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 確認
  • .
【TIDF20週年】1960年代的電影實驗
本次TIDF策劃的「想像式前衛:1960s的電影實驗」專題,作品絕大多數都觸及了創刊於1965年的《劇場》相關的人事物,作為1960年代文藝青年的交會之所⋯在這相對短暫的蓬勃電影年代,一瞬之光的耀眼傲骨終究不容被輕易抹去。
2018/01/20 | Yulin
《大帳篷-想像力的避難所》:一部十二年的紀錄片是怎樣煉成的?
導演陳芯宜,終於推出她拍了十二個年頭的紀錄片:《大帳篷:想像力的避難所》,這些影像所傳達的意象,說不上是參與過社會運動產生的激昂,抑或在意藝術與社會的關係,又或許是周旋於各團體間的合作,經歷了一些歷程與失敗,才能理解其中的韻味,並感覺到一些「鬆動」的混亂感。
2017/11/17 | 許仁豪
記憶迴路,返家之路:談阮劇團《水中之屋》
《水中之屋》在此時此刻的台灣是珍貴的。劇作家駐點嘉義小鎮多年,以田野考察為基礎,揉合新文本的劇作技巧,創作出來一首台灣西南沿海漁民家族史詩。
2017/11/13 | Qbo藝文頻道
講戲的戲《未完待續》: 專訪編劇黃小貓
不論是將《未完待續》中,新戲「籌備期」的告終當作一種結束或開始,背後的人生、劇場困境總是未完;黃小貓概述全劇的關鍵字:希望與相信,質感因此格外深邃。
2017/11/12 | 精選書摘
拿下第一座奧斯卡獎之前,好萊塢星途最燦爛的「非玉女演員」梅莉史翠普
有部分的她希望自已依然是個「中等成就的演員」,那種大家不會感到好奇的演員。再一次地,她又在高高在上的返校節花車上,因為空氣之稀薄而驚訝。不知為何,這處境總讓她失望,彷彿不是她自己要登向高處,而是被眾人拱上去的。
2017/07/28 | 蔡孟凱
走進「第四面牆」的裡側:評互動劇場《After Piece_從今以後》
觀看新生創作者或表演團隊的作品,往往是一個新鮮有趣的體驗。初出茅廬的創作者總是雄心壯志、滿懷野心,形式力求創新、文本務必新穎。創作手腕的生澀有時反而是一種優勢,在創作程式與藝術風格確立之前,新生團隊往往表現出的是更多未知的可能性與潛力。
2017/07/26 | Qbo藝文頻道
【劇場物裡學】燈光色紙,不只是玻璃紙
劇場的燈光色紙其實暗藏玄機,其中顏色配置、色紙功能可是別有一番學問,來看看這些五彩繽紛的色紙究竟什麼來頭吧。
2017/07/19 | Qbo藝文頻道
揹著娃娃照樣舞:葉名樺的劇場當媽記
驫舞劇場的《兩對》上演時,宣傳的熱點總說是她和陳武康這對舞蹈伴侶相識多年以來,第一次嘗試雙人舞。直到後來我才曉得,那其實是場「三人舞」,當時他們的女兒Ganesha已經來到名樺的腹中,和爸媽同場共舞。
2017/07/15 | 暗黑手帳
【解嚴三十】以「氣」召喚戒嚴之痛
《脫北者》於我而言,要完成的不是一齣戲而已,我更想要達到的是讓亞洲冷戰史更為客觀地形成一個赤裸裸的、沒有形象的、未知甚而不確定的「他者」。但我被包裹在感官之中的精神世界,卻是如此渴望與一去不復返而被忘卻的時間交流,這種渴望是恆定、真實的東西,即使它根本就是吉光片羽。
2017/06/12 | 蔡孟凱
劇場接待人員的日常思考:遲到和觀眾扮演的角色
問題是你們票卷上就是要寫清楚啊,演出時間跟演出開始時間不一定是一樣的吧?你們也沒說半小時前就可以進場啊?
2017/05/27 | 鄭芳婷
五維度當代熵相:評台大戲劇系《全景賦格》
不得不說,《全景賦格》的確有些許畢納.鮑許(Pina Bausch)舞蹈劇場的況味,尤其是舞台上一眾表演者激情與冷漠並存的專注神情與精準動作。但比起鮑許對動作起因的強調,《全景賦格》似乎更為強調了動作起因的消散。
2017/05/11 | Qbo藝文頻道
【插畫】請走、拉fly、下舞台?劇場黑話大破解-10道劇場問答題
劇場幕後的技術人員幹起活來,不僅渾身穿得黑嘛嘛,就連彼此間的對話也是處處暗語。透過下面10個題目,測一測這些黑衣人們愛用的行話,是否真的那麼令人費疑?
2017/04/26 | 蔡孟凱
閉門者孤芳自賞,入世者焦慮恐慌:評《少年金釵男孟母》
《少年金釵男孟母》從劇名便已告訴觀眾,這齣戲談的是性別,談性別的戲劇作品族繁不及備載,真正的課題是要用性別去談什麼?怎麼談?
2017/04/19 | 鄭芳婷
台灣當代戲劇中的「人」:評四把椅子劇團《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這齣戲之所以可能成為台灣原創劇本的經典,並非只是因為少見的主題及表現手法的成熟優異,更在於它採用如此主題,以逼近那個「當代社會的『人』從何而來」的關鍵問題。
2017/04/06 | 半本 Semi-
對性別酷兒的再思——從性別文化節說起
看畢這齣音樂劇,加上演出後的嘉賓分享,的確是擴闊了自己對於性別的想像,對於「性別」有著更多的思考。
2017/03/19 | Beyonder Times
知天命之年從紐約移居到世界另一端,美國劇場服裝設計師在台灣重燃熱情
在那裏,她遇見了許多來台灣生活的外國朋友,人們無須排練或徵選,只要想表演都能上台,勾起她的劇場熱情。
2017/03/18 | Qbo藝文頻道
拜託你,忘記我:舞台上的迷你麥克風
當我拿「小蜜蜂」和「小螞蟻」這樣的民間用語去請教劇場音響技術人員的時候,鬧了一點點笑話-喔,那叫「迷你麥」(Mini Mic)啦。