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作品,亦稱創作、創意成品、著作,是具有創作性,並且可以通過某種形式複製的成品。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0/02/25 | 點讀華山

專訪插畫家曹恩慈:撼動可愛的標準,創造不一樣的想像

無論是被移位的五官、宛如禪繞畫的線條,或充滿眼球的背景等超現實圖像,插畫家曹恩慈的每幅創作都能引人驚奇。讓人好奇這位女孩,在其腦海與筆下的深邃宇宙中,究竟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幻想能量?

2020/02/23 | 方格子vocus

藝術家的自營現象(下):市場與創作的矛盾,到底誰受了委屈?

過去自營時期藝術家釋出的畫作太多,墊高簽約畫廊的護盤壓力,護盤壓力大,屆時更會反映到藝術家實拿成數。市場未飽和之前,是畫廊求藝術家;等到畫作賣不動了,就是藝術家要求市場了。

2020/02/23 | 方格子vocus

藝術家的自營現象(上):全球景氣疲軟,畫廊界的貼心暖主幾乎絕跡

上回跟大家分享過《藝術市場獲利三段論》後,我承諾要接著談談藝術家的自營現象。談完集中市場、淺談畫廊經營之後,必須深入來理解藝術家的自營現象,畢竟在市場,產品(即藝術作品)的生產方是藝術家。

2020/02/22 | 點讀華山

專訪插畫家Dachun:每一次的創作都是「入戲太深」副標

「畫畫很像在演戲,必須把自己全然的投身給創作,讓作品或角色能透過我來詮釋它自己。而這是我通常與作品相處的方式,也因此常常都會入戲太深,所以常要避免創作太過黑暗或負面的題材。」在插畫家Dachun的作品中,可以發現許多讓人感到舒適的大自然元素。

2019/09/22 | 精選書摘

《大腦抗拒不了的情節》:別讓故事只有空洞的情節,「主題」才是關鍵

情節能逼迫主角去面對那些讓他無法達成目標的內心問題。而主角在故事中遭受的待遇以及回應的方式,則可以反映出主題。所以說到底,故事的重點是主角在情節發展的過程中被迫學到了什麼。

2019/09/18 | 陳玠安

身份填不滿的,讓生命本身來乘載:專訪安溥談新生活與新單曲

我也期待著這三部曲,能讓眾人看見一個製作人的誕生。在製作人之後,她想做的事不會停歇,張懸到安溥,她一直奔跑著。

2019/08/07 | 精選轉載

【插畫】年輕人都很有熱忱,只是跟老闆想的不一樣

找到一個對工作有熱忱的員工,是企業求之不得的事,但年輕人心中的熱忱,多半和企業主想得不太一樣。

2019/07/28 | 讀者投書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大學考六次、轉學考五次,我開心地奔向戲劇系懷抱

筆者在學生時期就希望未來走向創作之路,畢業前勵志要當名創作者,至今從來沒停過腳步。從一開始創造出實體唱片到現今成為一名藝術家教師,近十年旅程一路上所種的種子逐漸發芽準備綻放。

2019/06/07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楊富閔:自己生活的世界,就是一本豐富複雜的大書

「我參加文學獎的時間集中在大學時期,到台北之後就停止了」楊富閔說,「某個角度來說,《花甲男孩》像是那些得獎作品的作品集,是我和『文學形式』對話的結果。」

2019/03/06 | 智由博集

該如何判定「抄襲」?先認識何謂專利、商標和著作權

當所謂的「抄襲」發生時,要先確認以下幾件事:專利、商標與著作的權利主張。那專利權、商標權和著作權又差在哪裡呢?

2018/12/27 | Kayue

「米奇老鼠保護法」為美國帶來的「公有領域真空期」將於2019年結束

自1998年起,美國只有少量作品流入公有領域,原因是當年國會通過延長保護期限。在20年後,1923年的作品終於可以讓公眾自由使用。

2018/08/15 | 廣編企劃

絕不客氣展現自我,成為自己沒有極限——專訪跨界音樂家T.L.江天霖

宛如韓星帥氣外表下的T.L.江天霖,有著在音樂上不客氣的專業態度,和一顆企圖以琴音感動聽眾靈魂的心。不客氣的自信心,源自於T.L.江天霖持續不斷的經驗累積。

2018/08/03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運字的人》:給有志創作者的非八卦專業爆料

寫作者經過怎樣的心路歷程,有哪些來自生活的干擾或助力,如何走上這條路,一路走來,如何曲曲折折,如何峰迴路轉,如何柳暗花明,除非夫子自道或親友爆料,外界無從得知,而這些資訊,不是八卦新聞,是有志於進入這行者的重要參考。訪談錄好看就在這裡。

2018/05/30 | 智由博集

為誰辛苦為誰忙:職務上所產生的「專利」屬於雇主還是職員?

有關專利法中所稱的「職務」,指的是「僱傭關係」,也就是受公司僱用的員工,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領取公司核發的薪資、享有勞工保險的「員工」。而在職務上的發明、創作、設計,其所產生的「專利權」究竟歸屬於誰?

2018/05/25 | 破土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