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劇場,有時又稱劇院,意指特定的、由永久性的建築體構成的表演場所,亦可作為表演場所的總稱。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31 | 精選書摘

《逆旅》:謝雪紅是個形而上的名詞,直到我尋得《我的半生記》、《我的回憶》

而今,重讀謝雪紅的故事,依然可以感受來自她的提問,我是否依然走在追尋的路上?感謝我還留在劇場裡,還在繼續創作。

2021/07/31 | 精選書摘

《逆旅》:謝雪紅發現對待自己最狠毒的,竟是她視為夥伴的共產黨

謝雪紅因患肺癌病逝北京,她不是死在病房裡,而是醫院的走道上。多年後,楊翠華最終選擇出版《我的半生記》與《我的回憶》,留下了更多關於謝雪紅和她父親楊克煌的故事,讓讀者有機會,記憶或者更接近關於謝雪紅,也讓我的劇本書寫,有了人物血肉的基底。

2021/07/28 | 鍾喬

深入以亞洲為主體的「亞際」劇場,更清楚理解何謂「身體對話」的歷程

只有當個別民眾的新民眾性,透過劇場表現被個體推動出來時,「亞際」的交互視線才會具備文化生產的衍生性。「亞際民眾戲劇」是在「亞際」和「民眾」中間,不端穿梭、斷裂、結構又解構的過程。這是一種以相互對話為視線,共同形構的民眾戲劇劇串聯。

2021/07/15 | 詹育杰

疫情下法國表演藝術圈動盪起伏,閉關期間每個人都意識到需要的是哪一種文化

在世界癱瘓的一年多來,藝術家們用新計畫設法克服障礙,例如在疫情之下特別去照顧被孤立的、遠離文化的人,如用音樂、雜耍、魔術、偶戲、說書等,下鄉服務小地方的協會機構,針對非都會觀眾的小預算小計畫,而不是總在上百上千人面前表演的大劇團大舞台。

2021/07/09 | 讀者投書

疫情下的藝文場館:其實三級警戒讓工作量大增,閉館後一刻也不得閒

我在表演團隊和展演場館等單位都服務過,三級警戒後所有場館關閉後,其實工作量沒有下降,反而上升。為什麼會這樣?其實就是「線上化」。

2021/07/09 | TNL 編輯

文化部微解封激起表藝界正反輿論,「無觀眾怎麼表演」、「線上配套措施」成關注焦點

開放表演、卻不開放觀眾進場,是文化部針對表演場館「微解封」推出的配套規則。電影院將能重啟售票入場,表演場館卻只能進行閉門排練,引發不少表藝界人士批評。文化部也回應,將擬定觀眾入場方案,並獎勵線上直播售票演出,盼維持表演團隊營運與動能。

2021/07/03 | 讀者投書

疫情冰河期重創藝文工作者:紓困不等於布施,而是倍增藝術價值的開端

COVID-19之下,對於藝文工作者來說,要如何提升職業免疫力與自我修復的能力?真的只有消極的防患未然與紓困振興嗎?是要重新凝視藝術的本質與傾聽所有的對話嗎?那要又怎樣超越生存,並且再次創造藝術的價值呢? 

2021/07/02 | 精選轉載

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回應《勸世三姊妹》「台語國罵」爭議

我正面看待這次爭議。對衛武營來說,這次反而是一個很好的跟社會大眾溝通的機會:像這樣含有「不雅字眼」的節目,到底能不能、應不應在「國家級劇院」衛武營上演?

2021/06/28 | TNL 編輯

躍演劇團「台語八字國罵」惹爭議,歌詞引用真實地址,屋主要求到宮廟道歉

音樂劇團躍演在6月24日,於粉絲專頁發布音樂劇《勸世三姊妹》的開場曲〈我幹恁祖嬤老雞掰〉,此曲出現多次國罵,其中「我X恁祖嬤XXX」更引起廣大熱議。

2021/06/26 | 鍾喬

大潭村仍然鬼影幢幢——33年前是鎘米污染,現在則是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

回首當年,相關大潭村鎘米汙染事件,屈指一算,時間已過33年,然則,備受依賴發展下荼毒的生態環境;仍然,在大潭村鬼影幢幢,只不過以前是鎘米;現在?則是 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與汙染。

2021/06/23 | 方格子vocus

2021台灣疫情下的演員生活

台灣面臨第一次COVID-19進入社區,第一個受到衝擊的就是藝文娛樂產業,目前已經進入長達一個多月的三級警戒,這段時間這些相關的工作者們所有工作都停擺,這些日子是怎麼過的呢?

2021/06/10 | 方格子vocus

從劇場開始的在地實驗:專訪阮劇團

阮劇團巧手改造一個約50坪的小劇場,並串聯在地藝師,在此辦理展演、教學、講座與工作坊課程,用最在地的劇場語言,前進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