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30 | 傅紀鋼
《瑞克和莫蒂》:一個創傷症候群主角,被一個遜咖跟班救贖的悲喜劇
不管自己或他人死活的天才科學家瑞克,無形中具有上帝的位置。通常只要角色被賦予了這種高度,就必須具有道德性。但這影集最特異的地方是瑞克沒有這種東西,瑞克依循的只有自己的喜好,而這源於他的絕望。
2019/02/2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這一家子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2/15 | 精選書摘
陳玉慧《德國丈夫》:倖存者(上)
我們的父親都參與過戰爭。我們的父親都被女人拋棄,也拋棄過女人。我們的父親面對命運都無能為力,但都堅強地倖存下來。
2019/02/15 | 精選書摘
陳玉慧《德國丈夫》:倖存者(下)
在那樣的歷史時刻,二個無語的父親,兩個經歷世界大戰的男人,一個來自德國,一個來自台灣,他們的世界的交集在一起,只因為他們子女偶然相遇。我們照了一張合照,我們的父親看起來表情都有點出神。
2019/01/28 | 精選書摘
《第七感》:如何運用「記憶拼圖大師」海馬迴來治療創傷?
過去數百年來,研究者一再在士兵身上發現創傷所帶來的,令人崩潰的侵入性症狀,並以許多種不同方式加以描述,例如「砲彈震撼」。但現代所使用的「創傷壓力症候群」的診斷,則讓我們可以看到戰場經驗與局限許多人生命的創傷經驗,其實有許多相同之處。
2019/01/22 | 青平台
民眾譴責犯罪者,然而悲劇發生前究竟出了什麼事?
重大社會事件發生的時候,往往會引起軒然大波,媒體爭相報導,民眾譴責犯罪者,然而,悲劇發生前,究竟出了什麼事?又或者,當有人對網路、酒精、藥物成癮,甚至有自殘傾向時,除了制止與批判,可以怎麼理解這樣的行為? 
2018/12/20 | 精選書摘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論》:創傷讓人固著於過去,彷彿寄居於疾病中
「創傷」一詞僅具有經濟學上的意義,假若一種經歷在短期內讓心理承受了一種強有力的刺激,致使心理再也不能用正常的方法來應付或適應,並導致心理能量的運作方式受到永久性的干擾,我們稱這種經歷為創傷的經歷。
2018/09/10 | 李修慧
有勃起,還算是性侵嗎?3個迷思讓男性成為「最弱勢的受害者」
我們都希望受害者能夠復原,但究竟什麼是復原?復原不是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而是可以跟這個創傷共存,能夠自在的跟它相處。
2018/08/01 | 青平台
助人前,先照顧好自己的傷:胡嘉琪博士談「創傷知情」與系統性支援
社會的角落藏著一個個等待救援的生命,讓他們有機會走入陽光下,或者至少在陰影處繼續前行的人,便是助人工作者。然而,經常被忽略的是,這群助人工作者自己很可能曾經、甚至一直帶著傷。
2018/07/26 | 精選書摘
當我們領悟「療癒不會有盡頭」,可以使心不再疼痛
生命本身原不需要療癒,只有在受過創傷時,才會有需要療癒的渴望。我們的心知道這一切需要被淨化,但是有勇氣去面對、願意去做的會有幾人?
2018/05/23 | 精選書摘
敘事治療:兒童、創傷與支線故事的發展
本文的重點放在支線故事發展的主題上,因此大家可能會以為我主張敘事治療對話所呈現的另一種故事,就是「真實」或「可靠」的故事。但事實並非如此。
2018/02/05 | Roxas 楊大輝
如何走出椎心傷痛(上):在你悲痛時雪上加霜的三P因素
格蘭特是一名心理學家,對「如何從悲痛中復原」這一問題懂得自然比一般人多,他給出他所知的心理工具與建議,幫助桑德伯格一步一步走出悲痛,重拾生活。這些心理工具和建議也適合其他人,而且每個人都有機會用到,儘管我們根本不希望自己有這機會。
2017/09/16 | 精選轉載
【圖輯】如何找回安全感:「認同上癮症」成因、症狀與解方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自己總是有這麼多的不安?或者,為什麼一直以來你都以為自己過得很好,小時候也沒什麼童年創傷,後來在感情或是人生走到中場的時候,才發現許多隱藏的焦慮和緊張,正在你的身體裡面蔓延?
2017/08/01 | 精選書摘
遭遇危險無處可逃時,「爬蟲類腦」會使你像僵屍般解離昏厥
發生創傷後,人們會以截然不同的神經系統來體驗世界,對危險與安全的感知都已改變。若試圖幫助神經覺受損的人,最大的挑戰是找到方法去重新設定他們的生理機能,阻止他們的生存機制攻擊自己,意思就是幫助他們以適當的方式回應危險。
2017/06/26 | 精選書摘
《不良女性主義的告白》:我們活在一個對強暴過分寬容的文化裡
我們活在對女性很不友善的時代。我甚至認為,女人的處境從來沒有獲得改善。女人之所以越活越辛苦,是因為我們並沒有享受到跟男人一樣的進步。在某些已經老掉牙的議題上,我們仍然受到打壓。
2017/05/05 | 讀者投書
符合社會期待,在媒體上飾演受害者的一齣戲
這些經歷如此特殊,遠超過多數人的生活範圍,我們恐怕很難知道,自己於相同位置上會有何種反應,又怎能對他人妄下斷語?歷經創傷後的喘息,沒有好壞之分,都會不動聲色地跟著當事者一輩子,而非在媒體上飾演受害者的一齣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