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0/08 | 羊正鈺
遭到性暴力後「說出來」是如此重要,她18歲入圍亞洲女孩人權大使
「當我以性暴力倖存者的身分談論創傷、疾病、性暴力的發生與後果時,我並不是希望代表其他的倖存者,而是我希望讓其他的倖存者在創傷復原的漫漫長路上,能夠看見夥伴。」
2017/09/27 | Huxley
美國認可搖頭丸中MDMA具高度醫療潛力,可望撫平退伍軍人戰場創傷
MDMA可以幫助與記憶重新連接,當患者在服用MDMA時,他們不會感到如以往回憶那樣的痛苦,當他們克服內心的恐懼時,人們更容易與心裡治療師敞開心胸談話。
2017/07/05 | Kayue
美國21歲少女輕生—報案遭性侵卻成擁槍刑事嫌犯
上月《BuzzFeed》關於一宗強姦案的報導引起大眾關注,甚至有美國眾議員在國會上講述此事。
從林奕含事件看精神疾病與法律的關係
精神疾病診斷之困難,不僅在於疾病本身是一個變動的過程,更在於情感性疾患(包含憂鬱症、躁鬱症)、思覺失調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乃至更多其他類型、不在本文中贅述的疾患,往往症狀上有大量的重疊與相似性,即使經過長時間的臨床觀察與用藥,精神科醫師也難以得出結論。
2017/04/28 | 東邪黃藥師
難治精神疾病並非無解:淺談非法藥物迷幻蘑菇、LSD、MDMA的醫療潛力
只有當我們撇除一切對於「毒品」這個詞近乎反射式的激憤、先入為主的想像及預設立場時,才能更加明白不是所有「毒品」都一定會毒害人身心,也不是所有「藥物」都是有益健康的。
2016/12/13 | Huxley
非法藥物如何引領人走出心靈幽谷?解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治療新曙光—MDMA
幾乎所有使用者都說MDMA使人具有同理心、變得直率且關心他人,也有人說MDMA能減輕自我防衛、恐懼、疏離感、侵略性及執念,因而提升正面情緒。
遺忘也可以學習嗎?避免回想特定記憶,可能也對一般記憶產生負面影響
近來有許多新證據顯示,當我們忽然想起往事時,大腦同樣會自動阻止我們回憶起當時的痛苦。英國劍橋大學的神經科學家安德森(Michael Anderson)說:「當你開始回憶,心智的自動反應會試圖提供相關記憶,可是有時我們寧可不要想起那些往事。」
2016/07/09 | 精選轉載
台鐵爆炸案現場紀實——就在那一秒,恐懼瞬間漫延全身
「寫這篇除了是讓大家有所警惕之外,也是希然能藉由事件的述說,讓自己的壓力有個出口。」
2016/06/17 | 沈政男
精神科醫師都不懂「夢的解析」,但只有佛洛伊德可以撫慰幽暗受苦的心靈
在今天的精神醫學臨床實務裡,除了精神分析與動力取向心理治療會談到夢境以外,夢的臨床意義只有在睡眠障礙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診斷標準裡提到,比如夢遊或惡夢連連等,至於夢的內容,就完全存而不論了。
2016/05/31 | 世界微光
可以勝過深淵的東西——記那些在汶川大地震中的台灣人
2016年5月,中國汶川大地震8週年,從災區回來的三個台灣人,一個得了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個從此顏面神經失調。然而,因著這這群台灣人,八八風災時,四川深山小學一個班上最窮的學生捐出存了許久、全身僅有的70元人民幣,而養雞維生、從未出過遠門的白髮爺爺賣掉半數的雞,湊了400元人民幣,全給了台灣⋯⋯
是毒還是藥?MDMA——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的迷丹幻藥
這項研究的假設是,使用MDMA能夠讓PTSD的患者感覺到平和、幸福感、無恐懼,因此在觸及創傷事件時,患者能夠在祛除負面情緒的狀態來重新回顧自己的創傷經驗,而不致引發過度的焦慮感,能以正向的觀點來接納自己的創傷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