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劇場可以指:

劇場 (建築),指進行戲劇等表演藝術的表演,給觀眾欣賞的場所
劇場藝術,在台灣又稱劇場,指在劇場中表演的表演藝術
劇場 (電視劇),2014年中國電視劇
劇場版,一部藝術作品(如漫畫、動畫、小說)的電影版本。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21 | 精選書摘

《十三聲》的幕後故事(下):當最後那尾錦鯉蛻變游上屋脊時,觀眾都瘋了

「十三聲」的一尾尾錦鯉化為光影,在地板上、大幕上任意遨遊,牠們也真的是魚躍龍門了,除了躍上了國家劇院的舞台,也在今年躍出臺灣,到歐洲繼續遨遊。

2020/09/21 | 精選書摘

《看不見的台前幕後》:「哇系啊,哇系啊……」林懷民老師來回走動不斷自言自語著他的焦慮

我總覺得不管在這條路上的你我是不是正步履蹣跚,但光像是大小鮭魚死命往上游掙扎,能夠繼續堅持停留原地的就已經是種進步了,而最後的最後,還能夠保持優雅姿態的那個,就足以成為典範。

2020/09/20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街頭相對論】《單身租隊友》又仁 X KIM:你無時無刻都在演戲嗎?為何不敢做自己?

又仁分享時提及,這種身為演員與生活上的交互影響太密不可分,我們的工作有太多時候要從生活上做起、從生活上練習。

2020/09/02 | 蔡孟凱

《六月:當我們在2023號房醒來》:當「沉浸式體驗」與表演藝術對撞

當「沉浸式」再一次回到藝文社群的討論點,與「過去的」沉浸式概念有什麼不同,對於觀演關係、劇場體驗,又造成了什麼樣的改變與衝擊呢?

2020/08/22 | 精選書摘

《女孩之城》小說選摘:我願意付出一切,換得再次坐進那破爛劇場的門票

劇場周邊的四層樓房舍裡擠滿了剛搬來的移民,所謂的「擠滿」,是指一間公寓裡塞了幾十個人。因此,佩佩為了配合這些剛開始學英語的人,將台詞設計得非常簡單。簡單的台詞表演者也比較好記,畢竟他們也不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演員。

2020/08/2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又仁談《我娘》:父母就是喜歡用迂迴的方式告訴你,他們很愛你

又仁的人生中,那些「涂寶」和「媽咪」的回憶,在時間裡增色,當時理所當然的荒唐、忐忑、衝突,回頭看來是如此珍貴可愛,也讓又仁蛻變為今日模樣。

2020/07/05 | 鍾喬

記憶如何變身於劇場?《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再次登場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17屆台新藝術獎。

2020/06/15 | 鍾喬

《無主之子》:聚焦移工與底層二代青年,反映台灣與第三世界的連帶關係

《無主之子》是一部描述移工與底層二代青年的影片,看似通俗電視劇的一部影片,呈現出移工的典型性「事件」,關於「事件」,在當代影視或劇場美學中,都值得一再探討。

2020/06/10 | 精選轉載

台灣藝文團隊的悲哀:一定要心血付之一炬,才能得到政府協助進駐公有空間?

倉庫、佈景、劇場被燒的確是會讓表演藝術工作者非常心痛,但接二連三發生雲門、優人、紙風車遭逢祝融,各級政府文化跟消防主管機關為何始終沒有作為?

2020/06/04 | 蔡孟凱

除了批判台灣市場不夠大、政府不作為、教育太失敗,藝術家們還可以做什麼?

身為藝術家,如果你真的下定決心將人生投注在舞台上為藝術燃燒,那與其無止盡的靠夭市場不夠大、環境不友善、政府不作為、教育太失敗,相信我,真的還有很多事情值得你花心思好好思考。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下):藝術救國

藝術它具有思考性,而這種思考是能夠開啟社會的討論,只要能展開討論就能找出更好的生活方法與思考方式,潛移默化之下,社會就會被改變,就能慢慢地拯救國家。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上):劇場的公共性

一個國家的劇場發展如何,可以看的出來那個國家民主、自由、文化水平如何。因為劇場裡經常反映社會的敏感神經,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足夠的包容性與開放性,劇場的演出一定會被迫停演。許多各式各樣的藝術創作者,都在自己的領域上思考著人類未來的可能性,也是人類進步的重要基石。

2020/05/19 | 讀者投書

被大環境耗損殆盡的身體:雲門舞集之外,台灣舞者的職涯困境

也許,現今國人的藝術因子能夠提高一些,台灣的藝文環境也不會是現在的樣子。當然,退一步思考,現在與30年前的台灣藝文環境有很大的不同,然筆者仍希望有朝一日,國內舞者能在自己的土地發展,而父母不再為想跳舞的孩子擔憂未來出路與生計。

2020/05/02 | 鍾喬

劇場、亞際與在地文化:爬梳農村婦女劇場的發展軌跡

921大地震後在東勢災區成立的「石岡媽媽劇團」。今年是這個以農村婦女為核心的社區劇場,成立的重要一年。而這個農村女性劇團,又是如何在發展20年後,因著參與者年歲的增長,在勞動生活美學上,受到一群大學教育劇場師生的觀照呢?頗值得探究,特別是知識份子與女性庶民,因著「對話」關係,所共同形成的文化行動。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