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6/28 | TNL特稿

專訪鄧小樺:國安法分水嶺下,文學讓我放得開

「我們需要知道有另一個世界的存在,才不至於完全失去希望……如果能夠理解我的苦難從何而來,其實是會舒服點,文學讓我們可以這樣。」鄧小樺說。

2021/06/16 | TNL特稿

專訪黃嘉瀛:國安法紅線下,藝術家噤聲還是砥礪前行?

《國安法》即將生效滿一年,藝術家如何與紅線共舞?「我經常要和律師解釋,為甚麼我覺得件work好緊要、有咩藝術價值、點樣擺,那種溝通是前所未有,變到律師都一齊揀work,我還需要學習這個過程。」策展人與藝術家黃嘉瀛說。

2021/06/12 | 德國之聲

香港收緊電影審查,違反國安法「不宜上映」

香港修訂《電影檢查條例》,未來電影檢查員必須確保電影內容不會出現批評中國的情節。此舉意味著香港的言論自由及藝術創作空間進一步受到壓縮。

2021/06/04 | TNL特稿

專訪莊梅岩:紅線、六四——如果決定留下來,如何延續好創作?

臨近六四,很多記者找她,她都侃侃而談,有話實說:「有乜不能直說?我覺得最不好的,是自我審查,那不只存在創作,而是日常生活。你自己都覺得講真話有危險,咁就真係好危險囉。」

2020/08/06 | TNL 編輯

美國筆會報告:好萊塢電影「自我審查」迎合中國市場,將影響全世界

在面臨被打入黑名單等報復措施之下,好萊塢(港譯「荷里活」)製作人甚至開始審查非中國市場導向的電影,以免影響其他排定給中國電影院的企劃。

2020/03/10 | 李展鵬

橫掃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如何代表了這個時代?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打破外語片的紀錄,奪得最佳電影等大獎,超越了20年前的《臥虎藏龍》。韓國片的厲害,背後有什麼故事?又為華語片帶來什麼反思?

2019/10/09 | 區家麟

中國封殺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對美國商人而言,一次跪低,只是一宗生意,一些錢銀交易,富貴後理想一起去追;對香港人而言,下跪是日常、自我閹割將成為生命中的魔咒。

2019/08/08 | 讀者投書

博恩地獄哏揶揄鄭南榕:「美式幽默」與「政治正確」的界線

既然脫口秀作為一種表演藝術,那它也同時兼備了一個傳播媒介的要素。所以本文將以傳遞資訊時的幾個原則,來分析「起爭議」時如何保護創作者。

2019/07/11 | 羊正鈺

電影公司華誼兄弟成立「黨委」:影視創作將融入「黨建工作」

旅美學者吳祚來表示,1950年代中共強制收編私營企業,現在則採用新的方式,利用黨組織掌控私企。

2019/01/24 | 幹幹貓

【插畫】政治歸政治,其實就是「不准談政治」

「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的意思好像發生了改變,從鼓吹作品中自由表達社會和政治觀點的權利,變成「不准談政治」,字裡行間只要出現任何形式的政治色彩,就是零分,就是沒有活路。

2018/04/23 | 精選轉載

很多人認為吳慷仁說得對,但最危險的正是「政府應該管一管」這種觀念

如果政府連創作內容都要管的話,你自己也會成為受害者,這難道是你希望的結局嗎?你自己身為文化人,都應該知道事情不應該這樣看,那你現在提出「政府應該控管」的主張,不是很矛盾嗎?

2017/07/30 | 《藝術家》雜誌

族群議題及藝術自由 ──從〈敞開的棺木〉談起

具有冒犯性的藝術作品是否應該撤下、甚至銷毀?某些影像的使用權是否決定於藝術家的身分背景?這幾個月以來,有幾件作品在美國引起了對於這些問題的廣泛討論。

2016/12/28 | 資訊人權貴

納粹的玩笑不能開嗎?那我們應如何看惡搞希特勒的影片?

比起直接從「全然不在乎」一下跳到「全然自我言論管制」,我覺得我們更需要的是犀利、 有說服力的好文章來幫我們更「有感」地去清楚描繪這塊模糊空間的景象。

2016/12/28 | 資訊人權貴

納粹的玩笑不能開嗎?那我們應如何看惡搞希特拉的影片?

比起直接從「全然不在乎」一下跳到「全然自我言論管制」,我覺得我們更需要的是犀利、 有說服力的好文章來幫我們更「有感」地去清楚描繪這塊模糊空間的景象。

2015/11/2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以笑抗爭,卻被以笑入罪—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

作為馬來西亞人,上街抗爭,往往會被「非法集會」及「試圖通過公眾運動妨礙議會民主」等罪名被捕。

2015/11/2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以笑抗爭,卻被以笑入罪—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

作為馬來西亞人,上街抗爭,往往會被「非法集會」及「試圖通過公眾運動妨礙議會民主」等罪名被捕。

2015/11/2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以笑抗爭,卻被以笑入罪—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

作為馬來西亞人,上街抗爭,往往會被「非法集會」及「試圖通過公眾運動妨礙議會民主」等罪名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