城最佳導演,侯孝賢:「創作者絕不能想著一定要得獎」

於對錯失金棕櫚獎是否有遺憾?侯孝賢表示,參加任何影展都有得不得獎的問題,但這對他不是問題,重點是做了什麼?拍了什麼?

2014/07/10 | 羊正鈺

壓垮台灣創作者最後一根稻草?著作權法修正案恐通過

方文山所寫的青花瓷刻畫細膩、意境優美,但未來這可能不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老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